第二百零八章:美好的时光总是短暂的

作者:水流江 发布时间:2017-01-21 16:37:35 字数:2399
  

  “这样的日子真好啊。”

  被整个气氛所染,楚江暝感慨了一句,也学着顾清璇,他身为贵族,礼仪一直保持良好,很少有这样的时候,而如今也终于放开了。

  “我有点明白你为何不想呆在皇宫了。”

  “子非鱼,焉知鱼之乐。”

  火红湿润的唇轻轻一抿,嘴角划起一道优美的弧,透着无尽的**,顾清璇有些没好气的嘲笑了一下。

  “可我想了解你。”

  是的,了解,无论承认与否,楚江暝此时真的开始明白,自己还不懂顾清璇,所以想慢慢了解,出于他的自负,他是很难承认的,但还是说了出来。

  沉默着,有些舒心的低下头,了解么?那你慢慢了解吧。

  一直以来,顾清璇都觉得楚江暝是一个自负,高傲的人,无论任何事,都不低头,就算低头,也不是纯粹了为了某件事,一个不见兔子不撒鹰的人,怎么会那么单纯。这也是一直以来顾清璇很难分辨他说的是真是假的原因,懵懂的情愫容易让人冲昏头脑,但清醒的认识了内心之后呢,一切也就两说。

  此时,楚江暝的话算是真正的刺中了顾清璇的内心,让她忽然有一种淡淡的幸福感。

  感情总是非常奇怪的,产生了就挥之不去,就如同一颗种子,只要不经受大风雨的摧残,哪怕是放任不管,也会渐渐发芽,开出灿烂的花。

  而此时,楚江暝和顾清璇心中也真正的有了幸福之花。

  悠悠闲谈,待夕阳斜挂之时,楚江暝伴着顾清璇在街市上不停的闲逛,买着感兴趣的吃食和一些用度之物。

  “我去给婢女们买点东西回去。”

  最后,顾清璇带着一大包买给婢女们的吃食,放在马车上,而她自己则和楚江暝悠闲的慢慢往回走。

  “为何要给婢女们带东西,他们是婢女。”

  楚江暝有些奇怪,但却没有责怪。

  “他们一年到头都在宫中,而且宫中的规规矩矩使得他们就像会说话的木偶,什么能做什么不能做都规定死了,哪有半分自在,还得小心翼翼,一个不好掉脑袋,更何况还要担心太监和总管,这种时时刻刻在别人注视的眼光中生活的日子并不好受,没有半分自由,换了你,你也忍受不了,可是又有什么办法呢。”

  “世道如此啊。”顾清璇悠悠的叹了一句,不知指的是什么。

  楚江暝目露奇光,有些沉默的点点头。

  悠悠晃晃,不知不觉的就回到了宫中,楚江暝回到了御书房,而顾清璇则回到了清璇宫。

  秋儿他们见顾清璇回来,忙招呼着端茶递水,又开始准备晚膳。

  “秋儿,你过来。”

  顾清璇唤来秋儿,拿出一包东西,道:“秋儿,我今天出宫了一趟,喏,给你们带了些外面的吃食,你拿去一人分一份吧,记住啊,不要漏了,分均一点。”

  打开包,看着里面各种各样的吃食,秋儿眼睛有些红了,有些哽咽的站着不知所措,看着顾清璇,喃喃道:“娘娘……”

  “好啦,别磨蹭了,等会你就分下去,当晚饭。”

  “嗯,谢谢娘娘。”感动的一塌糊涂的秋儿也不知道如何是好了,当顾清璇示意她拿走时才重重点点头。

  吃过晚饭,有些闲的无聊的顾清璇,揣着壶酒,跑到了屋顶上对着明月,悠闲的独饮。

  “啪!”一颗袭来的石子被顾清璇打落,有些恼怒的看着站在下面的楚江暝,没好气的道:“这么晚了,你跑来做什么。”

  “喏,给你送酒来了。”说着拍了拍地下的酒缸,说酒缸也大了,大概一个罐子那么大。

  飘身落下,盯着酒缸,有些疑惑的道:“这什么酒?”

  “桑落!你最爱喝的。”楚江暝笑了笑,道:“这股清香可是比你身上难闻呢,不过我也喜欢,因为你喜欢。”

  说着搂住顾清璇的腰,轻轻咬了下顾清璇的耳垂。

  “别贫嘴了,进去坐吧。”

  **感传来,让顾清璇脸有些红。

  一到房中,屏退左右,看着脸颊泛红的顾清璇,想起刚才对方腰身的柔腻,心神一荡,那被压抑许久的**也有复苏的架势。

  离上次刺杀也过去了六天,有着宫廷世代御医们的惊心调配,到如今,那宫廷的药效好的出奇,楚江暝的伤也好了差不多多,可以活动了,而且中的毒也好的差不多,身子已经恢复到正常人水准了。

  两人坐在那有一口每一口的喝着,楚江暝有些随意的问道:“清璇,你想好没有,如何才肯嫁给我。”

  “还没想好,不过我想问你,你能娶了我之后,不再纳妃么?”

  楚江暝重提此事,让顾清璇有些不确定自己是否真的坚定了要走的信心,但还是问出了一句话。

  “能,此事我早就决定了。”

  “那朝中重臣……”

  “我是皇帝。”没等顾清璇说完,就被楚江暝打断。

  “嘿,看来你谋算已久嘛。”

  或许是酒太醉人,又或许是习惯了,顾清璇有些随意的道:“不过那些什么金银首饰啊什么的,我可不想要,考虑到你以前对我的伤害,我在想要不要你用千里金砖铺道,隆重的迎娶我。”

  “千里金砖铺道!”楚江暝一愣,不过随即点点头:“这个没问题。”

  不就铺道么,铺完了以后在拆了,反正没损失。

  “皇后,还有没有别的吩咐啊?”楚江暝凑过头,在顾清璇耳边呵着气。

  “没想好,想好了在告诉你。”

  目光露出一丝狡黠,被楚江暝刺激的有些发酥的顾清璇,一时也没想好,也就别开不说了。

  趁着酒意,看着顾清璇魅惑的样子,让楚江暝心头热火翻滚,伸手缓缓搂住了顾清璇的腰,不断的磨蹭揉捏着。

  或许是开心的缘故,又或许是卸下了防护,此时的顾清璇也没有反对,只是趴在桌上不想动。

  “皇后,要不要小的侍寝啊?”

  身子靠了上去,楚江暝坏笑着故意去逗顾清璇。

  “不好意思,皇后近日身子乏得很,不用侍寝。”顾清璇翻了个白眼。

  楚江暝憋着没笑,继续靠近顾清璇,“哦?敢问皇后是哪儿不舒服啊?要不让小的替您瞧瞧?”

  “哟,您还能干御医的活啊?”

  “那可不是。”

  “算了吧,我就是找傅轻尘也不会找你啊。”顾清璇故意要去气楚江暝,“不如你帮我把傅轻尘宣过来吧。”

  “顾清璇你想死了是不是!”楚江暝一把将顾清璇抱在自己怀里,“我还没驾崩了,你就急着找男人了?”

  顾清璇皱了眉,“呸呸呸。什么死不死,还驾崩的。”

  “清璇……”眼中闪着火焰,楚江暝将顾清璇身子又拉近了一些到自己怀里,一手圈住她的腰,一手在顾清璇背上游离。

  夏天衣衫很薄,也很少,还不知怎么回事,顾清璇的衣衫便被楚江暝很轻易的去除了,双唇被身上男人堵住的顾清璇,双目迷离,脸色潮红,双手也开始扒拉楚江暝的衣衫。

  这一刻楚江暝很温柔,可是顾清璇却不知道,自己跟他是不是真的能一直这么好下去。也许这些美好的时光都只是短暂的片段而已。

  

使用第三方账号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