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欲送枫林晚

作者:麋鹿 发布时间:2017-06-12 12:18:12 字数:3044
  程景良到顾晚舟家楼下的时候,刚早上八点,昨晚在郁铭和欧晨的新家玩到两点多才回来的两人也不过就睡了四五个小时,刚化好妆的顾晚舟接起电话,困意横生。

  程景良在电话里催促她:“快点儿,我爷爷还等着我去给他买早餐呢!”

  顾晚舟大翻白眼:“到底是你爷爷要吃还是你要吃?”

  “都要吃!”

  出租车停在商场门口,两个人下了车,顾晚舟拉着满眼困惑的程景良进去,随意地逛了十几分钟,结账的时候程景良手里就已经提了一个榨汁机,一个早餐鸡蛋杯和一堆水果。

  “看我爷爷之前也还不忘剥削我!”程景良站在收银台前恨恨地看着一旁悠闲等待地顾晚舟,认命地掏出钱包。

  到了程景良爷爷的病房门口,顾晚舟却忽然有些紧张,拉着程景良的手停了下来。程景良转身疑惑地看她,忽而笑道:“怎么了?怕我爷爷嫌弃你?放心吧,不会的,我爷爷眼神不好,不会看出你见不得人的!”

  顾晚舟毫不留情地踹了他一脚,程景良却反握了一下她的手,眼神坚定地看着她,说:“有我在。”

  进了病房,程景良率先开口叫道:“爷爷!”跟在身后的顾晚舟看见程景良的爷爷靠在已经被升起一些角度的床上,苍老的脸上是明显又试图遮掩掉的苍白无力,笑意盈盈的眼睛里带着暗沉的混浊。

  “景良来了!”沧桑的声音传来,程家爷爷看了一眼走在程景良身后的顾晚舟,笑道:“你也来了?”

  顾晚舟怔了一下,才慌张地叫了声“爷爷”,程景良带着她坐下后,程家爷爷的眼神始终没有离开过他们俩。

  “爷爷,您认识她吗?”程景良扶着自己的爷爷坐起,将床再升起一些。

  顾晚舟站在一边从带来的食品袋中拿出一碗鸡蛋粥,打开后,顺手从桌上拿到勺子进了卫生间清洗,却听见程家爷爷无力却略带欣喜的声音:“认识,你还带她来看过我!”

  程景良和顾晚舟两个人都没有过这件事情的印象,顾晚舟在洗勺子的时候心里想,按理说,她当年如果和程景良一起看望过程家爷爷,以从前她对程景良的重视,她应该不会忘记,毕竟这样的事情对她来说,意义不小。

  顾晚舟洗完了勺子,甩着手上的水走出来,笑着对程家爷爷说:“爷爷,我喂您喝粥?”

  程家爷爷忙笑着点头,目视着顾晚舟将鸡蛋粥拿到自己面前,温和的笑容里,是心愿达成的安慰。

  “哟!老爷子,你怎么自己起来了?”顾晚舟正喂着程家爷爷喝粥,门外就传来一个尖细的女声,顾晚舟回头看过去,一位大概六十岁的女人挥动着双手,看着程家爷爷的眼睛里带着苛责。

  程景良一看见她整张脸就黑了下来,顾晚舟看他的样子,心里大概知道这是程家爷爷的第二任妻子,程景良的后奶奶,也是程景良最讨厌的人。

  “咦,你是谁?”程奶奶指着顾晚舟一脸疑惑地问她,看了一眼顾晚舟手里的粥,一把夺了过去,一双细眼轻蔑地瞥了一眼“哟!景良也在?”

  程景良冷目一扫哼了一声,算是应了她,顾晚舟愣了一下,微笑着问她:“请问……您是?”

  程家奶奶瞥了顾晚舟一眼,一屁股将她从床边挤下去,举着手里从顾晚舟那夺过来的粥说:“我是景良的奶奶!”

  “自作多情!”程景良斜靠在沙发上冷不丁地冒了一句。

  程家爷爷坐在床上无奈地摆摆手,顾晚舟见势立马走到他面前替他顺气,转身对程景良说:“倒杯热水过来。”说完不动声色地把程家奶奶手里的粥拿过来,笑着对程景良的爷爷说:“爷爷,我先喂您喝水?对了,奶奶,您刚来,先坐下休息会儿,我和景良今天就是特地来看爷爷的,我们没有太多时间照顾爷爷,难得我们今天良心发现,也请您给我们俩一个表现的机会?”

  顾晚舟的话,完全没有给程家奶奶一点开口的机会,她只能挤着眼睛坐在一旁,没再说话。

  程家爷爷眯着浑浊的眼看了一眼一脸微笑的顾晚舟,两人对视的一瞬间,顾晚舟看见程景良的爷爷冲她微微点头。

  “爷爷,这个是给您吃水果的,景良说您牙齿不太好,而且老人家年纪大了,水果太凉了,对您胃也不太好,用这个给您先把水果榨成汁,然后用热水把榨出来的果汁暖一下……”顾晚舟坐在床的一边仔细解释着榨汁机的用处,程家爷爷靠在床上笑盈盈地看着站在她身后帮忙拿东西的程景良,突然用手拍了拍顾晚舟的手,问她:“想知道你什么时候和景良来看过我吗?”

  程景良和顾晚舟拿着榨汁机的手顿了下来,两人对视一眼,疑惑地看着程家爷爷,顾晚舟停下手里的动作问他:“爷爷,什么时候?”

  程景良的爷爷笑道:“你们还在初中的时候啊!”老人颤抖的双手指了指两人,责怪的语气里带了十足的宠溺:“都说我这老人家记性不好,你看看你们……那天景良来看我,你就站在门口的院子里等他,不记得了?”

  “哼~他们哪儿还记得,景良哪次来不是为了找你要零花钱?哪儿会记得这些?”程景良和顾晚舟还没来得及开口,程家奶奶尖酸的声音便从沙发那边传了过来,顾晚舟按住程景良青筋突出的手,转身笑着对程家爷爷说:“爷爷,您记性真好!景良常跟我说您每年过年都会做一种杏仁酥,您还记得怎么做吗?”

  程家爷爷习惯了自己第二任妻子的尖酸刻薄,见顾晚舟没有跟她计较,他心里也知道顾晚舟是个聪明人,明白她懂得以退为进。程景良的爷爷从前是在戏团里唱豫剧的,文革以前的戏团里鱼龙混杂,程景良的爷爷也是个精明会看时势的人。

  “怎么丫头,你想学吗?”程景良的爷爷靠回自己的枕头上,向顾晚舟招了招手,“来,你记一下,爷爷告诉你,回去你也可以给景良做。”

  顾晚舟把手里的榨汁机递给程景良,掏出手机开始记录程家爷爷说的话,一边记还不忘吩咐程景良从提来的水果里拿出一个橘子榨汁。

  在医院待了一个早上,程景良和顾晚舟一直等到程妈来了才离开,临走之前,程景良的爷爷把顾晚舟留下来单独说了一会儿话。顾晚舟从病房里出来的时候,程景良靠在门边一脸不平衡地问她:“我爷爷都跟你说什么了,居然留了你一个人?”

  顾晚舟没说话,抬起头的时候刚好与程妈的视线相交,轻声道了别,两个人便离开了。走出医院,程景良看着顾晚舟心事重重的样子,用手将她搂入怀中,问她:“你怎么了?我爷爷跟你说什么了?”

  顾晚舟低头看着他将自己护在怀里的左手,抬起头注视了程景良好久,才说:“爷爷跟我说……你小时候老是尿床,害得他总要给你换床单,提醒我注意一下你的前列腺。”

  “顾晚舟!”

  没有再纠结前列腺的问题,程景良也没有继续问顾晚舟自己爷爷到底和她说了什么,不说不问,这是两个人多年的习惯,也是两个人最大的悲哀,不过从某种程度看来,也不是什么坏事,至少现在是这样。

  从医院出来,原本计划要去郁铭和欧晨新家的两人没有直接离开,顾晚舟拉着程景良又去了一趟超市,买了一堆面粉和杏仁白糖,程景良默默看着顾晚舟握着手机一一对应食材的样子,感慨地笑着:“我以为再也不会有这样的机会了。”

  顾晚舟挑选杏仁的手没有停下来,斜着眼睛看见程景良满脸的微笑,嘴里轻飘飘地说:“嗯,出国前几年有一次,还是为了你的依依……”

  程景良瞬间黑了脸,手里提着白糖孩子般别着脸站在一旁。顾晚舟一脸镇定地继续挑选着杏仁,挑选到一个颜色不错的,抬手就塞进了程景良的嘴里,程景良像个委屈的孩子得到了安慰的糖一样,死傲娇的脸上露出了得意,口齿不清地说:“别以为喂了颗杏仁我就原谅你说这种不该说的话了,顾晚舟,我告诉你……”

  顾晚舟去美国前与程景良经常像一对老夫妇一样出门逛街,通常是顾晚舟买,程景良就乖乖提着,这样的习惯一直持续到顾晚舟离开,而最让两个人印象深刻的一次,是为了初三的一次烧烤聚会,一次谢依依也加入的烧烤聚会,一次让沈洛开始怨恨程景良的烧烤聚会。

  那次顾晚舟和程景良负责买烧烤需要的食材,那天两个人早早地骑着车先到了商场,程景良百无聊赖地跟在顾晚舟身后帮忙挑选烧烤需要的东西,原本已经不愿意与谢依依有过多交流的顾晚舟没有刻意逃避不得不与谢依依见面的事实,相反,她还是像谢依依离开前那样对她好到让徐辰溪嫉妒。

使用第三方账号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