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章:听她的话准没错

作者:水流江 发布时间:2017-01-22 04:37:35 字数:3174
  顾清璇点了点头,“是呀,太傅一把年纪了,你怎么可以这么狠心,他可是你的老师啊。”

  楚江暝在顾清璇的脸上亲了一下,宠溺的说道,“我的璇儿就是好,人美心也善良,我真是太喜欢你了!”

  顾清璇听了楚江暝的话简直就要昏倒了,他这是要把自己往绝路上推么?

  “朕陪你一起去看看太傅的情况吧,也好让你能放心一点。”楚江暝这几日都没有上朝,因为一上朝,那些大臣们说的都是关于让自己打消要娶顾清璇的念头!他不会打消这个念头,而且会按照顾清璇说的那三个条件照做,每一样都会让顾清璇满意!

  顾清璇很感激楚江暝可以这么善解人意,她告诉楚江暝,一会自己过去看太傅时,不能走的太近,不然太傅看见她来,一定会生气!所以,她只会站的远远的看下就好,而且,楚江暝今日一定要将太傅给劝说起来回去。

  楚江暝听了顾清璇的话不禁皱了皱眉,这个任务实在是太难了,想要劝说太傅回去,那岂不是就要答应太傅的要求?

  “璇儿,那我们还是不要去了吧?太傅那个老古板是绝对不会同意你的那些请求,你是想让我为难么?还是想让我将你和太傅都给得罪了?”

  顾清璇细细想了想,确实是有点困难,可是太傅都一连跪了好几天了,这么下去,一定会有危险的!

  “不行,不管有多困难,你一定要将太傅劝说回去!或者,你与我演一场戏也可以。”顾清璇灵机一动,想到一个绝妙的注意。

  楚江暝不知道她有什么主意,好奇的问了一句,“璇儿,你想到了一个什么好的注意?”

  顾清璇继续想着,她想到应该在太傅面前演一场戏,演一场关于他们两个人决裂的戏!

  楚江暝听见顾清璇说的那个主意,他心里有点担心,怯生生的问道,“璇儿,你不会要假戏真做,然后趁机离开我吧?”

  顾清璇愣了一下,她没想到楚江暝居然会想到这里了!

  “不是要演戏么?演戏你怎么也相信呢?”顾清璇忍不住笑了笑,他现在是怎么了,怎么会这么没有安全感呢?

  楚江暝也不想太傅和自己闹得太僵,若是让百姓们听到了,恐怕也会乱说什么对顾清璇不利的话,既然如此倒不如听顾清璇那个注意,说不定真的能劝说太傅成功!

  “我的璇儿就是聪明,居然能想出这么好的注意来!”

  顾清璇拉着楚江暝去大殿,现在在这里说有什么用只有在太傅面前演一下,那才有效果呢!

  楚江暝任由顾清璇拉着自己,顾清璇觉得这个动作极为不雅,便乖巧的跟在楚江暝的身后,毕竟他才是皇上,自己现在是个连妃位都没有的人。

  楚江暝和顾清璇到了大殿那里,顾清璇偷偷的躲在隐蔽的地方偷偷的看着太傅的情况,她真的没想到太傅竟然能坚持这么久一直跪在那里不吃不喝。

  “江暝,你快些过去吧,看看太傅的情况究竟如何。”顾清璇见楚江暝不太情愿过去,她伸手推了推他。楚江暝这才走了过去。

  太傅跪在这里已经两天了,两天一直跪在这里不吃不喝,任谁都会受不了,可是只有他坚持了下来!

  楚江暝对太傅很是尊重,可是他也不能失去顾清璇,因为他知道,自己若是失去了顾清璇,他自己也是活不了的!

  “太傅........”楚江暝低声叫了一句,太傅因为是自己跪了太久,然后耳边出现幻听,因为楚江暝现在根本就不会出现在这里的!

  楚江暝见太傅没有反应又叫了一声,“太傅,朕来看你了!”他走到太傅的面前伸手就要将他从地上扶起来。

  太傅这次是听清原来真的是楚江暝在叫自己,他不让楚江暝扶自己起来,他坚持了这么多日,只是因为楚江暝将自己扶起来就妥协了,那实在是太得不偿失了!

  “皇上还是不要扶老臣起来了,让老臣就这么继续跪着吧。”

  楚江暝收回手,“太傅还在生朕的气么?”

  “老臣不敢,只是老臣觉得皇上现在这样做是因为老臣没有教好皇上,所以才会让皇上你做错事情的。”太傅叹了叹气。

  楚江暝最烦明明自己低头来认错,但是别人一点都不领情的那种,他转身准备离开,可是却看见顾清璇给自己使了使眼色,让他按照计划行事!

  楚江暝不想让顾清璇伤心,决定再试一试,他看向太傅,太傅的身体已经抖得不行,像一张薄薄的纸一样,一会可能就说不定被风吹走了。

  “太傅,您这这又是何苦呢?为什么要这么伤害自己的身体?”

  太傅没有看楚江暝的脸,他低头看着地上,“老臣做这些都是老臣自愿的,请皇上不必担心,就算老臣现在死在这大殿前,也是老臣自己愿意的!”

  “你!”楚江暝有些忍不住心中的怒火,他忽然想到顾清璇和自己说的方法,他决定试一试看看。

  “太傅,你现在做的这一切你可知道是多此一举么?”

  太傅没有回答,他从不觉得自己做的这些是多此一举,只要是为了楚国,为了楚国的江山,这就绝对不会是多此一举。

  “朕已经不再爱顾清璇!所以,她说的那三个条件,朕也绝对不会答应的,太傅,现在你可以起来了么?”楚江暝违心的说着这一番话,他虽然嘴上这么说,可是心里想的和嘴上说的全都是相反的!

  太傅显然是有点不太相信,但是楚江暝乃是一国的君主,所以说的话应该是不会骗自己的。

  太傅想要从地上站起来,可是因为他跪的太久,所以膝盖都已经麻了,他从地上站起来后,身体不稳的马上就要晕倒了。

  楚江暝赶紧伸手扶住太傅,“太傅你小心一点!”

  “多谢皇上!”太傅感动的差点老泪纵横,皇上终于懂事了,知道国事要比美人重要!

  “皇上,就让老臣自己回去吧。皇上乃是龙体,让皇上去屈尊降贵的扶着老臣,老臣恐怕是会折寿的。”太傅不想让楚江暝这么扶着自己,毕竟君臣有别,还是别乱了规矩的好。

  楚江暝才不会管那么多的规矩,一直在扶着太傅,“太傅是朕的老师,朕又岂会顾忌那么多,一日为师,终身为父。太傅,你说是不是这个道理呢?”

  太傅又一次感动的点了点头,楚江暝扶着太傅走了几步,便立刻让人备了轿子过来送太傅回府!

  送走太傅后,楚江暝走到顾清璇的面前笑着问她,“璇儿,你都看见了吧?我表现的如何?”

  顾清璇在这边离得很远,所以没有听见楚江暝和太傅都说了什么,但是看到太傅已经平安的被送回府中,她心里算是踏实了不少,一块石头总算是落地了。

  “表现的还算是不错吧,至少太傅已经被你劝说回去了!”

  “那我可有什么奖励呢?”楚江暝笑着问顾清璇,顾清璇又是一愣,这个楚江暝着实有点过分了吧?明明做的是好事,居然也要让自己给他一点奖励,她伸臂在楚江暝胸膛上碰了他一下,“你觉得这个奖励怎么样?”

  顾清璇还未等楚江暝说话,便走了过去,不再理会楚江暝。楚江暝赶紧跟在顾清璇的身后追了上去,“璇儿,你怎么走的这样快,等一等朕。”

  晚膳顾清璇也是一个人吃的,楚江暝闹腾了很久让自己和他们一起吃饭,但是顾清璇坚持不让楚江暝跟着自己吃饭,直接推着他让他走出门去。

  碧月将晚膳端过来给她吃,顾清璇看见碧月的脸色依旧不太好看,她没有和碧月说话,只是简单的说了几句。

  顾清璇觉得碧月应该是恨自己的,因为毕竟是因为自己,她才会被楚江暝给打了一巴掌。

  “碧月,今日的事情,我和你说声抱歉。”顾清璇浅声说了一句。

  碧月像是没有没有听见顾清璇说的话,端着碟子走了过去。顾清璇也没有再说什么。

  就在顾清璇低头想什么时,碧月回过头来看了她一眼,“姑娘,今日奴婢的话也说的有点重了,姑娘也别放在心里去。”

  顾清璇心里有些暖,觉得碧月也不是特别的坏,她站起来走过去拿了一个白色瓷瓶放在碧月的手里,碧月没有拿那个瓷瓶,“姑娘,这个我不能收这个的。”

  “拿着吧,你的脸用这个药涂抹几天应该就会好的很快了。”顾清璇将药重新塞在碧月的手里。

  “谢谢姑娘。”碧月这次没有拒绝,拿着瓷瓶给顾清璇行了一个礼,然后关上门走了出去。

  顾清璇觉得这几日都没有和宛容上玉联系了,她决定给宛容上玉写一封信,将情况好好的和她说一下。

  她将自己说的那三个条件都告诉给宛容上玉,且楚江暝都已经同意了那三个条件,信的内容写的很详细,将现在所有的情况都告诉给了宛容上玉。顾清璇用信鸽将消息传递回宛容王朝。

  三日后,宛容上玉收到了顾清璇送过来的信,信上的内容她看了之后,觉得不太相信,决定自己亲自动手去一趟会比较好。

  几位大臣自然是不同意让女皇自己单独一人去往敌国的,然而当宛容上玉将信的内容告诉给大臣们之后,大臣们也觉得不敢相信,可是这是顾清璇亲自写来的信啊,他们不信也没有其他办法了。

  

使用第三方账号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