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悉之以往矣

作者:麋鹿 发布时间:2017-06-12 03:27:57 字数:3201
  顾晚舟醒来的时候,苏瑾和长汀都在病床边守着,陆子寒叫来了医生,头部检查完以后并没有什么大碍,顾晚舟只需要在医院观察一个晚上。

  “怎么回事?”苏瑾摸了摸顾晚舟的后脑勺,担忧地看着她。

  顾晚舟有些轻微的头晕,看着三个人摇了摇头,有气无力地说着:“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我已经报警了。”陆子寒脸色有些阴沉,搂着顾晚舟说道,“警察那边应该很快会有个结果,不过需要你出院之后配合警方调查。”顾晚舟皱眉点头,开始回忆晕倒之前的瞬间。

  晕过去之前……她从厕所的隔间跨了出来,感觉到后颈有丝许凉风,然后……她没来得及回头,就被人用东西狠敲了一下,晕过去的瞬间,顾晚舟看见一个人影……她总觉得很熟悉,却又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还有那个人徘徊在身体上的淡淡香味,她似乎也在哪里闻过……在哪里闻过……

  顾晚舟的握着陆子寒的突然紧抓了一下,收缩的瞳孔看着苏瑾和长汀,有些激动:“袭击我的那个人身上的香味和我在宁远家门口闻到的香味是同一种!”

  三个人听得心里一沉,这么说来,如果不是巧合,那么袭击顾晚舟的那个人有可能从宁远跟到了北京,甚至一直都在她的身边!

  “子寒,能不能通知警方过来给我做笔录?”顾晚舟抬头看着他,“顺便,你能不能去事务所把那些东西都拿过来?”

  陆子寒眼神担忧地看着她:“你真的没事吗?”

  苏瑾拍拍陆子寒的肩,安慰道:“你先去吧,我和长汀在这,别太担心,早去早回。”

  陆子寒不放心地离开,顾晚舟靠在床上开始回想那股香味。顾晚舟总觉得袭击自己的那个人很熟悉,她甚至可能认识那个人,可她不知道为什么又总感觉那只是自己的错觉,而且她还不敢肯定那个人身上的香味到底是什么。还有那个寄了两次的人偶娃娃,一次比一次狰狞,快递单上的寄件人名字是大写字母Z,Z……那代表什么意思?

  顾晚舟有些头疼,按了按挤得发慌的太阳穴,苏瑾给她喂了一碗粥,长汀坐在一旁表情凝重地问她:“你在宁远什么时候闻到那个香味的?”

  顾晚舟低着声音回答她:“离开宁远那天,我在家门口闻到的。”

  “晚舟,你告诉我,你回来得罪什么人了吗?”虽然知道顾晚舟的性格不会随便得罪人,但出于保险,苏瑾还是决定问一句。

  “如果一定要说得罪……”顾晚舟仔细回忆着回国以后见过的人,“只有那个离婚官司的男人,可我去找过他,应该不会是他,他没有必要也没有动机为了一场输掉的官司做这样的事,更何况他已经再婚,没有理由。”

  三个人待了一会儿,顾晚舟的手机便响了,接过长汀递过来的手机,开了免提,是在宁远派出所工作的堂哥:“晚舟,我查过了,你们家附近没有刚出生的孩子,五岁左右的也没有,我把年龄范围扩大到十岁,也只有三个而已……”

  顾晚舟静静听着堂哥调查得到的消息,她也相信这些信息是没有错的,她八年前出国前,附近有新出生孩子的邻居也不过三四家,时间上看来,这些孩子应该就八到十岁的样子,其他邻居家里的孩子在顾晚舟出国前要不跟她年龄差不多,要不就比她小个两三岁。这证明她听到的孩子哭声不是真的,她听到的哭声如果不是什么鬼魂,那就是人为。

  警方给顾晚舟录了口供,他们把陆子寒带过来的两个快递带回去做检查,带队的一名警察问顾晚舟:“你能不能想到Z代表的意思?或者,你身边有没有什么人跟Z有关系?比如名字的字母里带Z的?”

  顾晚舟摇头笑道:“这样的人太多了……总不能每个都有嫌疑。”

  戴眼镜的警察有些尴尬,咳了一声继续问顾晚舟:“那为什么这个匿名者一定要给你寄人偶娃娃呢?是不是代表什么?”

  娃娃……这也是顾晚舟很好奇的一点,她在宁远也听见的孩子哭声,她回到北京收到的人偶娃娃……娃娃,就是孩子……可为什么那个人要让自己感受到孩子的讯息?

  “你认为袭击你的人和寄东西给你的人有没有可能是同一个人?”警察继续问她。

  我认为我认为,我都认为了还找你们干什么?

  顾晚舟在心里默默无语,耐着性子回答他:“应该是。”

  顾晚舟心里清楚,那不是应该,是肯定,如果说两次闻到同一种香味是巧合,但在袭击自己的人身上闻到那样的味道就不能算巧合,更何况在宁远发生的事情就与孩子有关,寄东西给自己的人也寄了可以和孩子联想到一起的人偶娃娃。

  孩子,香味,袭击者,寄东西的匿名者,那个人到底想给她传递怎样的信息?

  “李队,监控录像调出来了。”正说着,从病房外进来一名拿着平板的年轻警察,看了一眼坐在床边的四个人,手指在平板上点了几下,放出了餐厅的监控视频。

  监控拍到了顾晚舟进卫生间的样子,顾晚舟进去之后随后又进去了一名戴着帽子和口罩的女子,后面也没有人再进去过,大概五分钟不到,那名女子又走了出来,可是顾晚舟却没有,然后那个女人就径直离开了餐厅。也就是在女人离开餐厅的瞬间,监控摄像头终于拍到了她的正脸,可是不够清晰,更何况那个人包裹得太严实,年轻的小警察按了暂停,顾晚舟仔细盯着那个身影看了很久,熟悉感越来越强烈,可好像话就在嘴边,她却怎么都说不上来那个人究竟是谁。

  警方离开后没多久,苏瑾和长汀也离开了,剩下陆子寒在病房里陪着顾晚舟,他搂着顾晚舟,语气里都是歉意:“对不起,我没保护好你……”

  顾晚舟摇头抚摸他略显疲惫的脸,笑道:“嗯,那回美国就帮我一起烤火鸡吧。”

  陆子寒被她逗笑,把顾晚舟搂得紧紧的,轻吻她的额头:“看见你晕倒在卫生间的地上的时候,我才知道爱上你是必然……”他低头看了顾晚舟一眼,“我从来不知道我可以紧张害怕到这种地步,看着你就这么晕倒在地上,我又不知道你到底为什么晕倒,我担心你会不会就醒不过来了……”

  顾晚舟用手掐了一把他的腰,咬着牙问他:“怎么了,那么快就想找下家了?”

  不再听她的玩笑,陆子寒轻轻吻上她的唇,顾晚舟搂着他的头回应他,那一瞬间,什么表情狰狞的人偶娃娃,什么袭击者,顾晚舟都不愿意去想了,她只想好好安慰面前这个短短几个小时就憔悴了一脸的男人。

  程景良坐在山西的家里,心口突然像被人抓了一把,不疼,但他很不舒服,一种很难说得清楚的感受。关了无聊的电视,程景良拿了汽车钥匙连夜开车去找徐辰溪喝酒。

  到了徐辰溪家,程景良从门口的地毯下翻到了备用钥匙,开门进去,徐辰溪已经睡了。程景良坐在沙发上,修长的双腿往茶几上搭着,朝卧室的方向喊了起来:“徐辰溪,给我出来!”

  卧室里飞出一个枕头,只听见徐辰溪在里面沉闷的怒气声:“资料都在里面,别他妈再喊了!”

  程景良拉开枕头的拉链,里面是一沓文件,上面记载着山西所有的矿藏点,还有各煤矿点的历史,以及开发它们的公司历史资料。程景良在北京的时候就交代了徐辰溪借助他在山西的人脉把他想查的东西都查了出来,他认识叶之山这么几年,不敢说对那只老狐狸有多了解,但最起码他可以看出叶之山对这个煤矿的重视,一个快被人开发干净的煤矿,叶之山为什么还要想方设法地抢到它?为什么这么多实力雄厚的公司都想得到它?

  叶之山之前用婚讯威胁程景良来山西,却在程景良成功购矿问了几句以后就同意他回北京,程景良潜意识里都是疑问。他去现场勘察过,却没有发现什么有价值的东西,他只知道那几个矿洞和程景良大学那几年勘察过的矿洞的确有什么不一样,可是短期程景良也不能肯定到底是哪里不一样。

  程景良翻看着徐辰溪打印出来的资料,徐辰溪便从卧室里走了出来,一边从厨房的酒柜里取出一瓶红酒,一边对沙发上沉默看文件的程景良说:“里面的东西没有太大的用处,查到的资料也不过是一些普通的介绍,你要是真觉得那个矿有问题,恐怕得下点儿功夫。”

  说着,徐辰溪把酒递给他,想了一会儿问道:“你觉得那个矿有什么问题?”

  程景良举杯的手一愣,这个问题,他也没想过,他只是潜意识里感觉叶之山的态度不对,这个矿当初花了快五千万买下,可实际的创收却到不了一千万,这也是他最初不愿意答应叶之山购矿的原因。叶之山是纵横商海多年的精明者,程景良这样刚在生意场上混了点名头的人都能考虑到的问题,叶之山怎么会想不到?商人唯利是图,可这个矿却没有一点利润可言,叶之山也没有想要把购矿原因告诉程景良的地方,这也是程景良觉得有问题的原因之一,还有叶之山在购矿前后的态度,程景良觉得问题有些复杂。

使用第三方账号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