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暗流涌动

作者:麋鹿 发布时间:2017-06-12 03:27:57 字数:3075
  十月的北京开始越来越萧瑟,早晨的冷空气让顾晚舟有些抗拒,她从小体寒,这也是顾奶奶说她火焰山不高的原因之一。顾晚舟回到北京三个多月,每天晚上都睡得很好,没有再听见过小孩的哭声,可她却总感觉自己身边有哪里不对,比如那个狰狞娃娃头的快递。

  新买在朝阳区的房子装修了一半,顾晚舟趁着这周末没有案子,拉着苏瑾和长汀出来逛逛家具。两个人坐在商场的咖啡店等了顾晚舟几分钟,抬眼便看见了牵着顾晚舟的陆子寒,两个人满脸笑容地咖啡店走过来。

  “这什么情况啊!”拉着顾晚舟重新去了柜台点单,苏瑾一脸不可置信地瞪着她。长汀和陆子寒坐在位置上聊了起来,两个人皆是一身冷色调的休闲装,坐在靠窗的位置很是养眼。

  顾晚舟点了两杯黑咖啡,淡淡道:“如你所见咯。”与苏瑾和长汀的见面,算是顾晚舟在自己的朋友面前公开了陆子寒与他的关系,看着正往回走的顾晚舟,陆子寒的脸上也是一片春风明媚。

  四个人走在商场各大家居装饰的店里,顾晚舟一心挑选着自己想要放在新家的东西,在美国待了八年,她的审美也多多少少偏向了西方,古典式的咖啡杯和勺子,纯白的石灰雕塑,顾晚舟沉浸在这样的小资中时,耳边却总是传来苏瑾向陆子寒是否有车有房的户口调查。

  真不愧是个记者!

  从上次酒宴算起来,程景良在北京快待了半个月,山西那边的煤矿开发得不错,程景良倒不急着回去,只是叶之山催得紧,总是拿老办法威胁他。

  “随便吧,”程景良突然开口,冷冷的声音从叶家书房的地毯上传来,他喜欢睡在那张毯子上,叶之山也吩咐了家里的佣人给了那张毯子沙发的待遇,“你想发新闻就发吧。”

  叶之山面不改色地挑眉,程景良的态度让他有些惊讶,不过他可以理解,酒宴上那个顾律师默认了她与陆子寒的关系,他程景良这下算得上是没什么后顾之忧了。

  “哼”地笑了一声,叶之山开始在桌上摆开了棋子,头也不抬地说:“行了,你想什么时候回山西就什么时候回吧,我也不催你了,只是有一点,一定要重视那个矿。”

  程景良从地毯上撑起来,问他:“那个矿到底哪里好了?都快被人开完了,你还买它做什么?”他早就想问了,原本到山西之前他就查到那个矿没什么储藏量,所以一直拖着不愿意去山西,但是耐不过叶之山又阴了他一把。

  叶之山笑而不语,示意他过来下棋。两个人下完了一局,叶之山才?缓缓开口:“你有没有想过为什么这么多人都抢着投资那个煤矿呢?”

  程景良耸肩:“我也很疑惑这个问题。”

  叶之山端着茶杯喝了一口,看着收着棋子的程景良笑道:“回山西吧,也许过段日子你就不会再问我这个问题了,要是实在不想在那儿待着,等那边稳定了,就回来。”

  程景良出了叶家,耳边总是回忆着叶之山说的那句“回来”,几个月前叶之山还费尽心机逼着他一定要去山西处理好那个矿,现在倒是同意他回北京了?在车里沉默地坐了一会,掏出手机给徐辰溪打去了电话。

  叶家大宅里,叶之山站在巨大落地窗前目送着程景良的车离开,转身从书架的一个暗格里取出一个相框,叶之山总是闪烁着精明的眼里竟也流露出了快溢出的温柔。

  那个煤矿,就让他去好好做吧,只有他去了,我才放心。

  顾晚舟这段时间忙着新案子,陆子寒也开始着手成为明启法律顾问的事情,自从上次酒宴,明启的董事长就开始与杨桥讨论关于任命陆子寒或者顾晚舟成为明启的法律顾问的事情,而顾晚舟出于某个原因,好吧,某个人,所以果断推了这个甜头。刚从法院回了事务所,顾晚舟的助理又交给她一个快递,这次还是一个盒子,快递单也和上次如出一辙,唯一不同的,就是快递公司不一样了。

  出于上次的经验,顾晚舟这次把纸盒的上方整个用刀割了下来,揭开那个盒盖,入眼帘的依旧是一个面目狰狞的人偶娃娃的头,不过这次,那个娃娃的脸上还多了一把插进去一半的水果刀。

  虽然不是第一次了,但这样的行为还是让顾晚舟有些心里不安,寄过来的东西不可怕,可东西被毁得越难看,越能证明寄东西的人对她的恶意有多深。就像一个杀人未遂额的犯人,即便最后没有受害人,可那个杀人未遂者的动机和造成的影响,才是最让人感到不安与惊慌的。

  只是顾晚舟想不明白,即使自己在不自觉中真的得罪了什么人,可那个人为什么要给自己寄这样一个人偶娃娃?两次都寄了一样的人偶娃娃,只是为了单纯的恐吓吗?或许出于自身的敏感,又或许出于身为律师缜密,顾晚舟总感觉人偶娃娃是有一定寓意的,娃娃……顾晚舟突然产生了一种很熟悉的感觉……

  盯着那个纸盒里的娃娃看了一会儿,顾晚舟的瞳孔猛地收缩,摸到一旁的手机,顾晚舟打了个电话给顾妈。

  “妈,我问你,咱们家附近真的没有小孩儿吗?”

  顾妈在电话那头被问得有些莫名其妙,仔细想了一会儿,顾妈自己也将信将疑地回答她:“应该是没有的,不然我跟你爸肯定会收到满月酒的请柬啊!”

  顾晚舟沉默,顾妈说得没错,如果附近有小孩子出生,那么顾爸顾妈一定会收到邻居的满月酒请柬,更何况即使是再远一点的地方有了小孩子,顾晚舟应该不会听到那么远的声音才对,而且整个家里只有她一个人听到了小孩的哭声。

  顾妈看顾晚舟没有说话,想到她听见小孩哭声的事情心里也是有些担心,连忙问她:“怎么了,你又听见了孩子哭吗?”

  “没有没有,就是今天突然想到了打个电话问问你,对了,最近怎么样?我爸最近忙不忙?”顾晚舟怕顾妈担心,连忙转移了话题。

  顾妈也没多想,转而得意的声音从电话里传来:“还不错,这段时间跟小姐妹玩麻将还赢了不少,你爸还能怎么样,接近年尾了,这段时间省里边儿好像下来检查了,你爸最近也忙多了……”

  七七八八地聊了一会儿,顾晚舟挂了顾妈的电话想了一下,又给自己在宁远派出所工作的堂哥打了过去。她需要他查一下自己家附近到底有没有新出生的五岁左右的孩子,事实上顾晚舟听到的是婴孩的哭声,可她不愿意放过一些可能性,总之,能解释那个哭声的原因越多越好,她不希望出现一些她措手不及的事情。

  “还是报警吧。”陆子寒坐在顾晚舟,看着她有些苍白的脸色眼神里都是心疼。

  顾晚舟摇头,用力按了按自己的太阳穴,无力地说:“算了吧,或许只是恶作剧,这样的事情美国见了不少,再有下次再报警吧。”顾晚舟喝了杯水,继续道,“更何况我也把可能沾到指纹的快递单和刀保留下来,应该会有用的。”

  陆子寒听完她的话,还是有些不放心,皱眉看着她:“你确定吗?你的脸色很不好。”

  顾晚舟继续摇头,说:“特殊情况而已,我真的没事。”

  顾晚舟天生体寒,每次大姨妈一来她就痛得要死不活,去美国前看了一段时间的中医调理过,可是因为去了美国就没有再继续调理身体,到头来还因为过度减肥把身体搞得更差。一个人在美国的时候,有时候会痛到起不来床,到了那个时候,顾晚舟就会想起读高中的时,徐辰溪和程景良几个人替粗心大意的顾晚舟记着她的生理期,也只有到了这种时候,顾晚舟一个人生活在美国的**才会稍微柔软一些,也会由不得自己的心,去思念程景良的好。

  “嗯……”陆子寒有些尴尬,起身对顾晚舟说了句“等会儿”就去了餐厅的前台。顾晚舟坐在座位上有些疼得受不了,强撑着拿上用的东西起身去了卫生间。

  顾晚舟进了隔间,听见隔壁也有人匆忙进来,她肚子疼得有些站不起身,一直蹲在里间想等疼痛缓一会儿再出去,听着隔壁的出去了,担心陆子寒等得太久,她也整理了一下打开门跨了出去。一只脚刚落到台阶下,顾晚舟的后颈就感到一阵凉风,抬头眼睛还没看清镜子里的自己,人已经昏了过去,闭上眼的瞬间,顾晚舟闻到了一股淡淡的香味,镜子里也似乎有个人影从自己身边闪出了门外。

  陆子寒回到自己的位置上时,手里端了一碗红糖姜汤,发现顾晚舟人不在座位上,便下意识看了一眼她的包,估计了应该在厕所,便坐下用勺子缓缓地搅起了面前的红糖姜汤,一边搅一边吹气。过了一会儿,感觉时间有点长的陆子寒开始向卫生间张望着,却听见从里面传来一声女子的尖叫……

使用第三方账号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