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白驹过隙时

作者:麋鹿 发布时间:2017-06-12 03:27:56 字数:3051
  虽然是无用功,但是顾晚舟还是在已经预料到结果的情况下去找了那个男人,当然结果不会太好看,被男人爆着粗口扫出了门。顾晚舟走在街上,接到了陆子寒的电话。

  “明启的酒宴吗?”顾晚舟心里满满的问号,明启的酒宴跟她有什么关系?“为什么我们要参加?”

  “因为你是替他们打赢官司的律师啊顾大小姐!”陆子寒在电话里无奈地笑道,“不止我们,杨爷和他的太太也会去,还有北京各大建筑公司和其他产业的公司领导层都会去,据说是为了公布关于明启在山西新涉足的矿业项目……”

  挂了电话,顾晚舟收了收衣服领子,北京近十月的早晨冷得有些让人透明,清冷的空气就像穿过你的身体那样感觉寒意是从体内散发至指尖。仔细算下来,从宁远回到北京差不多快两个月,程景良也该在山西待了快两个月了。

  顾晚舟平时偶尔接到徐辰溪的电话,都是夜半时分她睡得正香或者正在加班的时候,尽管电话那头的醉酒的结巴声极力掩饰,顾晚舟还是能听见程景良酒醉之后,舌头打结的声音。徐辰溪有时候憋不住,会告诉顾晚舟,程景良有时候头脑一热,会直接从他所在的矿上连夜开三个多小时的车去另一个市找徐辰溪喝酒,喝到自己爬不起来,他就语带哽咽地逼着徐辰溪打电话给顾晚舟。

  顾晚舟看着已经开始落叶的树,明启要办关于山西新购的矿,那么程景良,应该早就已经到北京了。

  下午陆子寒陪着顾晚舟去试了衣服,一袭及地黑色单肩长裙,既低调又衬得起档次,陆子寒点头不停地赞许着顾晚舟的衣服,趁着顾晚舟进了试衣间换回自己衣服的空当,他悄悄去前台把钱给付了。

  回到车里,顾晚舟一言不发地坐在副驾驶,陆子寒脸带无奈地看着她,开着车往事务所的方向去。

  “真生气了?”陆子寒腾出一只手戳了戳顾晚舟的肩,看着她严肃的表情有些好笑。

  顾晚舟冷冷地瞥着他:“你知道我的习惯把?”

  看她愿意说话,陆子寒赶紧笑道:“知道,除非真有必要,不然不能送东西给你,可是这次的确很有必要啊!”

  “这是我的衣服!”顾晚舟提高了音调,“不是你的!”

  “好了好了。等酒会结束你把钱给我转过来不就行了?”陆子寒耐心哄着她。

  顾晚舟摸出手机,恨恨道:“现在就给你转过去!”

  陆子寒无奈笑着,把车停在路边,掏出手机给杨桥打了电话:“我们在楼下了。”

  这是顾晚舟第二次见到杨桥的夫人,刚见面时听陆子寒说,她一个非常有胆识有智慧的女人,二十年前留学海外,回国后与杨桥一起打拼,近几年开始参加国内民法典的研究。

  顾晚舟与王羚雅很投缘,顾晚舟对她很尊敬,同时她也喜欢顾晚舟,更喜欢撮合陆子寒与顾晚舟。王羚雅让顾晚舟佩服的除了她的能力和法学的造诣之外,还有她在出身名门,本人优秀的深厚本钱下的端庄得体,顾晚舟佩服她的从容与自信,那不是傲气,是能感染人的一种自信。

  到了叶家举办酒宴的会所,顾晚舟看着风格极尽奢侈的装修,原本有些不安的心里居然开始变得从容,她开始能感受到明启的董事长对山西那个矿的重视了,难怪可以不惜自己孙女的名义也要逼得程景良妥协。

  想到程景良……顾晚舟眼色有些黯然。身边的陆子寒注意到她,牵起她的手问道:“因为要见到他了吗?”

  顾晚舟摇头,看着周围来来往往的人,笑了一声:“都可以从容地一起参加婚礼了,还怕什么。”

  不知道为什么,陆子寒却从顾晚舟的那声笑里,听出了一丝自嘲的味道。刚想开口,却听见主席台有人讲话。

  众人向主席台围拢,顾晚舟举着红酒看见一位花甲老人精神奕奕地走上主席台,陆子寒在她耳边轻声告诉她,那位就是明启的董事长,叶之山。陆子寒在她耳边的声音刚落下,顾晚舟就看见程景良和龚城走在一对挽手的中年夫妇身后,他的身边,还有一名面容姣好的妙龄女子。

  那是……顾晚舟心里有了个大概。

  叶之山瘦小精干地身体站在主席台的最前方,深邃的眼里带着纵横天下的气势扫过了台下的所有人,顾晚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她总觉得叶之山的视线最后落在了她的身上,整个过程就像在人群中寻找顾晚舟一样。

  “首先感谢大家的光临,这是明启的荣幸,今天,明启正式迈出重大的一步,未来不久将会涉足矿产事业,由我明启的安全总监……”叶之山说到这便转过身去,程景良顺势上台向众人点头示意,“程景良先生全权负责!”

  程景良的出现让在座的新闻媒体开始骚动,纷纷向明启发问关于前段时间明启总监程景良与叶家千金婚讯的报道,甚至有记者问出,此次明启的新项目开发由程景良负责是不是意味着他与叶家的关系不一般,可不可以直接与之前的婚讯联系在一起。

  虽然这样的场面顾晚舟已经习惯,但这次的问题却让她有些莫名的烦躁,拉着陆子寒坐到了角落,两个人干脆讨论起了去美国过圣诞节的事情。记者发问的环节结束,明启的主持人开始主持酒宴流程,各大集团的代表人落座,启程律师的座位与叶家人的座位安排在了一桌,陆子寒牵着顾晚舟坐在了杨桥身边,杨桥正对着明启的董事长叶之山,陆子寒则正对着叶之山身边的程景良。

  “陆律师,好久不见。”程景良一开口语气就带着些让人揣摩的意味,他举起酒杯对陆子寒笑道,“还要感谢你和顾律师为明启正名。”

  陆子寒极有礼貌地回应他,两人碰了一下酒杯,顾晚舟却在那声碰撞里听出了一丝刻意。叶之山面不改色地看着程景良的行为,开口对杨桥笑道:“你们启程的律师真是名不虚传!”

  场面上的客套话络绎不绝地在酒桌上流动着,顾晚舟旁若无人地切着自己面前那份牛排,有人问她问题她就回答,反正大部分的话题都被陆子寒替她挡了过去,她倒落了个清闲。

  坐在程景良身边的叶可儿拨了一下自己颈边的头发,对顾晚舟笑道:“听说顾律师是从美国回来的法学博士,可儿真是佩服呢。”

  顾晚舟微笑看着她:“叶小姐看高了。”

  叶可儿敬了她一杯酒,放下酒杯的手顺势挽上了程景良的胳膊,她依旧眼带笑意地看着顾晚舟:“顾律师和陆律师真是郎才女貌,你们看上去真配。”

  一句话引得桌上的人纷纷侧目,叶之山笑道:“嗯,果然是一对郎才女貌的璧人。”

  王羚雅也眼含笑意地看着两人,温柔的声音笑道:“这两个孩子也是多年的感情了,从美国开始就是同学。”

  “真是令人羡慕啊,”叶可儿的身体开始向程景良靠拢,清脆的声音有些尖细,眼睛看着身边的程景良有些遗憾地说道,“我和景良可没你们认识的时间长。”

  顾晚舟微笑开口:“感情不一定靠时间长短来证明深厚的。”

  叶可儿听完欣喜地看着她:“顾律师真是个会说话的人。”说完又侧身靠在了程景良肩上,任由新闻媒体的闪光灯闪瞎了眼。

  一场酒宴下来,被默认为情侣的陆子寒和顾晚舟都没有否认彼此的关系,只是静静地坐在座位上微笑着,倒是叶可儿,始终炫耀似的贴在程景良的身边,叶之山和叶天成夫妇也没在意这样的行为有何不妥。直到酒宴散场,程景良也没有表现出对叶可儿的行为有多排斥抗拒的意思,他只是沉着脸听着大家对陆子寒和顾晚舟的调侃。

  陆子寒开车把杨桥夫妇送到了家,车载着靠在副驾驶昏昏欲睡的顾晚舟到了她住的酒店门口,没有直接让她下车,陆子寒坐在驾驶座上轻声开口:“为什么不否认?”

  “因为我想承认。”顾晚舟淡淡开口,转头看着陆子寒眼带迟疑的样子继续说道,“因为我想承认,你放心,我不是为了做给谁看,我是认真……”

  话未尽,顾晚舟的唇已经被他霸道地堵住,她略带生涩地回应陆子寒,却感受到陆子寒嘴角的一丝笑意。

  良久,陆子寒松开她笑着:“我知道你是认真的。”低头握住她的手,问她,“衣服的钱你给我打过来了?”

  顾晚舟摇头:“还没来得及。”

  “现在算不算必要?”陆子寒促狭地看着她问道。

  顾晚舟只感觉自己地脸有些灼热感,局促地看着他,心里莫名地有些不甘。她顾晚舟就这么莫名其妙让自己给卖出去了?果然,回国的生活一切都显得那么迅速,他陆子寒在美国陪了她六年都没能听见这声“认真”,这才回来不到半年,顾晚舟就自己默默地把自己给卖了。

使用第三方账号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