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伊暗何处来

作者:麋鹿 发布时间:2017-06-12 03:27:55 字数:3163
  陆子寒说的没错,这六个案子做下来,顾晚舟的房贷可以还了大半,她初步算了一下,照这个情况下去,她年前是可以还完她的房贷的,嗯,可能还可以屯些去美国过圣诞的钱。

  当然,钱途无限光明,过程则无比黑暗,顾晚舟坐在凌晨一点只剩她一个人的办公室里,再一次想起了大一法理学老师说的那句话:“律师不是饿死的,都是累死的。”

  真是太他妈有道理了!

  顾晚舟低头整理着备案,电脑突然提示她有一封未读邮件,顾晚舟点开,入眼的先是一张巨大的自拍照,下面有一句话:Imissyou!

  顾晚舟轻笑摇头,心中叹道:这个老顽童。笑着点开了视频通话,却看见马克戴着一个滑稽的松鼠面具向她打招呼。

  “Elian!你最近怎么样?”

  顾晚舟耸肩,眼珠转动着四周,说:“如你所见,是我想要的。”

  马克在屏幕里跟着顾晚舟的眼珠摇晃着脑袋,停下来皱着白色的眉指责她:“我根本什么都看不见!”

  顾晚舟被他的样子逗笑,马克·金年近七旬,却还像一个孩子一样活泼,平时穿着时尚年轻,走在路上不会有人想象到他的工作会是一个严谨的律师。而就是这样一个可爱的老人,把顾晚舟从研究生带到博士,八年,最后却只能看着她回到中国。

  顾晚舟看着他苍老的眉,突然就想到了程景良的爷爷,那个同样苍老儿孙满堂却卧病在床的老人,而她面前,则是一个身体健康,却无儿无女的老人,上帝是公平的,他给了你一样东西,就必定会拿走你的某样东西,这是定律。

  她忽然有点鼻酸,看着屏幕里搞怪的老人,眼睛就开始泛红:“老师……对不起……”

  “噢,我亲爱的,”马克拿掉脸上的半张面具,做出一个制止的手势,“你要知道,我发邮件给你,并不是为了让你哭的。”

  “我知道,你过得很好。”顾晚舟带着哭腔回答他。

  马克用力点头:“对!就是这样,我就是这个意思,我非常好!你怎么样,亲爱的?现在北京时间应该是凌晨了,你的案子很忙吗?”

  顾晚舟挤了挤太阳穴,挑眉道:“六个案子,我前几天刚从家里回来,所以现在不得不把案子整理出来,我的当事人们都是有点麻烦的人。”

  马克皱眉,小洋胡子被嘴生动地带起:“陆为什么不来帮忙?”

  “噢,天呐!”顾晚舟翻了个白眼,无奈地笑着问他,“他为什么要来帮忙?”

  “我真是不敢相信,”马克摇头,“陆居然还是没有追到你。”

  顾晚舟挑眉微笑,对他摇头:“也许快了,对了,老师,你圣诞节有什么安排?”

  “嗯……我打算去学做小饼干,还有……也许可以再学习一下如何做果冻……”马克仰着下巴思考着,顾晚舟打断他,“好,那你去学吧,我和陆圣诞节前两天会到美国陪你,如果不出意外的话。”

  马克·金突然转身消失在屏幕里,顾晚舟看着他离开,在心里默数:五,四,三,二,一!果然,马克抱着个文件夹跑了回来,在顾晚舟面前翻看着文件夹的内容,得意的脸上神采飞扬。

  “噢,天呐,Elian,我想我没有什么时间去学习如何做小饼干了,下个月我很忙……”

  “Ok,我做。”顾晚舟头也不抬地回答他。

  马克继续说:“啊,我想我也没什么时间学习如何做果冻了,再下个月我得做一篇论文的研究……”

  顾晚舟还是没抬头,继续整理着自己的文件:“嗯,知道了,我会做的。”

  “还有,我圣诞节想吃你以前做的蛋包饭,还有那个黄桃布丁,还有……”马克两只手上上下下的比划着,顾晚舟低头翻了个白眼,斜着眼睛瞟了他一眼。

  马克立即会意:“Ok,我知道你会做的。”

  顾晚舟不理他,举着自己手里的文案对他说:“你去骚扰陆吧,我先忙了,他现在……”顾晚舟停了一下,看了一眼时间,“嗯,应该已经睡了,不过他电脑肯定开着。”

  马克关了视频,顾晚舟开始有些头疼,收拾好文件,趴在桌上眯了一会儿。迷迷糊糊间感到有人进了办公室,她抬头睁开眼,惊讶地看着眼前的人:“你怎么来了?”

  陆子寒没有停下为她披上自己衣服的动作,坐在顾晚舟身边耸耸肩:“我一直没走啊。”

  顾晚舟将信将疑地看了他一眼:“真的?”

  “嗯,在办公室里睡了一会儿。”陆子寒点头,问她:“还在做文案吗,我来帮你。”

  顾晚舟看陆子寒两眼无神,不可能他在办公室里睡了一个晚上她都没发现,听着陆子寒有些嗡的声音,抬手往他的脑门摸去。

  “你发烧了?!”顾晚舟放下手。

  陆子寒摇头,微微笑道:“没,没有。”

  “这么烫!”顾晚舟有些着急,难怪他静悄悄地在办公室里睡了这么久她都不知道,“我们去医院。”说着,顾晚舟扶起陆子寒,刚走出去没几步,陆子寒就往地上倒去……

  陆子寒醒来的时候,周围所有的事物白得有些刺眼,顺着自己的手臂看上去,他还在打点滴。陆子寒轻轻转头,发现顾晚舟趴在床边睡着了,陆子寒小心翼翼地伸出自由的那只手捋开顾晚舟散在鼻梁上的头发,看着她微微轻皱着的眉,他心里有些堵的慌。

  “你醒了?”顾晚舟擦拭着鼻梁的痒意,伸手摸摸他的头,问他,“你好多了,我去让护士换药。”按了呼叫器,顾晚舟看了一眼时间,整理了自己的包,“我去给你买碗粥。”

  陆子寒笑着拦住她:“其实我想喝豆浆。”

  买来了豆浆,顾晚舟陪着陆子寒在病房吃完了早餐,顾晚舟坐在一旁的空病床上做起了文案,陆子寒靠在床上看着她,说:“你回事务所吧,我这儿没事了。”

  顾晚舟歪着脑袋看他,挑眉道:“你确定?某人昨天在办公室晕了五个多小时……”

  “咳咳……那是因为我太累了。”陆子寒摸了摸鼻子,“你回去吧。”

  “我昨晚和老师视频了,我告诉他我们圣诞会去陪他。”顾晚舟说着开始收拾东西,抬眼瞥了陆子寒一眼,“我走了?”

  陆子寒笑着点头,补了一句:“机票你定吧。”

  离开医院,顾晚舟给长汀打了个电话:“你知道我们是对手吧?”

  长汀仰天长叹:“是的,我知道。”

  “行,就是说说,最近也别见面了,等官司完了,谁赢谁请客。”

  挂了电话,顾晚舟回了律师事务所,意外从助理那儿拿到了一个快递,快递单上寄件人处只有一个字母Z,整张快递单是用电脑打印的。回到办公室,顾晚舟疑惑地打开了没有多大的纸盒,剪开了上面的封口,跳入顾晚舟视线的,是一张覆盖在最上方的A4纸,上面用最显眼的红色,打了一个最大宋体的“死”字。

  顾晚舟楞在办公椅上,表情凝重地看着面前的纸盒,快步起身走出办公室叫来了助理询问:“这个包裹是快递公司的人送过来的吗?”

  助理看着顾晚舟有些焦急的神情有些意外,愣了一下,点点头回答她:“是啊,顾律师,怎么了?”

  “没事,”顾晚舟摆手,“随便问问。”

  顾晚舟走回办公室锁上了门,取走覆盖在上面的A4纸,放在纸盒中的东西现了身,顾晚舟的瞳孔瞬间增大。里面居然是一个满脸血痕表情狰狞的人偶娃娃的头!

  顾晚舟查到了快递公司的地址,下午了结了一场官司,直接奔了快递公司。

  “请问这个快递是从你们这里寄出去的吗?”顾晚舟把手里的纸盒递给快递人员,从里面拿出那个人偶娃娃,“这个东西你还有印象吗?”

  快递公司的工作人员带着拒绝的表情接过顾晚舟手里地东西,看了一眼被剪开的快递单,点点头回答顾晚舟:“是的,我还记得寄东西的人要求一定要用打印的单子,我们收到这个娃娃的时候也感觉很诧异,可那个人说是个朋友间的恶作剧,所以我们就寄出去了。”

  顾晚舟不想计较快递公司的不称职,接着问他:“寄快递的人是男的女的,想什么样子你还记得吗?”

  工作人员回忆了一下:“一个挺普通的男人,戴着个鸭舌帽,样子嘛……我不太记得清楚了,每天寄收快递的人太多了,的确很难记住他长什么样子。”

  男人?

  走在回酒店的路上,顾晚舟看着手里地纸盒,根本毫无头绪,她心里知道这些调查其实毫无意义,用打印的快递单就能证明寄快递的不想让她知道是谁寄的,那么也就可能去快递公司亲自寄出快递的根本就不是真正想寄快递的那个人,不然就不会只戴了个鸭舌帽这么没有遮挡能力的东西。从人偶娃娃应该也查不出,这种东西北京不知道有多少地方买的到,更何况还有可能用了个临时账号在网上买过来。

  顾晚舟有些头疼,刚回来不过四五个月,居然已经收到了恐吓,如果说自己得罪了谁,又是个男人,她只能想到一个月前因为输了离婚官司,在法院门口给了她一个耳光,后来又被告他故意伤人的那个男人。

  会是他吗?不管怎么样,顾晚舟还是决定去找他。

使用第三方账号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