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难记曾许诺

作者:麋鹿 发布时间:2017-06-12 03:27:54 字数:4168
  回宁远这几天,顾晚舟每天晚上都睡得不太好,不知道是隔壁哪个邻居家的孩子每到夜半时分就会扯着嗓子哭闹不已,早上起床的时候顾奶奶看她脸色不好,玩笑说:“美国的硬板床睡多了,回家还不适应了?”

  顾晚舟撒娇摇头,扶着顾奶奶切菜的手抱怨道:“美国的床再硬,好歹隔壁的孩子不哭不闹,这几天也不知道附近谁家孩子一到半夜就哭,吵得我睡不着。”

  顾奶奶切菜的手停下来,皱着眉头说:“没有啊,这附近哪儿有什么孩子,我怎么没听见?”

  “没有吗?为什么我每天晚上都能听见?”顾晚舟回忆着每晚的婴孩声,看着顾奶奶凝视自己的眼神,脊椎突然凉了一半。

  “奶奶,您别吓我!”顾晚舟快步走出厨房,顾奶奶跟在身后,问她:“我每天晚上怎么就没听见?而且这附近也没有你说的那么小的孩子。”

  顾晚舟沉默不语,顾奶奶看着她的样子,摆摆手说:“你从小火焰山不高,明天让你爸把你舅公请过来看看。”

  晚上顾爸顾妈回家,听顾晚舟说完,顾妈当即决定第二天把顾晚舟的舅公请过来。顾晚舟头昏脑涨地任他们商量着,虽然都说鬼怪的事情信不得,但是顾晚舟即使读了这么多年书多多少少也还是信一些的,如顾奶奶所说,她从小火焰山不高,无论如何,怎么解决得快就怎么解决吧。

  顾晚舟的舅公在家里上上下下四五圈,走回客厅有些纳闷地说:“这房子没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啊,外面也没有什么地方不对……”说着,他转头问昏昏欲睡的顾晚舟,“你什么时候听见的小孩儿哭声?”

  顾晚舟有气无力地趴在沙发上:“回来就有,我还以为是哪家小孩儿哭,每天晚上到了一两点就开始哭。”

  舅公满脸困惑地摇头:“不可能啊……这也什么都没有啊,是不是附近真有孩子?”

  顾奶奶摇头:“也没听说附近谁家有小孩儿啊。”

  “这样吧,我先给你个符你戴着,这房子和这附近的确没什么问题,你身上我也没看见什么不干净的,你过段时间不是回北京吗,回去之后看看还能不能听见,要是能,就快回来我再帮你看看。”舅公从随身的布包里掏出一个红色三角布包,这东西顾晚舟从小到大也不知道戴了多少,出国多年的顾晚舟再次看见这个居然有些感觉亲切。

  回北京的前一天,程景良和顾晚舟又去医院看望了一次程景良的爷爷,出门前顾晚舟做了一盒杏仁酥,她在家里练习了好几天,顾奶奶吃过以后都表示还能见人,她也就放心带到了医院。

  “不错不错,跟他奶奶做的很像!”程家爷爷笑不拢嘴地夸着顾晚舟,一旁的程景良挑了挑眉,看着顾晚舟手里的杏仁酥笑道:“爷爷,难为你了,还能说出这么好听的谎话!”

  “程景良,你不要得寸进尺!”顾晚舟瞪着眼睛警告他,身边的程妈走过来吃了一块,也点头微笑道:“真不错!晚舟手艺真好,别听景良的,他那品味……”说着,程妈一脸嫌弃地看了一眼自己的儿子,故意没有再说下去。

  程景良毫不留情地反驳:“嗯,我这品味不是被你给逼出来的?”

  程妈照着他头给了他一巴掌,从桌上拿起一个苹果,命令道:“去,洗苹果给爷爷榨汁喝!”

  看着程景良转身离开,程家爷爷把顾晚舟招到身边,笑着问她:“你们,定了日子了吗?”

  顾晚舟愣了一下,满脸窘迫,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一旁的程妈走上前来给老爷子喂了水,笑着怪他:“爸,他们还年轻!”

  程家爷爷看着顾晚舟低头沉默的样子,眼里的光亮暗下去不少,靠在床上,嘴里无力地喏喏道:“还年轻,还年轻,可我不知道还能看他们年轻多久……”

  顾晚舟放下手里的杏仁酥,想开口说什么,心里却像有块石头堵住一样,她不敢向眼前满是沧桑的老人许下这样的承诺,她不敢,连她自己都不知道她还会不会原谅程景良,她也不知道就算她与程景良在一起,他们会不会有结果。顾晚舟不敢在这样一个什么都看不到的目前去承诺一个耄耋之年的老人这样庄重的承诺,一向重视承诺的顾晚舟做不到。

  一直到程景良和顾晚舟离开,程家爷爷也没再开口说过话,他就这么静静地躺着,连程景良端给他的果汁都视若无睹,程妈看着这样的场面叹了口气,挥手让两人离开。

  程景良走出病房,拉住走在前面的顾晚舟,问她:“刚才怎么了?”

  顾晚舟看着程景良一脸疑惑的样子,缓缓开口道:“对不起。”

  “到底怎么了?”程景良有些焦急,他不过就离开了几分钟,回来爷爷就不再说话,顾晚舟还莫名其妙地跟他道歉,他心里开始有些烦躁。

  “我给不了爷爷要的那个能陪伴你的未来,我给不了……”顾晚舟的声音有些颤抖,“所以我不敢回答他,因为我给不了……”

  程景良松开她,眼里多了一分冷峻,不带一丝情绪地问她:“所以你陪我来看我爷爷,不过只是为了帮我一个忙是吗?”程景良突然觉得自己有些可笑,他早该知道那就只是帮忙啊,在西山的一句“互不干扰”划清了两人的界限,这几天不过是她顾晚舟替自己的爷爷制造的一场梦而已,现在,梦醒了,人也该走了。

  “顾晚舟,算我欠你的!”

  “砰!”

  顾晚舟的肩膀被程景良狠狠地撞过去,他大步离开,顾晚舟一个人站在原地,又慢慢地走向那间病房,透过门上的玻璃窗看见程妈替紧闭着双眼的程家爷爷掖上了薄毯,顾晚舟似乎能清楚地看见那双布满皱纹的眼里盈满了眼泪。程景良不是程家爷爷唯一的孙子,却是唯一一个被他一手带大的孙子,是唯一一个愿意跟他学习唱戏和乐器的孙子,也是唯一愿意陪着他呆呆地坐一整天的孙子,程家爷爷在程景良的身上倾注了太多。拖着那副病体熬了那么多年,眼睁睁看着所有的孙子都成家立室,偏偏自己最疼爱的孙子却一点都不着急,他有些无颜面对自己早早离去的老伴,好不容易盼来了个顾晚舟,却又是遥遥无望的等待。

  第二天,原本程景良和顾晚舟的飞机是同一航班,可是临出门前顾晚舟接到徐辰溪的电话,说程景良改了票,与徐辰溪一起直接飞去山西。

  “好,我知道了。”顾晚舟挂了电话,没有再去想,楼下传来顾爸顾妈催促的声音,顾晚舟应了声,却发现自己挂在脖子上的平安符还在房间的厕所里,急匆匆回去拿了再下楼,顾爸顾妈已经先去了停车场。顾晚舟匆忙换了鞋,关上门的瞬间,她突然闻到一股从隔壁方向传来淡淡的似曾相识的香水味,皱了皱眉,顾晚舟却始终记不起来是什么时候闻到过。

  人刚下了飞机,就接到了陆子寒的电话,顾晚舟出了机场就看见陆子寒修长的身影斜靠在自己的车前,惹得周围的雌性生物都纷纷侧目。

  顾晚舟上了车,开口问陆子寒:“你没官司吗?”

  “明天还有一场,倒是你,回来就有的忙了。”陆子寒笑着看她,“咱们老板替你接了六个官司。”

  顾晚舟拍了拍脑袋,无奈道:“杨爷是想看我英年早逝吗?”

  陆子寒调侃她:“都说Elian拼命无比,怎么,这才六个案子就受不了了?当初研究生的时候同时替老师整理十个官司,也没见你这样过啊!”

  顾晚舟靠在座椅上,翻着一双死鱼眼看着窗外:“我现在终于觉得我大一的法理学老师说的话真是太对了。”

  “什么话?”

  顾晚舟扭头看了他一眼,咬牙切齿地说:“律师是不会饿死的,都是累死的!”

  陆子寒哈哈大笑,安慰她道:“行了,这几场官司的标的算下来,等到案子一结束,你的房贷就去了一半儿。”

  顾晚舟原本紧闭的双眼突然睁开,紧盯着陆子寒问他:“真的吗!”

  “Sure。”

  没再说话,顾晚舟打算补一补在宁远没睡够的困顿,手里的手机却震动起来,眯着眼睛掏出来一看,是班主任王安萍发过来的。

  “收到你离开的信息了,既然这几天没时间,那就等过年了你回来再说。你问我的那件事,我就直接短信给你吧。当年我给你们换了座位,谢依依当天下午到我的办公室找我,她求我不要把程景良那一桌换过去,她说她不希望你难堪,还把程景良那个同桌追你的事情都告诉我了。我当时骂了她一顿,她就离开了,过了一会儿,程景良就进来了……”

  王安萍在短信里说,其实那天下午程景良一直在办公室门口,他听到了整个过程,等到谢依依离开办公室,他们也看见对方,程景良没理她,径直进了办公室。

  王安萍说,程景良是过来向她请示他要坐在顾晚舟身后的事情,王安萍当时虽然怕程景良和顾晚舟谈恋爱,可想到谢依依刚才说的,她也担心程景良的同桌会干扰到顾晚舟,也就同意了程景良的请求。

  王安萍说,程景良和小胖子换座位的事情,其实是程景良的主意。

  王安萍还说,谢依依其实早就知道那天程景良进办公室的目的,所以才先下手为强想先去办公室改变王安萍的想法。

  王安萍还告诉顾晚舟,当年在宁远三中找人打她的那个喜欢程景良的女生,也是被谢依依挑拨的。

  短信的最后,向来心直口快的王安萍毫不留情地骂着顾晚舟,你把谢依依当个宝,人家把你当个傻子,你费尽心机去为谢依依报复那个女生,没想到会被她们联手暗算吧?你啊你,活该被谢依依骑在脖子上那么多年!

  顾晚舟放下手机,茫然地看着窗外快速略过的高大建筑,突然笑了。

  你啊你,活该被谢依依骑在脖子那么多年!

  活该!

  顾晚舟,你就是活该,你当初费尽心机为了谢依依开心让程景良远离了那个女孩,却没想到谢依依在她离开前还让那个人在众目睽睽之下用这么滑稽的方式,用你最看不起的方式,践踏了你的自尊。

  你还在暑假谢依依离开前听她的话,胖胖的身体陪在瘦高的谢依依身边,听她吃着你买的冰淇淋在你耳边带着愉快的语气说:“我不知道这件事儿,晚舟你不要生气,不过好在你哥哥替你报了仇,不然我真的会很生气的!”

  “现在好了,晚舟你报了仇,我也开心了,莫则喻这个拜把子哥哥对我好,我也开心。晚舟你知不知道,莫则喻说如果是我被打,他一定会帮我会保护我的!可是我也很生气他居然说你活该!我不开心,我为了你跟他呕了好几天的气呢,他居然说你活该!怎么能这么说我的好姐妹!”

  是啊,好姐妹。好姐妹就是你顾晚舟被打以后肆无忌惮地在你面前炫耀着你的伤疤的人,就是会在你面前转述其他人说的“活该”的人。顾晚舟不愿再去想,她早就不在意谢依依说的那句活该,谢依依也不知道,在她转学刚半年后,莫则喻已经把她忘了个一干二净。就连顾晚舟提起要替暑假回宁远的谢依依接风的事情,莫则喻还一脸无知地问了一句:“谢什么?她是谁?”

  顾晚舟有时候更同情谢依依,她拼命争取得到想要在顾晚舟面前炫耀的人,却总是渐渐往顾晚舟靠拢。顾晚舟有段时间还因为这个想法矫情内疚了几年,她总是对欧晨说:“你们都是我从谢依依那儿偷来的。”

  顾晚舟会这么说,是因为她知道偷来的不是自己的,不是自己的迟早有一天会离开,顾晚舟害怕,她害怕他们离开,所以她害怕谢依依的每一个假期,就像一个小偷害怕按时在街上巡逻的警车一样,她就这么战战兢兢地拥有着他们,生怕哪天他们就不见了。

  尤其当程景良为了谢依依在电话里朝她大吼,她甚至有了一种他已经离开的错觉。可顾晚舟一直不知道,她当初自以为是后顾之忧的谢依依,比她更甚,不择手段地想要毁了她期望的,她拥有的。

使用第三方账号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