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未能至目前

作者:麋鹿 发布时间:2017-06-12 12:18:13 字数:3220
  那天从商场买完了东西,程景良直接带着顾晚舟去了烧烤的河边,莫则喻,苏闵则,陆祁和徐辰溪已经到了。把顾晚舟放下,程景良再次骑车离开,顾晚舟以为他是按计划去接沈洛和欧晨,却没想到一个小时后接到了沈洛带着生气抱怨外加冷嘲热讽语气的电话。

  “程景良是什么意思?”沈洛在电话里扬着声音,焦急不满的语气里带着失望。

  顾晚舟拿起电话时愣了一下,疑惑地问她:“他不是去接你和欧晨了吗?还没到吗?”

  沈洛冷笑一声:“到?到哪儿?到谢依依那个**家吗?!”

  顾晚舟心里一沉,声音也冷了一分:“你说什么?”

  “你家程大少爷打个电话告诉我他去接他亲爱的依依了!不过来了,让我和沈洛自己去找你们!”沈洛阴阳怪气地说着,转而又在电话里对顾晚舟恨铁不成钢地说:“顾晚舟,你说说你!自己喜欢的人都把握不住,你到底还有什么用!”

  “好了,我让陆祁去接你们,快过来吧,先挂了。”

  挂了电话嘱咐了陆祁骑车去接沈洛和欧晨,顾晚舟继续在烧烤架前面色不改地替上面的肉刷着烧烤汁,没过多久,顾晚舟就听见程景良停车的声音,苏闵泽亲切地与谢依依打招呼,莫则喻和徐辰溪则在一旁坐着等待顾晚舟的烧烤,两个人对谢依依的到来视若无睹。

  “晚舟!”谢依依甩着轻巧的短裙往顾晚舟身边靠,一把搂住她的胳膊撒娇一般地说,“好想你啊!”

  顾晚舟翻着鸡翅不动声色地将自己的手从她怀里抽出,举起一片烤好的牛肉说:“来,先尝尝。”

  那天的事情远比顾晚舟想象中要难以控制,沈洛对程景良的不满也因此一拖拖三年,谢依依也在那次以后,被顾晚舟彻底划出自己的世界。

  沈洛到的时候,谢依依正黏在程景良的身边玩着游戏,看见沈洛和欧晨一笑而过地打了招呼,沈洛面色铁青地走到坐在河边的顾晚舟身旁,转身对正在烤肉的莫则喻说:“有没有我吃的?”

  帮忙的徐辰溪抬起头看了她一眼,笑道:“都是给你留的啊!”

  话音刚落,谢依依银铃般的笑声瞬间停了下来,噘着嘴问徐辰溪:“没有我的吗?”

  徐辰溪尴尬地立在原地不知道怎么回答,程景良也没开口,直接走到徐辰溪身边把他手里的盘子拿了过来交给谢依依,谢依依笑着对沈洛吐了吐舌头:“沈洛,我们一起吃吧!”

  沈洛还没来得及开口,就听见程景良说:“还有呢,你先吃,看你瘦的,她们刚好减肥。”

  我减死你个肥!

  顾晚舟觉得那时候的自己其实挺虚伪的,明明看透了谢依依,明明不想跟她再来往,可是在人前,她依旧可以演得这么好,让人看不出她的不愿。

  那天的聚会,因为谢依依的到来,三个女生都没怎么玩起来,程景良全程陪着谢依依,一整天根本连眼睛都没往顾晚舟她们三个人的身上瞟过,顾晚舟因为光脚踩水被石子划伤程景良也没有在意,可即使是这样,顾晚舟和欧晨却能沉得住气,但沈洛沉不住。

  快到下午,沈洛终于忍不住,端着自己的酒杯凑到程景良面前,笑着说:“敬你一杯。”

  顾晚舟不知道程景良有没有喝那杯酒,她只知道沈洛回来的时候眼睛红了,不置一词,沈洛只是抱着顾晚舟的肩膀,顾晚舟找了个借口说沈洛身体不舒服,欧晨招手叫来了陆祁,三个人就匆匆离开了。沈洛的情绪一直憋到陆祁离开,一整天的情绪终于爆发。

  那天沈洛哭了很久,她说,“我想不到他程景良这么不重视我,好歹我也叫了他一声‘哥哥’!”

  是的,沈洛是程景良同母异父的妹妹。当年程妈生下程景良后不久,有一次一个人出门遭遇了车祸,并在那次车祸中失去了记忆,而在那场车祸中救了她并在医院照顾她的,就是沈洛的父亲,沈平。程妈为了报恩在不记得自己已经结过婚的情况下嫁给了沈洛的父亲,可上天总是喜欢捉弄人,程妈在生下沈洛不久便恢复了记忆,陷入两难境地的她偷偷回去见过一次自己的儿子,看着对照顾孩子一窍不通又工作繁忙的程景良父亲,和自己刚满两岁却衣着邋遢的儿子,带着对沈平的内疚与程景良父亲的爱,程妈毅然决然地回了程家。沈洛的父亲似乎早就做好了程妈随时离开的心理准备,平静地看着程妈恳求的眼神默然了一切,同时也在沈洛不满两岁那年娶了个善良的女人进了沈家,无论在沈洛不知道自己身世之前,还是知道以后,她都待沈洛如同己出,还为沈洛添了一个妹妹和一个弟弟,一家五口其乐融融。

  在初三以前,程景良和沈洛原本都是不知道这件事情的,直到初三毕业那年的一次家长会,沈洛的父亲与程景良的母亲在学校再次相遇,两人虽然没有过多的交流,可家长会结束以后,程景良与沈洛发现自己的爸妈都不见了,一群少年在宁远三中找了很久,终于在后山隐藏的石阶上,听到了这个秘密。

  在那以后,程景良与沈洛陷入了一种说不清的尴尬,大约是因为真的有血缘关系,两个人也没有因为这个过多的纠结,连同着顾晚舟他们也对这件事情保持缄默,不再有人提起。但这次沈洛旧事重提,顾晚舟心里知道,她是太伤心了。

  沈洛第二天就要离开宁远了,而程景良不但没有在意,还与沈洛最厌恶的谢依依亲密不已,敢说敢做的沈洛只要想到谢依依,牙根就痒。

  “顾晚舟!以后我不在,你要替我管好程景良,不要让他跟这种**厮混!”沈洛双手紧抓顾晚舟的肩,满脸的泪痕。

  顾晚舟呆愣地点头,心里却在苦笑,我要是能管好他,你今天又怎么会因为谢依依哭成这样?不过顾晚舟心里知道,语文不好的沈洛用出了“厮混”这个词,的确能够证明她心中的情绪,有多大的怨气。

  那次以后,程景良在沈洛心里的形象一落千丈,在后面的几年也没再起来过几次。而顾晚舟将谢依依划出自己的世界,是因为那之后谢依依的一句话。

  第二天顾晚舟一个人送走了眼带遗恨的沈洛,回家的路上,路过谢依依家的店,被谢依依拉进去聊了两个多小时。

  顾晚舟只记得那个夕阳斜照的午后,谢依依带着明媚笑容的脸上,那份期待与甜蜜。谢依依对顾晚舟说:“晚舟,我又重拾了对程景良的心!”

  谢依依还说:“我离开宁远以后,在那边也交了不少男朋友,却没有一个能让我感觉到像景良那么好,那么细心,那么体贴……”

  “昨天你们先走你不知道,我跟他喝酒,划拳总是我输,我就随意地说了句我不想喝了,他二话不说拿着酒杯就替我喝了,我们俩后来再继续划拳,不管谁赢谁输都是他喝,一点怨言都没有!”

  “晚舟,我还喜欢他……我想再追他一次,你帮我好不好?”

  顾晚舟只是笑:“好。”

  程景良的确是个细心体贴的人,虽然替女生挡酒的事情不是什么值得人铭记的大事,可在喜欢了程景良两年,又因程景良的好而欢喜的谢依依来说,那就是程景良最耀眼的地方。

  程景良当然不会答应谢依依的追求,顾晚舟一早就知道。她也提醒过谢依依,可谢依依太执着,顾晚舟只能说一句“不要遗憾就好”作罢。

  接近九月开学的某天,在家上网的顾晚舟收到谢依依发来的信息,她说:晚舟,我失败了,求求你,帮帮我!

  顾晚舟答应了,可她却没有这么做,顾晚舟不会做这种没有结果的事情,这也是在她努力过谢依依与程景良之后得到的经验。可是程景良却怨她,那天程景良程妈给程景良买了新手机,程景良?N瑟着打电话给顾晚舟聊了好久,从手机话费聊到开学前的聚会,终于聊到了谢依依。

  “顾晚舟,你就作吧!你是不是早就知道谢依依要跟我说什么?”程景良在电话里的语气不善。

  顾晚舟将电话拿远,大概算了算时间,等他发泄完了以后,才拿起电话笑道:“感情的事情大家都不要留下遗憾嘛,毕竟你对人家也不是没有感情的。”

  “有个屁的感情啊!”程景良爆着粗口,“妈的还感情,感谢你要不要啊?!”

  顾晚舟撇撇嘴:“你要是这么客气,我当然不会嫌弃!”

  “顾晚舟!”

  “好了!”顾晚舟阻止他,顿了顿自己的语气对电话里火气四溅的程景良说,“你知不知道沈洛很难过?”

  程景良在电话那头沉默了半天,问顾晚舟:“怎么了?”

  怎么了?!顾晚舟发誓,她挂电话的冲动不下百分之两千。

  “因为谢依依。”顾晚舟耐着性子回答他,“你知道那天我们去烧烤是为了给沈洛践行对吧?”

  程景良再次沉默,良久,顾晚舟才听见他试图要掩盖的叹气声,他对顾晚舟说:“我有我的原因,替我向她道歉。”

  顾晚舟没来得及再开口,程景良已经挂了电话,那之后的几天,程景良都会给顾晚舟打电话聊天,两人聊雪聊星星聊月亮,从诗词歌赋聊到人生哲学,但谁也没有再提过那些事,两个人默契地维护着彼此的内心,默契地做着自己应该做的事情,一直这样了很多年。

使用第三方账号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