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七章 高中篇完结

作者:诡小四 发布时间:2017-06-06 11:22:57 字数:13220
  冲锋车终于开到了贵族庄园附近,从这里开始已经是王赫的势力范围了,八人众必须步步小心。

  李小黑最先下了车,整理了一下西装,手里拿着王赫送来的请柬,向贵族庄园的门口走去。

  跟在李小黑身后的是朱天航和郭辛杰,再无他人。

  众人来到了贵族庄园的门口,李小黑很有礼貌地等在了门口,并没有着急进去,朱天航和郭辛杰则是老老实实地呆在李小黑的身后,没有说话。

  保安走了出来,看着李小黑的样子,客客气气地说:“请问,你找谁?”

  李小黑没有说话,而是把请柬递了过去,保安一看请柬,居然是王赫的客人,马上把门打开,笑脸相迎道:“欢迎欢迎。我是这儿的保安,有什么事儿随时找我。”

  李小黑微笑着点了一下头,继续向贵族庄园里面走去,朱天航和郭辛杰跟在李小黑的身后,不时地警惕着周围的异动。

  就在这时,李小黑藏在耳朵里的耳机响了。

  “黑子,我和**已经到达指定位置了。”耳机里传来了杨志国的声音。

  “老哥,我和乐乐已经到达潜伏地点了,人员准备妥当。”这一次是刘佳良的声音。

  “车辆准备完毕,唉,别闹,那是我的汉堡。”这是鄂俊彪的声音没有错。

  李小黑点了点头,轻声说:“好,随时准备行动,我们现在要进去了。”

  “好的。”耳机里传来了统一的声音。

  李小黑慢慢地走着,虽然这是李小黑第一次来到贵族庄园,但是贵族庄园的地图,李小黑早已熟记于心,包括哪里是888号别墅,哪里是潜伏别墅,哪里有便利店,哪有有死角,哪里方便进攻,哪里方便撤退,李小黑早已一一想了个清楚。

  有钱人的生活么?李小黑不自觉地嘲笑了一下,住大房子,开豪车,吃西餐,这就是典型的有钱人的土豪式生活了吧?这样的生活真的会如此让人着迷么,为什么李小黑没有任何的羡慕感呢。房子,够住不就行了?饭,好吃不就行了?车,能开的起来不就行了?非要去追求什么上等人的生活,反而是弄得一身铜臭罢了。

  李小黑路过了一家便利店,这应该就是当时安排好的便利店没有错了,李小黑向便利店里看了一眼,老板已经换了人,而且老板也正好看向李小黑,李小黑和那老板对视了一眼,就转过头,微笑着继续前进,只需要一眼,李小黑就能看出来,这不是一个老板,这是一个埋伏在这儿的人,王赫的准备还真充分,不对,应该是王有为的准备很充分,这里距离888号别墅还有一定的距离,但是已经安排了人手,今晚,有意思了。

  距离888号别墅越来越近,李小黑的心跳也开始加速,跟在李小黑身后的朱天航和郭辛杰也不轻松,两个人分别记住了至少十处暗哨。

  就当李小黑、朱天航和郭辛杰马上就要进入888号别墅的范围的时候,两名保镖走了上来,拦下了这三人。

  “您好,前面是888号别墅,今晚将要举行生日派对,请问,你们有请柬么?”保镖还算客气地说。

  李小黑冷笑了一下,都是抬头不见低头见的,干嘛还要搞这一套形式主义,李小黑就不相信保镖会不认识自己,这个王赫的首席敌人,但是李小黑还是非常礼貌地把请柬递了过去。

  保镖查看着请柬,保镖不是保安,保镖要确定请柬是真的才可以放李小黑等人进去,也就是这个时候,朱天航和郭辛杰装作等的不耐烦的样子,分别拿出了手机,看似不经意的动作,其实朱天航和郭辛杰都在飞快地回想着自己发现暗哨的地点,然后把这些地点全都发到了杨志国的手机里,这样,杨志国就可以安排人悄悄地解决这些人。

  保镖查看完请柬,对着李小黑,说:“请柬没有问题,为了确保生日派对的安全,我们将要对你们进行搜身,还请配合。”

  保镖说完,还没等李小黑同意就走了上来,伸手要去检查李小黑的衣服,郭辛杰越过一步,直接挡在李小黑面前,一把抓住保镖的手。

  两人一交手,便知有没有,保镖被郭辛杰握住了手腕,这一看就知道郭辛杰是个练家子,保镖试着用蛮力挣脱了一下,但是郭辛杰的手就好似铁钳一般,纹丝不动,保镖只好用出一招反擒拿,但是还没等保镖发力,郭辛杰已经在手上加了一把力气,淡淡地说:“如果我再用一点点力,你的手腕就会折。”

  保镖没有说话,但是额头上豆大的汗珠已经出卖了他,郭辛杰此言不假,只要郭辛杰再稍稍加一些力气,保镖的手腕就会立马报废。

  “麻烦你去通知一声,就说李小黑来了,如果王赫还是执意要搜身的话,我们这就回去。不参加这个生日派对了。”李小黑还是非常有礼貌地说。

  郭辛杰也松开了保镖的手,只是一个照面,保镖就输的一败涂地,郭辛杰也不怕保镖再次动手,在心理上,保镖就已经输了。

  保镖刚要用耳机询问,只见对面走来一个人,停在了两名保镖身边,问:“怎么回事?”

  保镖一看是此人,赶忙贴在此人耳边耳语,说:“付哥,这就是少爷今晚要对付的那个人,我要搜身,他不肯,说如果非要搜身,他就不参加派对了。怎么办?”

  付严看向李小黑、朱天航和郭辛杰,挑了挑眉毛,大声说:“他们是王大少的贵客,你们怎么能这么没有礼貌?去那边巡逻,这里交给我。”

  两名保镖看了看付严,说:“这不太合适吧?”

  付严压根没有再去看两名保镖,而是走到李小黑的对面,说:“李先生,检查是必要的手续,还请你体谅体谅我们这些干苦力的,可以么?”

  李小黑看着付严,笑了笑,又看向刚才的那两个保镖,说:“如果一开始就是这个态度,不就完了么?”

  两名保镖愕然,被郭辛杰捏住手腕的那个保镖更是有些愤愤不平,明明就是比自己小的多的年纪,但是就是可以这样俯视着自己,这种感觉真让人绝望。

  付严回身招呼过来两个一直跟着付严的保镖,说:“你们两个,检查一下他们,看看有没有什么不适合带进派对的东西。”然后,付严又指了指最开始的两名保镖,说:“你们两个也别闲着了,去那边巡逻吧。”

  两名保镖悻悻地走掉了,剩下的两名保镖在李小黑的身上来回摸了几下,然后又在朱天航和郭辛杰的身上摸了几下,互相看了一眼,点了点头,对付严说:“付哥,没有问题。”

  付严点了点头,走了过来,说:“祝你们今晚玩的愉快。”

  李小黑点了点头,笑着说:“谢谢你了。”

  李小黑带着朱天航和郭辛杰继续向前走,越走李小黑越想乐,王赫这真的是下了血本啊,遍地全都是保镖,除了明面上的保镖,其他来参加派对,穿着便装的人,从行为举止特别是走路的姿势都可以看出来,也全都是保镖,无一例外。

  朱天航和郭辛杰当然也发现了这个问题,郭辛杰低下头,轻声说:“888号别墅外围,保镖人数大概100人左右。”

  朱天航也蹲下身子,装作系鞋带的样子,然后轻声说:“三个出口都有人把守,每个出口有十个保镖左右。”

  杨志国和何嘉梁现在在一个秘密的房间里,周围摆满了电脑,每一个电脑屏幕上都显示着不同的画面,这些画面都来自八人众身上的针孔摄像头,可以清晰地将八人众面前的景象展示出来,门口站着B东,负责将杨志国和何嘉梁的决策传达出去,比如刚才朱天航和郭辛杰回报的暗哨,还有现在888号别墅的外围情况。

  B东会把这些信息传达给等在门外的百人护卫和神秘人们,他们会自行分配战斗力,来解决掉这些暗哨,在这些方面,神秘人们要比八人众更加专业。

  李小黑带着朱天航和郭辛杰继续向前走,终于来到了888号别墅的大门口。

  李小黑不着急进去,而是在外面审视了一遍888号别墅,再结合脑海中已经牢记的888号别墅平面图,李小黑将两者完美地结合到一起,这样,整个888号别墅在李小黑的大脑之中,已经是透明一样的存在了。

  李小黑不着急进去还有一个原因,因为李小黑还没看到自己想要看到的人。

  就在这时,两个人向李小黑走了过来,李小黑看着两人,微笑了一下。

  两个人都是西装革履,一个虎背熊腰,三角眼中透出一股邪气,另一个戴着金丝边的眼镜,斯斯文文,但是一副紧张的模样。

  “李小黑,王大少等你很久了。”说话的不是别人,正是王建森。

  李小黑笑了一下,看了看站在王建森旁边,一直保持沉默的赵耀祖,说:“那就麻烦你带路了。”

  王建森和李小黑并肩走着,赵耀祖、朱天航和郭辛杰跟在身后。

  王建森用只有两个人能听到的声音,说:“李小黑,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要做什么。”

  李小黑也低声回应道:“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我今天只是来参加生日派对的。”

  王建森看了李小黑一眼,说:“你以为你真的能威胁我么?”

  “看来。”李小黑站在了原地,转身看向王建森,笑了笑,说:“那一晚的记忆,还不够深刻啊,要不要再来一次?”

  “你!”王建森不知道该怎么回应了。

  “我和你说了这么多,只是希望你明白,摆正自己的身份。”李小黑不再微笑,而是阴沉着脸,说:“把你的命留到今天,是因为你也算有点能耐,但是,别以为真的是万事大吉,让你身败名裂,根本不需要我动手。明白么?”

  王建森无话可说了,李小黑总是能在语言上让王建森占不到一点便宜,而且一番对话下来,怎么看都是王建森挑衅在先,自讨没趣在后。

  朱天航和郭辛杰从始至终都没有说过话,因为现在的李小黑、朱天航和郭辛杰算是真正意义上的深入敌腹了,朱天航和郭辛杰必须保持百分百的警惕才行,对于王建森和赵耀祖,朱天航和郭辛杰并不担心,已经完全被李小黑打垮了信心的人,还能有什么作为,王建森的几声犬吠也不过是垂死挣扎罢了。

  李小黑不再去看王建森,而是看向赵耀祖,说:“方便带我去见王赫么?”

  赵耀祖看了看李小黑,然后点了点头。

  李小黑笑了笑,做了一个情的手势,示意赵耀祖前面带路。

  赵耀祖带着李小黑以及朱天航和郭辛杰走进了别墅,李小黑一路上都保持着微笑,所有看向李小黑的人都充满了诧异和警惕,诧异是因为没有一个人会相信李小黑真的会主动前来,羊入虎口。警惕是因为李小黑既然来了,必然是有所依仗,李小黑可不是一个会送死的人。

  来到餐厅的门口,门口有四名保镖在站岗,看到是李小黑来了,马上对着耳机说了几句话,然后拦下李小黑。

  李小黑也不急,李小黑也不期待门的背后究竟有着什么,无非就是人模狗样的奢华排场,浪费那么多的钱干什么,李小黑进去说几句话就要走的。

  门口的保镖审视了一下李小黑,说:“你可以进去。”然后又指了指朱天航和郭辛杰,说:“他们两个不能进去。”

  “这是王大少在下逐客令么?如果是这样的话,我们现在就走。”李小黑还是保持着微笑,但是意思非常明显,如果不让朱天航和郭辛杰和我一同进去,那么我现在就走,李小黑吃准了王赫的求胜心切,特别是自己已经站在了别墅里,而且算上朱天航和郭辛杰也只有三个人,王赫是绝对不会放过这个机会的。

  别墅内的保镖素质绝对要比外围保镖高一个素质,并没有动粗,而是又对着耳机询问了几句,然后对着李小黑点了点头,说:“你们可以进去了。”

  “谢谢。”李小黑微笑着点了点头。

  两名保镖推开了门,李小黑不用看也知道,这扇门的背后一个巨大的餐厅,是王氏家族专门用来宴请贵客用的,王赫这回也算是下了血本了,或许是想让自己赢的好看一些吧,想到这儿,李小黑忍不住冷笑了一下,又可以欣赏王赫发差极大的表情了。

  李小黑慢慢地走了进去,朱天航和郭辛杰紧随其后,李小黑虽然知道这里是巨大的餐厅,但是对于设施就不是非常了解了,李小黑大致扫了一眼,长条桌,贵宾椅,桌子上摆满了美味佳肴,当然,也少不了酒,正对着李小黑的地方居然还有一个舞台,放着麦架和麦克,李小黑笑了一下,难不成一会儿王赫还要唱生日快乐歌?再看两边,整整齐齐地站着五十名保镖,这五十名保镖就应该是王氏家族最精锐的部分了,居然全都在这儿,这些应该就是为朱天航和郭辛杰准备的吧,李小黑忍不住赞叹王赫一声,想的很周到,只是,早已注定了结局的争斗,再怎么挣扎,又有什么用呢。

  李小黑坐在了一张椅子上,朱天航和郭辛杰则是站在了李小黑的背后,李小黑也不急,就当所有人都处于相对紧张的状态的时候,李小黑那种掌控全场的气质就体现出来了,李小黑一点也不着急,因为李小黑有着充足的准备,王赫的那些小招数都会不攻自破,李小黑是来拿走胜利果实的,不是来紧张的。

  赵耀祖把李小黑等人送进了餐厅一口,算是松了一口气,经过那一晚以后,赵耀祖再见到李小黑的时候,确实像李小黑说的那样,赵耀祖会发自内心的恐惧,包括和李小黑对视,都会让赵耀祖害怕的流汗。

  王建森站在赵耀祖身边,低声说:“你不要以为李小黑真的可以赢。”

  赵耀祖突然抬起头,看向王建森,王建森的眼睛里充满了血丝,样子极为可怕,说:“你什么意思?”

  “只要李小黑死了,我们的把柄也会随之消失,今天,李小黑一定会输!”王建森恶狠狠地说,从王建森的双眼可以看得出来,王建森一晚都没怎么睡,看来决战给王建森带来的压力是非常大的。

  “你要干什么?就这样结束不好么?”赵耀祖转身走了,赵耀祖不想和王建森呆在一起,在赵耀祖看来,王建森已经连最后的一点心性也迷失了,现在的王建森已经处在人格**的边缘了。

  王建森不放弃地追上赵耀祖,低声说:“我要杀了他!”

  “你疯了?”赵耀祖不敢相信地看着王建森,说:“你以为杀了他就能解决问题?他有七个兄弟!他有着百分之百的胜率!你杀了他也解决不了问题!”

  “我不想一辈子都当狗!”王建森咬着牙,说:“就算当不了上位者,我也要把李小黑拽下来,我要和他同归于尽。”

  赵耀祖低下头,思考着该怎么办,阻拦王建森?按照赵耀祖的体格来说,他根本拦不住王建森,去告诉李小黑?王赫也是在场的,这不是提前暴漏了自己的奸细身份了么,到底该怎么做?

  “你不用想了,我已经决定了。”王建森说完这句话转身走了。

  赵耀祖看着王建森的背影,觉得王建森不是处在人格**的边缘,而是已经人格**了,赵耀祖现在管不了那么多,赵耀祖只想带着自己的母亲离开这里,只要决战一结束,赵耀祖就会趁乱带着自己的母亲离开这里,再也不回来。

  回到餐厅。

  李小黑点燃了一颗烟草,慢慢地吸着,右手食指轻轻地敲打着餐桌,看着这慢慢一桌子的美味佳肴,李小黑真心觉得浪费,有钱人就是这样,干什么都愿意走个排场,把表面弄得非常精美,但是骨子里呢?还不是肮脏的毒瘤?何必呢。

  李小黑在抽烟的期间又偷瞟了旁边的保镖们几次,不愧是精锐,统一的站姿,统一的目不斜视,如果你不去注意,甚至很难发现他们的呼吸,他们就像是五十个蜡像卫兵一样站在两侧,存在感非常低,但是谁都不会去怀疑他们的战斗力,单凭那站姿,就可以给满分。

  同样注意到这一点的是郭辛杰,郭辛杰是练家子,有的时候确实是这样,不需要交手,只需要大概看一看就能把对方的实力猜个八九不离十,郭辛杰可以肯定这五十名保镖里,至少有一半以上的人实力都是高过自己的,郭辛杰想到这儿忍不住握紧了拳头,今天就算是把命搭进去也不能让李小黑有任何的闪失。

  朱天航虽然也看出来这五十名保镖不一般,但是到没有像郭辛杰那样担忧,因为朱天航很清楚,能站在这儿的保镖,自己一个也打不过,不过,这不是重点,朱天航不紧张是因为朱天航相信李小黑万无一失的计划,只要计划是完美的,那么敌人再强势也是没有用的。

  “李小黑!对不起,让你久等了。”

  伴随着说话的声音,两个人走进了餐厅,男士是西装革履,头上还打了发蜡,女士则是套装出席,两个人是情侣的黑白对色。

  女士还是那样的让笔直的长发顺着脸颊自然滑下,看不清楚她的表情,或许是因为她面无表情吧。男士则是一直有微笑在脸上,不是自然的微笑,而是一直想笑又不敢大笑的那种微笑。

  来者正是王赫和顾好儿。

  王赫牵着顾好儿的手,慢慢地走进了餐厅,当然,是从另一个入口走进来的,王赫很自然地坐在了与李小黑正对着的椅子上,而顾好儿则是坐在了王赫的身边。

  “也没等多久。”李小黑笑了笑,说。

  王赫摸着下巴,说:“在生日派对开始之前,你能不能先回答我一个问题?”

  看着王赫不怀好意的眼神,李小黑知道王赫的问题一定不是什么好的问题,但是俗话说死也要死个明白,还是让王赫问清楚比较好。

  李小黑做了个请问的手势。

  王赫思考了一下,突然**地说:“在你的忌日上,你是希望我给你烧纸钱还是烧铜板?”

  李小黑听到王赫的问题,被王赫这种低级的挑衅问题弄乐了,说:“随便。但如果是我给你烧的话,我会烧点能弥补智商的东西,比如猪脑子之类的。”

  王赫听到李小黑的回答,不急反笑,说:“行,还是一如既往的牙尖嘴利,希望一会儿你还可以这么潇洒。”

  “过奖。”李小黑的不卑不亢表现的非常自然,就是为了让王赫的虚荣心得到满足,王赫现在越开心,一会儿他就会越绝望,那种反差极大的表情,李小黑可是期待很久了。

  “今天是我媳妇儿的生日派对,咱们先听我媳妇儿唱首歌,怎么样?”王赫饶有兴趣地看着李小黑。

  李小黑做了一个请的手势,朱天航和郭辛杰还是注视着站在两边的五十名保镖,其他的东西都和他们无关,朱天航和郭辛杰只关心王赫打算什么时候动手。

  顾好儿站起身,慢慢地走到麦克风前,眼神还是说不出的暗淡,没有去看任何人,而是盯着地面发呆。

  音乐的前奏响起,顾好儿跟随着音乐,慢慢地唱着。

  “嘀嗒嘀嗒嘀嗒嘀嗒,时针它不停在转动。

  嘀嗒嘀嗒嘀嗒嘀嗒,小雨它拍打着水花。

  嘀嗒嘀嗒嘀嗒嘀嗒,是不是还会牵挂他。

  嘀嗒嘀嗒嘀嗒嘀嗒,有几滴眼泪已落下。

  嘀嗒嘀嗒嘀嗒嘀嗒,寂寞的夜和谁说话。

  嘀嗒嘀嗒嘀嗒嘀嗒,伤心的泪儿谁来擦。

  嘀嗒嘀嗒嘀嗒嘀嗒,整理好心情再出发。

  嘀嗒嘀嗒嘀嗒嘀嗒,还会有人把你牵挂。

  嘀嗒嘀嗒嘀嗒嘀嗒,寂寞的夜和谁说话。

  嘀嗒嘀嗒嘀嗒嘀嗒,伤心的泪儿谁来擦。

  嘀嗒嘀嗒嘀嗒嘀嗒,整理好心情再出发。

  嘀嗒嘀嗒嘀嗒嘀嗒,还会有人把你牵挂。”

  李小黑没有去看顾好儿,而是看着手中的高脚杯发呆,王赫则是欣赏着李小黑的表情,顾好儿的歌声会不会唤起李小黑的哪怕一丝的回忆呢?很可惜,李小黑一直是面无表情的,就那样看着高脚杯发呆。

  顾好儿唱的很好听,因为用了情,李小黑并不是没有感触,正相反,李小黑的心中正不停地重复着顾好儿对自己说过的那句“谢谢你给我的希望,总是那么让我绝望。”

  但是,李小黑不能表现出一丝的不自然,为了八人众,也为了顾好儿,李小黑不能,李小黑只能像是在听一首陌生人的歌曲一般,静静地听着。

  顾好儿唱完了,慢慢地走回座位,坐下,沉默。

  李小黑笑着看着王赫,说:“唱的不错。”

  “你还懂得欣赏音乐?”王赫的话里充满了挑衅的意味。

  “过奖。”李小黑用同样的方式再一次打到了王赫的脸,对于王赫这种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的行为,李小黑不会吝惜自己的挑衅。

  “你们都是今天的贵客,身为老四的你坐在这儿,让你三哥和七哥站在后面,这不合适吧?”不知道王赫准备这一套说辞准备了多久,李小黑不知道王赫拐弯抹角的行为到底是因为什么。

  “王大少说的有道理,三哥,七哥,坐下来,一起吧。”李小黑看着王赫,笑了笑,说。

  朱天航和郭辛杰都坐了下来,但是郭辛杰一直是保持双手握拳的状态,朱天航则一直将手贴在腹部,一旦有异动,朱天航要保证第一时间能把短刀拔出来。

  “那我们也别干呆着了,开吃吧?”王赫不怀好意地看着李小黑众人。

  朱天航和郭辛杰眉头紧皱,你说吃就吃?如果这菜里要是下了什么药,这要是真吃了下去,那还不是任由王赫摆布?

  李小黑盯着王赫看了两秒,然后冷笑了一下,拿起筷子,夹起了一片三文鱼,反反复复地在辣根里蘸了三下,然后慢慢地将三文鱼送入口中。

  朱天航和郭辛杰看到李小黑这样的举动,都忍不住为李小黑捏了一把汗,这李小黑也真是的,王赫让你吃,你就真吃啊?

  李小黑慢慢地咀嚼着三文鱼,脸上还保持着微笑。

  王赫眯起眼睛,身体向后仰,看向李小黑,说:“你就不怕我在菜里下药么?”

  “你没那个胆子。”李小黑把三文鱼全部咽了下去以后说,然后又慢慢地夹起一块鲍鱼,又是一番细细地品尝。

  王赫的脸完全阴沉了下来,王赫也想马上就动手,但是王赫不能,因为王赫现在还不能确定李小黑带来的那一帮人都藏在了哪儿,只有把他们都解决了,王赫才能放心地解决掉李小黑。

  李小黑则是自顾自地吃着,每一口菜都细细地品尝着,这让朱天航和郭辛杰紧张的不行,但是看李小黑一脸自信的样子,这菜,应该没有问题,可是李小黑是怎么知道菜里没有问题的?

  李小黑的理由就像李小黑说的那样,王赫没有那个胆子,李小黑也不相信王赫会用这种方式打败自己,既然把排场弄得如此富丽堂皇,王赫肯定是想要“堂堂正正”地打败自己,所以王赫不会用投毒这种低级手段,而李小黑的坦然则是让王赫失去了底气,明明是深入敌腹,明明是危险异常,但是李小黑还是能表现的如此自信,这让王赫不得不去怀疑李小黑还留有后手。

  李小黑把所有的菜都细细品尝了一番以后,看着王赫,擦了擦嘴,淡淡地说:“菜,我都吃过了,要不,我们开门见山,直接点?”

  李小黑正在气势上一步一步压制住王赫,本来是被瓮中捉鳖的李小黑却主动要求开门见山,直接一点,难不成李小黑真的是来送死的?不可能。那李小黑的依仗到底是什么?王赫一瞬间没了主意。

  “还在找么?如果我带来的人能被你找到,我带他们来还有什么意义?”李小黑看着王赫,微笑着说。

  “你!”王赫这一刻才明白,原来李小黑一早就猜到了自己的动机,然后在这儿像耍猴似的耍着自己玩!王赫想要发作,只要大手一挥,旁边的五十名保镖就会马上冲上来,解决掉李小黑,但是王赫也记得王有为的嘱托,不把李小黑的后路切断,不能动手。

  “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王赫同样笑着回答。

  李小黑挑了挑眉毛,看着王赫,不再说话,而是拿起桌子上的高脚杯,自顾自地喝起来了。

  你想找?好,那我就给你足够的时间去找,就当是让你临死之前再挣扎一会儿吧,可悲的人。

  王赫的右手不停地摸着下巴,王赫现在也有些着急,李小黑已经把话说到了这个份上,王赫真的怀疑自己派出去的人能不能找到李小黑的后路,而且,李小黑一向是阴险狡诈,如果李小黑唱的是一出空城计呢,那自己岂不是又被白白地耍了这么久。

  李小黑虽然一直在自顾自地喝着酒,但是隐藏在耳朵里的耳机不停地有讯息传送进来,让李小黑对别墅内和别墅外的情况都了如指掌。

  杨志国和何嘉梁现在正在指挥室里看着屏幕,只要杨志国和何嘉梁一声令下,所有人都会行动起来,然后,便是决战的时刻!

  “大哥,怎么样了?”何嘉梁询问着杨志国。

  杨志国无奈地摇了摇头,说:“调动人手需要一定的时间,再等等。”

  何嘉梁推了一下眼镜,心里也为李小黑等人捏了一把汗,希望他们不要出现什么意外啊。

  就在这时,杨志国的手机响了,一条短讯传送了进来。

  杨志国打开手机一看,嘴角的弧度不自觉地上扬,看了看何嘉梁,点了点头。

  何嘉梁接到了杨志国的指示,拿起耳机,淡淡地说:“所有人,倒数三秒,行动开始。”

  “三。”

  “二。”

  “一。”

  回到餐厅。

  李小黑听着耳机中何嘉梁的倒数声,嘴上的微笑也慢慢地挂起,看向王赫,欣赏着王赫的表情,因为李小黑知道王赫马上就要说话了。

  就在这时,一名保镖走到王赫跟前,在王赫的耳边耳语了几声,王赫的表情也从阴沉变得得意,最后是忍不住的微笑。

  保镖走出了餐厅,王赫敲打着桌面,看着李小黑,说:“李小黑,你比我想象的还要自信,你居然真的是只带了两个人来。”

  “知道什么事唯物主义么?”李小黑不答反问,让王赫愣了一下。

  “什么意思?”王赫眯起眼睛,想要知道李小黑还要玩什么把戏。

  “你看不到的东西,不代表他们就不存在。”李小黑微笑着说。

  “你不用再做最后的挣扎了,你不是要开门见山么?好,我就明确地告诉你,你今天走不出这里了!”王赫一拍桌子,大声说道。

  “是么?”李小黑饶有兴趣地看着王赫,然后站起身,扭了扭脖子,说:“你打算怎么做?让这五十个保镖偷偷地做掉我?”

  “没错!就算郭辛杰再厉害,他也不可能打得过我这五十精锐,而且别墅上下已经被我的人包围的水泄不通,李小黑,你的自信,这一次不会再帮到你了!”王赫非常有自信地说。

  “在这之前,我能先问你一个问题么?”李小黑颇为真诚地说。

  “想死个明白是么?行,我给你这个机会。”王赫现在是春风得意,别提多开心了。

  “你父亲的名字?”李小黑淡淡地说。

  “你有病吧?我父亲是王有为,你不知道?”王赫不明白李小黑为什么会问出这么奇怪的问题。

  “王有为,是么?那你爸爸的名字呢?”李小黑微笑着继续问。

  王赫愣了一秒,反应过来,指着李小黑的鼻子,说:“艹你妈的李小黑,你别就会在嘴皮子上占便宜,我告诉你,一会儿我会把你的牙一颗一颗地掰掉!我看你还怎么牙尖嘴利!”

  “是么?”李小黑慢慢地将手探入怀中,王赫看到李小黑的举动忍不住向后退了一步,李小黑看着王赫胆小如鼠的样子,冷笑了一下,拿出一沓文件扔在了桌子上,说:“不如,你先看看这些东西?”

  王赫看着李小黑,不知道李小黑又在搞什么把戏,坐在旁边的顾好儿一直低着头,看着自己的手指,顾好儿的心情很不平静,因为李小黑扔出来的文件有一半是自己帮助王赫完成的,没有办法,顾好儿承认自己贱,承认自己对李小黑放不下,但是李小黑的希望已经变成了顾好儿的绝望,顾好儿只求李小黑能留王赫一条命,而顾好儿会用下半生,来补偿王赫,无论王赫变成什么样子,顾好儿都会补偿他,这也是顾好儿唯一能做的了。

  王赫看着桌子上的一沓文件,并没有马上打开看,而是看向李小黑,冷笑着说:“你这又是什么把戏?临死之前的垂死挣扎么?”

  “随便你怎么想。”李小黑重新坐回到椅子上,说:“反正你已经胜券在握,难道还怕看一份文件么?”

  王赫总觉得李小黑这些莫名其妙的行为一定是有原因的,也正如李小黑所说,李小黑今天死定了,这些乱七八糟的行为就当是李小黑的垂死挣扎好了。

  王赫慢慢地拿起文件,打开,第一行字就让王赫愣住了。

  “DNA检测报告”

  DNA检测报告?王赫的眉头紧皱着,李小黑这是弄的什么东西?王赫继续向下看。

  检测人:王赫。

  检测人:刘义。

  我?刘义?王赫看到这儿忍不住气笑了,李小黑弄了一份检测自己和刘义的DNA报告有什么用?等等……王赫的心中突然产生了一丝不好的预感,越过那些看不懂的符号,王赫直接翻到了最后一页,这回王赫真的愣住了。

  “DNA相似率:99.99%。可证明两人为亲子关系。”

  “这不可能!”王赫直接把这一份报告扔在了地上,大声喊着:“李小黑,别以为你伪造了一份这样的文件就可以唬到我!这不可能!这不可能!”

  相比王赫的激动,李小黑显得非常淡定,看着即将暴走的王赫,淡淡地说:“如果我是你,我就不会像你这样声张,好像怕别人不知道你是一个野种一样。”

  野种……

  野种……

  野种……

  “我艹你妈!”王赫大喊着,说:“你他妈的才是野种!我艹你妈!来人!给我杀了他!”

  王赫已经真正地暴走了,大手一挥,就要让等在旁边的保镖上来解决掉李小黑。

  李小黑慢慢地站起身,说:“这是我给你的第一个惊喜,无论你相不相信,我可以很负责地告诉你,这是事实。下面,我来给你第二个惊喜。”

  王赫愣在原地,不知道李小黑要干什么。

  只见李小黑重复着刚才王赫大手一挥的动作,提高了音调,说:“麻烦大家都出去吧,辛苦了。”

  王赫没有听懂李小黑是什么意思,大声喊道:“你他妈的脑子有病吧?这是我的别墅!不是你的大本营!这里都是我的人!”

  “是么?”李小黑微笑着说:“那为什么他们都会听我的话,都走出去了呢?”

  “什么!?”王赫回过头,看向正在向餐厅外走去的保镖们,王赫愣住了,大声地喊:“你们要干什么去!快回来杀了李小黑!杀了李小黑!!!”

  保镖们都像没有听到一般,非常有秩序地全都退出了餐厅,“口当……”,餐厅的门重重地关上了。

  此刻的餐厅里,只剩下了李小黑,朱天航,郭辛杰,王赫和顾好儿。

  “李小黑!我艹你妈!”王赫气急败坏地喊着。

  李小黑看着王赫,淡淡地说:“还不明白么?你一直都只是我计划中的一枚棋子,而你却玩的自得其乐。”

  “这不可能……这不可能……”王赫满头的汗水,不知道此刻该说些什么,王赫想要给自己的父亲打电话,马上拿出电话想要拨打出去。

  “你是想要打给王有为呢?还是打给刘义呢?”李小黑饶有兴趣地看着王赫,笑着说。

  王赫拿着手机愣住了,看着李小黑,说:“你……你……!”除了重复“你……你……!”王赫再也说不出别的话来。

  朱天航和郭辛杰都长舒了一口气,互相看了一眼,都露出了微笑,本来看了那两份资料以后,众人都以为八人众在888号别墅只有一个内应而已,但是从现在的情况看来,这哪是一个内应那么简单,直白点说,888号别墅现在就和自己的大本营没有什么区别,除了王赫,所有人都是自己人!

  “放心,我不会对你怎么样的,我今天来只是想要告诉你,认输吧。”李小黑站起身,已经打算离开这里了。

  “我不相信!我不相信!我不可能输!付严!付严!赶紧给我滚出来!”王赫还是不死心,王赫不会相信自己精心布下的局居然全都早就被李小黑看穿了。

  “别喊了。付严已经带着你们的保镖离开这里了。”李小黑淡淡地笑了一下,然后双手倚在桌子上,看着王赫,说:“你!输!了!”

  “不可能!我绝对不会输!我是王赫!我是要把你踩在脚下的王赫!”王赫突然从怀里拿出了一把手枪,指着李小黑,说:“我要杀了你!我要杀了你!”

  朱天航和郭辛杰看到暴走的王赫突然做出这样的举动,都吓了一跳,赶忙走上前,挡在李小黑的面前。

  顾好儿也被王赫的举动吓了一跳,赶忙站起身,挡在王赫的面前,说:“王赫!不要!我们去另一个地方!我们重新开始好不好?我们不要再和他斗了,好不好?”

  “我要杀了他!我要杀了他!”王赫只是反复地重复着这么一句话。

  李小黑依然保持着微笑,慢慢地从朱天航和郭辛杰的身后走出来,走到顾好儿的身后,轻轻地抓住顾好儿的肩膀,把顾好儿推到了旁边,然后就那么看着王赫。

  “我要杀了你!我要杀你了你!”王赫的眼睛瞪得老大,仿佛随时都有可能失控一样。

  李小黑把手探入怀中,拿出朱天航特意为自己准备的那一把手枪,在王赫的面前晃了晃,然后重重地把手枪拍在了餐桌上,自己慢慢地走向前,知道额头已经触碰到了枪口,李小黑依然保持着微笑,说:“开枪。”

  “别逼我!你知道我会开枪的!”王赫没有想到李小黑居然会主动走到枪口上。

  “黑子!”朱天航和郭辛杰想要上前阻拦,毕竟李小黑的行为太过危险,如果王赫真的开了枪可该怎么办?

  李小黑摆了摆手,示意朱天航和郭辛杰不用担心,淡淡地说:“开抢。”

  “我说了你别逼我!!!”王赫大喊了一声。

  就在这时,餐厅又冲进来两个人。

  “王赫!开枪!”说话的不是别人,正是王建森。

  “李小黑!我的母亲不见了!王建森把她绑架了!”另一个人是赵耀祖。

  李小黑看了看赵耀祖和王建森,又看向王赫,说:“你或许还不知道,你的左膀右臂其实也一直在帮我做事,王建森,是不是那一晚的记忆真的不够清晰?需不要我帮你重温一遍?”

  李小黑在说这些话的时候把手背到了身后,做了一个营救的手势,朱天航和郭辛杰知道这是李小黑在暗示他们去救赵耀祖的母亲,可是眼下的情况该怎么办?

  朱天航的耳机里传来了杨志国低沉的声音,说:“老三,你按照黑子的指示去做,老七留下来保护黑子就可以了。”

  朱天航知道现在不能意气用事,而且郭辛杰的能力确实要比自己强上不少,朱天航直接向门口跑去,拽上赵耀祖,说:“走。”

  赵耀祖看到王赫手里的枪的时候就已经吓坏了,现在恨不得马上离开这里,二话没说,跟着朱天航,走了。

  “李小黑!就算我当不了上位者,我也要把你粉碎!王赫!开枪!”王建森站在王赫的身边,大声地喊着。

  “除了他们,还有谁是你的卧底?”王赫从刚才的暴走状态已经变得非常消沉了,淡淡地问。

  “除了王有为、王梦、顾好儿和刘义,其余的人,都是。”李小黑冷笑了一声,说:“从一开始,你就根本不可能赢。不过,你现在还有一次机会。开枪。”

  王赫听到了李小黑的答案,突然觉得自己真的很可笑,看向李小黑,李小黑依然保持着微笑,没错,现在只要自己一扣动扳机,李小黑就会死,但是李小黑死了又能怎么样?自己真的能得到什么么?自己是一个野种!是一个废物!是一个不自量力的人!

  王赫慢慢地把枪放了下来,虽然强忍着眼泪,但是王赫还是哭了出来。

  王建森眼看着杀死李小黑的机会从眼前消失,一步夺过王赫手中的手枪,对准了李小黑,就要扣动扳机。

  郭辛杰的反应远超于常人,没等王建森把枪拿稳,郭辛杰已经跑到了王建森的面前,一个侧踢正中王建森的手腕,只听得“啪”的一声,王建森的手腕被踢得粉碎。郭辛杰紧接着又是一脚踢中了王建森的小腹,郭辛杰的这一觉力气不可谓不大,王建森整个人都飞了出去。

  但是当郭辛杰踢中王建森的时候,脚上传来的触感让郭辛杰意识到“不好!”

  王建森耷拉着右手腕,慢慢地从地上爬了起来,甩掉自己的外套,只见得王建森全身上下都绑满了雷管,王建森的右手拿着打火机,嘴角有血的他大喊着说:“李小黑!我不能粉碎你!我就要和你同归于尽!”

  王建森点燃了打火机,用最后的力气向李小黑冲了过来。

  “七哥!”李小黑只喊了一声,就上前拽住了王赫和顾好儿,快速地向后退。

  郭辛杰右手拽住一个酒瓶,向王建森扔了过去,就在王建森偏头躲过这一击的时候,郭辛杰用尽全身的力气,爆发出最快的速度,一脚踢中了王建森的下巴,让王建森整个人都仰了过去。郭辛杰也没有停留,马上退后。

  王建森在翻倒半空中,又大喊了一声:“李小黑!”

  然后,王建森就把打火机对准了导火索,导火索开始发出“滋滋滋……”的声音。

  “跑!”李小黑又喊了一声,此时的王赫和顾好儿已经被眼前的景象吓呆了,郭辛杰拽住王赫,李小黑拽住顾好儿,四个人一齐向后大跳了一步。

  只听得身后传来了“嘭”的一声,然后便是无止境的热浪。

  “黑子!黑子!”

  “你怎么样?”

  “老七!人呢?”

  无线电耳机里传来了杨志国和何嘉梁的呼唤声,但是得到的却是可怕的沉默。

  一周过后。

  李小黑孤身一人踏上了开往H市的火车,一个背包,一个MP3,一张火车票,李小黑就这样出发了。

  没有送别,没有泪水。

  李小黑站在火车的连接处,看着窗外的景色,一片片的树林如过眼云烟一般从李小黑的眼前飞驰而过。

  李小黑靠在车厢上,想着大学以后的生活。

  李小黑有了一丝迷茫,大学?是怎么样的?

  李小黑期待着大学中的那些平凡和不平凡。

  新生活就要开始了。

  或者说,

  李小黑的新生活,从未开始,也从未结束。

  (高中篇—完)

使用第三方账号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