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九章 感谢爱上你

作者:诡小四 发布时间:2017-06-06 11:22:56 字数:8584
  李小黑已经走出了工厂,身后跟着的还是王乐天,何嘉梁、朱天航和郭辛杰留下来处理接下来要做的事情,听着赵耀祖极度恐惧的嚎叫,李小黑坏笑了一下,这就是梦魇,永远挥之不去的梦魇。

  选择了八人众作为敌人,就要有这种生不如死的觉悟。

  李小黑现在要去做下一件事情,就是送神,送走陶筱淼。

  李小黑看了一下表,时间还够,只是今晚李小黑还要提前回到家和季末解释这些事情,李小黑虽然要求季末不能参与计划,必须要保护好自己,但是李小黑绝对不会对季末有任何的隐瞒,特别是关于陶筱淼的方面。

  最关键的问题来了,该怎么送走陶筱淼呢?

  王乐天已经发动了汽车,李小黑这一次坐在副驾驶上,关于陶筱淼的事情,李小黑要在返回的路上和王乐天商量出一个万全之策。

  “乐乐,你打算怎么办?”李小黑开口询问。

  “报酬都已经准备好了,然后我打算在D市给她找一份正经工作,待遇好一点,也算是对得起她了吧。”王乐天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什么工作?”李小黑继续问。

  “一个酒店吧,只不过这一次是前台而不是坐台了,待遇的话,还没想好。”王乐天如实地说。

  “具体说说吧。”李小黑现在也没了主意,处理男人之间的事情,李小黑非常在行,也有的是手段,可是面对女人的时候,李小黑则完全没有任何想法。

  “在D市,黑色空间并没有投资,手也伸不了那么长,但是关系还是有的,如果需要的话,在那边找一个靠谱的酒店,让陶筱淼去做一个前台,工资的话应该还是不错的,和她现在差不多,但是不用再做见不得人的买卖了。你看怎么样?”王乐天把总体的计划说了出来,征询李小黑的意见。

  李小黑点了点头,王乐天的这个安抚陶筱淼的办法还是不错的,但是,有一个弊端。

  “可是……”李小黑迟疑了一下。

  “你是怕她赖上我们是么?”看样子王乐天也想到了这一点。

  李小黑不了解陶筱淼,不知道陶筱淼会做出什么样的事情,如果让陶筱淼过得太过顺心,陶筱淼很可能赖上八人众,做一个无赖。

  “我们可以让她过上好日子,就能让她重新跌回谷底,这点事情,她不会想不明白,一会你和她说的时候,可以把这一点点的透一些。”王乐天对于小姐的心理的确很了解,但是,王乐天忘了一个更重要的问题,一个下位者面对一个上位者,竟然敢大胆示爱,这就证明陶筱淼不是一个普通人,这也难怪,八人众的身边哪有普通人?或许早就见怪不怪了。

  李小黑点了点头,随即又摇了摇头,说:“乐乐,要不你替我去吧?”

  “黑子,看来你还是不了解女人啊……”王乐天感叹了一声,在女人方面,确实是李小黑的弱项。

  “嗯?”李小黑不明白为什么王乐天会这么说。

  “你的一味逃避只会让她更加想要接近你,在男女方面,知道如何让一个人在乎你么?”王乐天不答反问,丢了一个难题给李小黑。

  “对她好……?”李小黑还真不知道这样的问题该如何回答。

  听着李小黑的回答,王乐天开着车的手忍不住抖了一下,有些恨铁不成钢地说:“黑子,你是猴子请来的逗B么?”

  “那你说应该怎么样?”李小黑觉得男人对女人好,女人自然而然地就对男人好了啊,不然还能怎么样。

  王乐天叹了口气,淡淡地说:“想让一个人在乎你的唯一办法就是不.那.么.在.乎.她。”

  王乐天一字一顿地说,在那一瞬间,李小黑觉得王乐天也是一个有故事的人,至少在恋爱方面,王乐天一定充满了传奇色彩,不然以王乐天的知识水平是绝对不会说出这么有内涵的话的。

  “为什么?”李小黑不明白为什么会是这样?李小黑非常在乎季末,季末也非常在乎他啊。

  “因为人都是贱的,你对她越好,她就越不在乎你的好,反之,你越不在乎她,她就会反过来接近你的。看,多贱。”王乐天说这些话的时候,眼神有一些暗淡,应该是想到了什么回忆吧,好在天色渐晚,李小黑并没有注意。

  “可是……季末……丫头……她们……”李小黑马上就想到了和自己最亲密的两个女人,季末不是这样的,李小白也不是这样的。

  “凡事无绝对就是因为什么事情都会有特例的存在,我见过的女人太多了,你要知道,像季末和李小白那样无论是品行,性格还是身材、脸蛋都无可挑剔的女人,在这个世界上根本没有几个,你算是好运气,一个媳妇儿,一个妹妹。”王乐天说出这一番话的时候,丝毫没有隐瞒语气中的羡慕,李小黑是一个幸运的人,从来都是。

  “真的?”李小黑突然觉得女人是一个很神奇的物种,回想起来,李小黑好像也没有接触过过多的女生,和王乐天比起来绝对是小巫见大巫,那王乐天说的就应该是真的吧。

  “无论是男人还是女人,这一点同样适用,如果你一味地躲着陶筱淼,只会加重她的好奇心,让她对你更加死心塌地。”王乐天说出了李小黑最担心的话。

  “真的!?”李小黑不敢相信女人会是这样的生物,而且按照王乐天的话说,男人也是同样的生物,李小黑设想了一下,如果季末不在乎自己,那自己确实是会很难过的,王乐天情圣的这个名号,还真不是假的。

  王乐天点了点头,说:“所以,怎么处理,还要看你自己,想让一个女人喜欢上自己,难。想让一个女人不喜欢自己,同样难。”

  李小黑忍不住皱紧了眉头,感情原来是一件这么复杂的事情啊,在李小黑的世界里,男人和女人之间无非就是好与不好的区别,但是,看来好像是李小黑把男人和女人之间想的太理想化了,事实并不是这个样子的。

  “我知道了。”李小黑叹了一口气,该面对的还是要面对啊,只能说,陶筱淼,对不起了。

  李小黑在思考如何和陶筱淼说这些事情,就像当初李小黑想着怎么样和季末解释一样,太难了,说多了,显得絮叨而且表达不清楚意思,说少了,又怕陶筱淼理解不上去,女人,还真是麻烦。

  就在这时,李小黑的电话响了。

  “流着泪也要你快乐……”

  李小黑拿出手机一看,不知道为何,心里哆嗦了一下,因为打来电话的人是季末。

  迟疑了一下,李小黑还是把电话接了起来。

  “喂?”

  “怎么样了?”

  “很顺利,现在要去处理陶筱淼的事情了,放心吧。”

  “我……我只是有点担心你。”

  “老八应该回去了吧?婊婊不是陪着你们呢么?”

  “嗯。事情顺利就好,我等你回来。”

  “好的,回家细说,先这样吧。”

  “嗯。好的。”

  季末挂了电话,李小黑望着黑掉了的手机屏幕发呆,李小黑能听出来季末语气中的一丝担心,有人关心的感觉真好,李小黑的嘴角不自觉地上扬了一个弧度。

  “季末?”王乐天瞟了一眼李小黑,看到李小黑那种忘我的表情,应该是季末打来了电话。

  “嗯。”李小黑把电话收了起来,回答道。

  “是不是问你事情怎么样了?她很担心你之类的?”王乐天非常有自信地说。

  “你怎么知道的?”李小黑有些诧异,这么准?李小黑明明记得刚才自己没有开免提啊。

  “需不需要我帮季末传达一下真正的含义?”王乐天坏笑着说,挑逗着李小黑的好奇心。

  “什么意思?”李小黑不明白王乐天是什么意思。

  “季末其实真正想说的是‘喂,李小黑,你媳妇儿叫季末,野的差不多了就赶紧回家吧,还有那个陶筱淼,让她有多远就滚多远吧,别来招惹我男人。’”说完以后王乐天都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哪有那么夸张啊?只是普通的关心啊!”李小黑不知道王乐天为何能把季末如此简单的几句话上升到如此的高度上来,在李小黑看来,季末真的只是普通的关心,没有那么多的想法。

  “我比你了解女人,也就比你更了解女人的话里有话,别怪我没提醒你,季末可是一个很聪明的女人,她什么都不说,不代表她什么都不知道,至于怎么处理,你自己看着办吧。说真的,如果陶筱淼不是**出身,凭你的能耐,脚踩两……”王乐天已经开始歪歪了,毕竟是王乐天的强项,说道兴奋之处,王乐天都有些刹不住车了。

  “打住!”李小黑在王乐天还没有把那个“船”字说出口的时候,打断了王乐天的话,王乐天也真是敢想,脚踩两只船?一个季末就让王乐天说的如此富有传奇色彩,那再加上一个陶筱淼,李小黑还活不活了?

  王乐天“嘿嘿”直乐,但是也没有继续说下去,因为无论是李小黑还是王乐天,他们都知道这样的事情是不可能的,先不说李小黑懂得最起码的忠诚,陶筱淼的出身就注定了陶筱淼的失败,李小黑在骨子里还是一个很传统的人,他同情陶筱淼,但不代表他就能接受陶筱淼,什么?李小黑太不好了?李小黑从来都没有说过自己是一个好人。

  车子终于到了。

  李小黑站在宾馆门口,向楼上看去,说不是什么样的心情。

  “同情本身就是一种犯罪,特别是对于女人来说。”王乐天在女人方面简直就是一个天才,李小黑在思考计划的时候,王乐天也许猜不出李小黑的心思,但是现在是关于女人的问题,王乐天一眼就看出了李小黑的心中所想。

  李小黑苦笑了一下,被看穿的感觉还真是不好受啊,算了,来都来了,办正事吧。

  李小黑和王乐天走进了宾馆,示意了一下前台,前台知道这两位是杨少爷的朋友,点头应和了一下。

  李小黑和王乐天坐上了电梯,随着电梯的上升,李小黑的心跳也越来越快,王乐天倒是一副老神在在的样子,八人众现在一路告捷,就连王赫的左膀右臂都作为己用,王赫的失败只是时间问题,而且王乐天也很喜欢看李小黑去处理他不擅长的事情,人无完人,如果李小黑什么都可以,那是要遭天谴的。

  李小黑和王乐天走到了房间门口,李小黑抬起手,迟疑了一下,还是敲出了非常有节奏的敲门声。

  “嗒。嗒嗒嗒。嗒。”

  门开了。

  开门的是杨志国,看到是李小黑和王乐天来了,杨志国直接走回到了客厅,边走边问:“处理完了?”

  “嗯。很顺利。”李小黑只是简单地回答了一句,现在不是隔墙有耳的问题,而是陶筱淼就在这个房间里,陶筱淼是外人,八人众绝对不会在外人面前夸夸其谈,说自己的计划执行的多么牛B,那是二百五才会干的事儿。

  杨志国坐到沙发上,说:“陶筱淼在卧室呢,还有刘妈,喔,对了,那个小丫也来了。”

  “小丫?”李小黑一愣,小丫来干什么,随即李小黑就想到了站在自己身后的王乐天。

  “我让她来的,陶筱淼现在情绪不稳定,有一个好姐妹能安抚她一下,再好不过了。”王乐天考虑问题倒也周到,王乐天也不怕小丫说不该说的话,或者做不该做的事情,王乐天只是略施手段,小丫就在黑色空间人气暴涨,作为回报,小丫当然要帮王乐天办些事情,利字当头,再好用不过了,姐妹?闺蜜?想到这儿,王乐天冷笑了一下,屁。

  李小黑点了点头,有一些坐立不安,弱弱地问:“陶筱淼说了什么么?”

  “自从上来以后,陶筱淼和刘妈就一直呆在房间里,小丫来了以后也是直接进了房间,没有出来,你进去看看吧。”杨志国有些严肃地说。

  “嗯。好。那我进去了。”李小黑作势就要去敲卧室的门。

  王乐天偷笑了一下,拍了拍李小黑的肩膀,递给李小黑一个牛皮纸袋,说:“这里面的东西是给陶筱淼的,什么都不给人家,想让人家白帮你干活啊?”

  “额……我知道了。”李小黑接过牛皮纸袋,走到卧室门前,轻轻地敲了敲门。

  “请进。”这是刘妈的声音,李小黑听出来了,犹豫了一下,李小黑还是推开了门,走了进去。

  门刚刚关上,杨志国终于绷不住严肃的脸,“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哈哈地说:“我还是第一次看到黑子如此紧张啊!”

  “来的路上我都开导他一路了,不过没什么效果,黑子一遇到女人肯定是马上就迷糊。”王乐天坐在窗台上,把窗户打开了一个小小的缝隙,点燃一颗烟草叼在嘴里,手里拿着烟灰缸,痞里痞气的,但是还是有着独有的魅力的。

  “不用担心,如果黑子解决不了,我会用我的方式帮他解决的。”杨志国对于这一点还是很有自信的,没有人能伤害黑子,当然也没有人能骚扰黑子,杨志国是做大哥的,这些事情当然要亲力亲为。

  王乐天看了看杨志国,知道杨志国可能打算用暴力手段,王乐天有一丝犹豫,但还是直截了当地说:“大哥,不到必要的时候,还是不要用暴力手段,她们这种女人,有她们可怕的一面,还是交给黑子吧,我对他有信心。”

  杨志国点了点头,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李小黑走进了房间,第一眼看到的是刘妈,刘妈正在门口,看到是李小黑来了,赶忙尊敬地点了点头,说:“先生,你来了。”

  李小黑对着刘妈微笑了一下,刘妈的这种尊敬让李小黑有一些不自然,但是李小黑也知道刘妈很难对自己亲近起来,还是这样的状态比较好。

  越过刘妈,李小黑看到了坐在床上的陶筱淼,陶筱淼把被子盖在腿上,然后弯曲着膝盖来支撑着双手,一双泪汪汪的眼睛正望着李小黑发呆,陶筱淼的眼神让李小黑更加不自然,这种渴望的眼神,李小黑实在是吃不消。

  小丫陪坐在陶筱淼的身边,也看向了李小黑,说不是什么样的情绪。

  李小黑本以为刘妈和小丫在,陶筱淼的情绪会好一些,但是现在看来,完全不是这样的,房间里安静的出奇,甚至是有一些诡异,李小黑可以肯定,在自己来之前,这三个人也是一言不发的。

  李小黑捂着嘴轻咳了声,说:“刘妈,小丫,我想和陶筱淼单独谈谈。”

  刘妈点了一下头,本想再说些什么,但是顾忌着身份,只好开门走了出去,小丫更是一句话都没有,直接出了门。

  门再一次关上了,这一次,房间里只剩下了李小黑和陶筱淼。

  李小黑不知道该不该坐下,索性就站着吧,又不知道是该直奔主题还是先温暖一下语言,只好说:“你还好么?”

  陶筱淼泪眼汪汪地望着李小黑,慢慢地摇了摇头。

  “额。”李小黑不知道该怎么继续了,因为李小黑实在是不擅长处理这种尴尬的场面,特别是面对着一个泪眼汪汪的女人,那一刻,李小黑的心又软了。

  沉默。

  李小黑看着地板,陶筱淼望着李小黑,就这样,沉默了足足有五分钟。

  “你坐吧。”陶筱淼终于开口了,她不忍心看着李小黑就这么一直站着。

  “嗯?好。”李小黑拽了一把椅子过来,坐在了距离门口不远的地方,这也就意味着,李小黑坐的距离和陶筱淼之间很远。

  “事情都办妥了么?”陶筱淼看着李小黑略带防备的表情,心还是狠狠地疼了一下,但是陶筱淼也想知道自己究竟有没有帮到李小黑,所以开口询问。

  “嗯。挺顺利的。这次谢谢你了。”李小黑这时才想起手里还拿着牛皮纸袋,终于想起来自己要说什么了,李小黑站起身,走到床边,把牛皮纸袋轻轻地放在了床边,又坐回到了原来的位置,说:“这些东西是给你的。”

  “喔。”陶筱淼没有去看牛皮纸袋,也没有再去看李小黑,而是重新把头放在了膝盖上,不再说话。

  李小黑本来想陶筱淼是能当着自己的面打开牛皮纸袋的,因为王乐天把牛皮纸袋交给自己的时候,并没有交代里面都有什么,但是看陶筱淼的这个状态,好像对这个牛皮纸袋压根不感兴趣啊,要知道,那里面可是有着陶筱淼的报酬的。

  李小黑无奈地叹了一口气,走到床边坐下,拿过牛皮纸袋,拆开,把里面的东西都倒了出来。

  一张银行卡,一张名片,一张火车票。

  银行卡不用多说了,肯定是陶筱淼剩下的报酬,李小黑拿起名片看了看。

  D市XXX大酒店总经理XXX电话XXXXXXXXXXX。

  李小黑想起来了,这应该就是王乐天和自己说的那个D市大酒店的经理,应该是王乐天的朋友,通过这个人,可以让陶筱淼有一份薪水不错的体面工作。

  李小黑又拿起火车票看了看。

  T市开往D市的火车。

  日期是8月18日。

  8月18日?李小黑回想了一下,今天是8月17日,也就是说,明天陶筱淼就要踏上这列火车,离开T市了。

  李小黑佩服王乐天的办事效率,真可谓当机立断,王乐天已经把后续工作都做齐全了,那李小黑自然也要做他该做的事情。

  “这个……”李小黑看了看陶筱淼,他知道陶筱淼在听,所以继续说:“银行卡里是你剩下的报酬,火车票是明天一早从T市开往D市的,还有这张名片,你到D市休息好以后就可以拿着这张名片去找这个酒店的经理,他会给你一份前台的工作,薪资还是不错的。我们都已经安排好了,放心吧。”

  李小黑把想要说的都说完了,但是陶筱淼还是一点反应都没有,或者说,除了身体微微地颤抖以外,陶筱淼没有任何反应。

  李小黑看了看陶筱淼,这姑娘怎么一点反应都没有啊,好歹说句话啊,李小黑往前蹭了蹭,距离陶筱淼很近的位置,李小黑轻轻地拍了拍陶筱淼的肩膀,说:“你有在听我说话么?”

  就在这时。

  毫无预兆地,陶筱淼突然张开双臂,把李小黑狠狠地抱在了怀中,李小黑的反应倒也迅速,但是由于双手撑着身体,只能本能地向后退,但是还没等李小黑退到安全范围,陶筱淼就已经将李小黑牢牢地抱在了怀中。

  李小黑试着挣脱了一下,但是不知道陶筱淼哪里来的力气,狠狠地抱住李小黑,就是不肯撒手。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李小黑听到了陶筱淼的啜泣声。

  陶筱淼哭了。

  李小黑一下子就忘记了挣脱,陶筱淼的哭泣声就像是一把扪心自问的匕首,不停地扎在李小黑的心上,让李小黑无心挣扎,但是李小黑也没有伸出双臂去回应陶筱淼,只是那样拄在那里,不知道该怎么办。

  陶筱淼刚开始是慢慢地哭泣,但是最后逐渐演变成了嚎啕大哭。

  “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你就这么想让我离开么……?”

  “李小黑……你怎么这么狠心!你明明知道我喜欢你!”

  “李小黑!我该怎么办!李小黑!你告诉我,我该怎么办!”

  “………………”

  因为抽泣,陶筱淼已经开始有些言语不清了,但是李小黑还是听出了陶筱淼言语中的伤心难过,而且肩膀上的湿润让李小黑清晰地感受到了陶筱淼的泪水。

  李小黑不知道还能说些什么,或许这个时候,让陶筱淼可劲儿地哭出来,才是最好的选择吧,这个时候的陶筱淼是失去理智的,除了泪水,没有什么能让陶筱淼感觉好受一些,那就让她哭吧,哭够了,就好了。

  陶筱淼的哭泣整整持续了十五分钟,期间的胡言乱语李小黑根本听不清,无非就是“李小黑,你好狠心啊”“李小黑,我喜欢你啊”之类的。

  终于,泪水供应不足,陶筱淼停止了嚎啕大哭,又转变成了低声啜泣,李小黑知道陶筱淼的情绪渐渐稳定下来了,试着动了一下身体,但是这一动可好,陶筱淼立马又抱紧了李小黑,生怕李小黑突然就跑了,李小黑在心里叹了一口气,得,当我什么都没说,这女人就是麻烦。

  又过了一会儿,可能是陶筱淼哭累了,而且要一直紧紧地抱着李小黑,那也是一件力气活,陶筱淼渐渐地放下双臂,李小黑感觉到身上一松,马上不留痕迹地从陶筱淼的怀抱中抽身出来,拽过床头上放着的纸巾,递给了陶筱淼。

  陶筱淼接过纸巾,擦着泪水,汗水还有鼻涕。

  这一刻的陶筱淼不再是光鲜亮丽,完全是一副落魄女人的样子,而陶筱淼也完全不在乎这些,擦干净了泪水,陶筱淼继续呆呆地望着李小黑。

  “有什么想问的,就问吧。或者有什么想说的?”李小黑知道陶筱淼现在最需要的是倾诉,虽然陶筱淼说的话李小黑不一定会理解,但是面对如此伤心欲绝的女人,李小黑愿意当一名倾听者,这也是李小黑最后能为陶筱淼做的了。

  陶筱淼吸了吸鼻子,泪水又慢慢地流了出来,陶筱淼看着李小黑,淡淡地问:“我明天就要离开这里,是么?”

  李小黑不忍心回答这个在陶筱淼看来是非常残酷的事情,李小黑只能淡淡地点了点头。

  李小黑这一个点头的动作就像是一根针扎进了陶筱淼的皮肤里,不知道扎在了哪儿,不知道针扎的有多深,只能感觉到疼,刺骨的疼。

  陶筱淼又拿纸巾擦了擦泪水,继续问:“从一开始,我就是一枚棋子,对么?”

  李小黑这一次没有直接点头,而是略带牵强地解释道:“我们是合作关系,你不是什么棋子。”

  但是这句话在陶筱淼看来,更是讽刺,这只不过是一枚棋子的委婉说法而已,说到底,陶筱淼都是一个可有可无的人,现在计划完成了,陶筱淼失去了利用价值,八人众当然希望她离开。

  人有的时候就是这样,明明知道答案就是那样的,结果就是那样的,但是还是要抱有一丝幻想,欺骗自己这些都不是真的,然后疲惫不堪地去寻找自己期盼的答案,到头来,除了遍体鳞伤,什么也得不到。

  “如果我不是一个**,你会不会喜欢我?”陶筱淼又问了一个天真的问题,陶筱淼很珍惜现在这样和李小黑独处的机会,因为这很有可能就是这辈子最后一次和李小黑单独相处在一个房间里,陶筱淼想要知道答案,想要得到自己期盼已久的答案。

  “不会。”李小黑在“喜不喜欢”这个问题上绝对不会模棱两可,马上回答道,不仅仅是忠诚的问题,李小黑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哪怕是安慰,也不能用欺骗的手段去安慰,那样,只会让陶筱淼更加痛苦。

  陶筱淼在一个个梦想被打破的时候,终于产生了那种久违的窒息感,心痛到无法呼吸,仿佛有千万根针一齐埋进了心脏一般,那种痛,已经无法用语言去形容,只能说,那是比死亡还要疼痛的痛,生不如死的痛。

  “因为季末么?”陶筱淼继续问,陶筱淼依然不甘心,如果没有季末,如果自己不是一个**,或者曾经不是一个**,那故事的结果,会不会不一样?

  “没有原因,就是不会。”李小黑现在清楚地理解了王乐天的那句“同情本身就是一种犯罪,特别是对于女人来说。”到底是什么意思了,李小黑不能给陶筱淼任何的希望,哪怕是一丁点都不能,因为虚假的希望只能在之后带给陶筱淼无尽的绝望,李小黑不想也不能这么做。

  “我知道了。”陶筱淼现在知道说什么都已经没有用了,结局早已注定,陶筱淼只是不知道为何会有一个开始,开始加入这个计划,开始喜欢上李小黑,开始这一条不归路。

  “如果你没有什么疑问了,那我就先走了。”李小黑现在也是难受的要命,一个女人在你的面前这样哭,哪个男人能不难受?都说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但是陶筱淼的可怜并不是她自己选择的,或者说,她的可怜是因为她的被迫,李小黑同情陶筱淼的遭遇,但是李小黑不能表现出来,此刻的李小黑必须保持冷静和残酷。

  “我可以……再抱抱你么?”陶筱淼提出了最后一个要求,突然的,陶筱淼露出了一丝苦笑,说:“就当是,告别的拥抱吧。”

  李小黑看着陶筱淼的强颜欢笑,实在是想不出理由来拒绝,只不过是一个拥抱,如果连这一点要求都无法满足的话,李小黑会重新审视自己的人性,残酷不代表着人性的泯灭,人性的本能让李小黑主动张开了双臂,面带微笑地主动迎接陶筱淼的拥抱,笑着说:“回去了,就好好生活,你的人生还很长,祝你幸福。”

  陶筱淼感受着仅存的温热,泪水再一次决堤,李小黑的祝福更像是一种诀别,让陶筱淼连呼吸都是一种疼痛。

  陶筱淼轻贴着李小黑的耳朵,抽泣地说:“请记得,一个叫陶筱淼的女人,很爱你,虽然我们可能这辈子都不会再相见了,但是,我还是不后悔爱上你,我爱你。”

  那一刻。

  李小黑的眼圈也湿润了,是因为感动么?

使用第三方账号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