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六章 全副武装吧

作者:诡小四 发布时间:2017-06-06 11:22:53 字数:10027
  “哥该不会是特异功能吧?”很显然,李小白不相信。

  “我当时也很纳闷,虽说黑子的眼神很可怕,但是也不至于五个人都被他吓跑了啊,后来我才知道,黑子随身揣着一把水果刀,那帮人不是因为害怕黑子的眼神才跑的,而是黑子亮出了怀里的那一把水果刀。”杨志国仿佛在讲一个冷笑话。

  整个客厅的温度骤降,大家都被冷到了。

  “当时我有些纳闷,一个初中毕业的人,为什么会天天揣着一把刀,而且我观察了黑子很久,他从来都是独来独往,没有朋友,喔,除了季末,应该说是没有兄弟吧,然后黑子就让我越来越好奇,直到一起上了高中,我才明白黑子是怎么样的一个人,我很庆幸能得到这样的一个兄弟。”杨志国说完了。

  众人一愣,郭辛杰跳到杨志国身边,说:“大哥,不是说好了说黑子的糗事么,为什么怎么听你的故事,都是在夸他?”

  众人一齐点头,表示都是这样的想法。

  杨志国无奈地摊了摊手,说:“我真不知道黑子有什么糗事。”

  “那我来说吧。”沉默了许久的何嘉梁推了一下眼镜,说。

  众人又把目光聚集到了何嘉梁的身上。

  “我和黑子的相识也是非常偶然的。”何嘉梁的眼神开始放空,仿佛回忆着非常遥远的事情一样,说:“也是初中的那个暑假,黑子去我们家族的一个工厂打工,打工的理由大家都清楚,是为了给小白买更多的好吃的。”

  说到这,李小白的眼睛湿润了,那时候的情况李小白再了解不过了,李小黑为了李小白做了太多太多。

  “黑子是一个勤杂工,就是打扫打扫卫生什么的,可能大家不太了解,在工厂里,等级制度也是非常严重的,老师傅欺负新人是很正常的事情。”何嘉梁看了看众人,继续说:“黑子那个时候只负责卫生的清理工作,但是老师傅有时候偷懒,就会让黑子干一些体力活,恰巧那个时候我在工厂里跟着父亲学习如何经营工厂,就注意到了这一点。”

  “第一次。”何嘉梁还是喜欢把话分成几次几次来说,说:“老师傅让黑子帮忙搬燃料桶,黑子只是愣了一下,然后就照着做了。那是我第一次注意到黑子,一个人拿一个燃料桶,整整拿了二十桶,而那群老师傅就在旁边打牌,这是第一次。”

  “第二次。又到了一批燃料桶,老师傅们很自然地又让黑子去搬,这一次黑子没有发愣,但是黑子笑了一下,就是这一笑,让我觉得黑子不简单,黑子当时的那种微笑是一种无奈还有些狠劲的微笑,不过,黑子还是搬完了所有的燃料桶,然后坐在一边休息。”何嘉梁淡淡地说。

  紧接着,何嘉梁推了一下眼镜,大家都知道,何嘉梁要说的重点来了。

  “但是,紧接着,又到了一批药物桶,黑子正坐在角落里休息,老师傅们在玩牌,看到又来了一批药物桶,老师傅们直接张罗着让黑子去搬,黑子这一次没有愣神,也没有微笑,只是站起身,走到药物桶的旁边,打开药物桶,拿出一把药物,知道那个药物是什么么?是‘十二烷基苯磺酸钠’”。

  何嘉梁说到这儿,众人很明显都愣了一下,只有杨志国开口解释道:“十二烷基苯磺酸钠,也叫做‘四聚丙烯基苯磺酸钠’,白色或淡黄色粉状或片状固体。溶于水而成半透明溶液。主要用作阴离子型表面活性剂。说的简单一点,洗衣粉的主要成分就是它。我们平时洗衣服的时候会觉得‘烧手’就是因为它,但是洗衣粉里的十二烷基苯磺酸钠都是稀释过的,但是,如果是纯的十二烷基苯磺酸钠的话……”

  杨志国没有继续说下去。

  “那天的药物桶,我看到了桶上的标签,纯度是98%。”何嘉梁继续说到:“黑子就那么直接把手伸进药物桶里,拿出一大把药物,然后向着正在打牌的老师傅们走了过去。”

  “我永远记得黑子当时的表情和黑子当时说的话。”何嘉梁忍不住又推了一下眼镜,说:“黑子当时的表情是扭曲的,好像是微笑,但是又紧紧地皱着眉头,就那么一步步走向了正在打牌的老师傅们,然后,黑子说了一句‘很多事情,有再一再二,没有再三再四,真以为自己资格老,就可以什么都凌驾于别人之上?’”

  何嘉梁说到这儿以后,停住了。

  “后来呢?”这件事情就连朱天航都不知道,急忙开口问到。

  “中心医院,三个面部重度烧伤,一个手部重度烧伤。”何嘉梁淡淡地说:“然后黑子就被我父亲辞退了,老师傅们的医疗费用是我出的,他们痊愈以后,我接受了那个工厂,我就把他们辞退了,因为在我眼里,黑子要比他们重要的多,黑子从来不会逆来顺受,黑子有自己的判断,有自己的想法,有自己的做法,更有自己的底线,这一点,让我敬佩。我很庆幸能得到这样的一个兄弟。”

  众人一愣,这又是在夸李小黑不是么?

  朱天航摸了一把光头,说:“二哥,你这讲的不带劲啊,打斗场面全都一带而过那能行么,来来来,你们听听我的。”

  朱天航搂着卜馨馨,看着天花板,仿佛也是想起了很久远的事情,然后开口说到:“你们知不知道我为什么一直是光头?”

  “个人爱好?”李小白好奇地问。

  “NONONO”朱天航故意卖着关子,接着指了指自己额头上的那一抹刀疤,说:“那这个刀疤,谁知道他的由来?”

  “个人爱好?”这回是刘佳良问的。

  “你们两口子才有那么多个人爱好呢。”朱天航挑了挑眉毛,说:“是不是很好奇?!”

  朱天航的那副样子就是你们求我啊,你们求我我就给你们讲故事。

  杨志国轻咳了一声,说:“老三讲的真好!来,婊婊,该你了。”

  杨志国的一句话让大家哄堂大笑,鄂俊彪还真就傻乎乎地站了起来,要讲关于李小黑的故事。

  朱天航赶忙跑过去,一步跳到鄂俊彪的身上,死死地掐着鄂俊彪那让四个妮子都汗颜的胸脯,说:“我没说呢,你就敢说,作死!”

  朱天航一百多斤的体重对于鄂俊彪来说毫无影响,但是朱天航的这一招“抓奶龙爪手”着实让鄂俊彪非常难受,鄂俊彪只好坐了下来。

  朱天航从鄂俊彪的身上跳了下来,坐回到卜馨馨的身边,摸了一把光头,说:“既然你们这么给面子,那我就简单说说好了。”

  杨志国直接鼓掌,说:“老三讲的真的是太好了,来,婊婊,这回真的轮到你了。”

  众人再一次笑场。

  朱天航捂着脸,说:“大哥,求你了,给我一次机会吧。”

  众人也逗的朱天航差不多了,都安静了下来,朱天航的噱头还是很诱人的,大家都想听听朱天航讲的故事。

  “我们家族是负责耍流氓的。”朱天航首先就把高端大气上档次的啸天会说成了一个耍流氓的组织,接着说到:“经常会接一些收账的生意,毕竟这年头欠钱的是大爷,借钱的是孙子。那一天,也是初中毕业没多久,有一笔生意来了,收账,钱不多,也就五万块左右吧,是一个音乐街的人欠的,谈好了,钱收回来以后,我们收取一万的辛苦费,剩下四万归债主,正巧,那天老爸特别忙,没办法,我领着两个我的贴身护卫就去了,直奔音乐街。”

  众人一听到“音乐街”自然而然地就能联想到李小黑,李小黑在假期除了打工就是学吉他,所以李小黑是音乐街的常客。

  “我先进去的店面,很破很小的一个店面,只有一个男人在看着店面,我自己走进去,说是来收账的,人家一个二十多岁的大小伙子看一个十多岁的小毛孩来收账,当然是来者不拒,我的语气能也是连蒙带唬,结果我们两个就推推搡搡地比划了两下,这比划两下不要紧,门外的护卫们看到了,两个人冲进来就是一顿拳打脚踢,当时我也来气,我可是留了一头潇洒帅气的长发啊!”说到这儿,朱天航又摸了一下自己的光头,无奈地笑了笑。

  “然后呢?”李小白已经止不住自己的好奇心了,按照常规套路来推断,李小黑马上就要出场了。

  “那男的下手阴损,拽我头发,可疼了,我当时也是气急了,就告诉我的两个护卫,把店砸了。”朱天航的目光突然犀利起来,说:“就是这个时候,黑子来了,进了店面,二话不说,就和两个护卫缠斗在了一起,但是我就蒙圈了,怎么的,还有帮手?但是看黑子的年纪和我也差不多,虽然刚开始势头很猛,但是我的贴身护卫都是精锐中的精锐,没两下子黑子就被收拾了,黑子这时候就牛逼了,我打不过你是吧?我跟你丫同归于尽!黑子拿着刀子就冲了上来,护卫只好边打边退,最后都退出了店面,我就在门口看着,说实话,当时我觉得黑子就是一个疯子。”

  “再然后?”李小白已经可以幻想到李小黑力挽狂澜的场景了。

  “然后黑子站在店面门口,看着我说:‘我知道你是领头人,我只是说一句话,你们把他的店砸了,他就更赚不到钱来还钱,如果不想这笔钱打水漂,还是别砸了。’但是我就挑了挑眉毛,示意两个贴身护卫退后,然后走到黑子的面前,说:‘为什么帮他?他只是一个欠了债的废物。’黑子笑了一下,说:‘本来不是很熟,但是我看不得人多欺负人少,要么单挑,要么,滚蛋!’黑子的话当时是彻底激怒我了,我也笑了一声,说:‘单挑就单挑,不过不是和他,是你和我,光单挑没有什么意思,要不要来点赌约?’当时看黑子的表情就知道黑子放心下来了,因为我和我的护卫比起来,我是相对较弱的,毕竟我那时候才十几岁。黑子就说:‘赌什么随你。’我回答说:‘如果我赢了,你跟我混。’但是我真是这么说的,黑子这种性格其实是非常适合加入**的。不料,黑子马上答应道,说:‘如果我赢了,你就剃个光头吧。’”

  众人这才恍然大悟,原来朱天航的光头就是这么来的?

  “然后,我和黑子就动手了,我跟你们说,黑子当时下手老阴险了,专挑男人的软肋下手,什么猴子偷桃的,都是小儿科。”朱天航开始说起李小黑的不是来。

  “最后,谁赢了?”郭辛杰不在乎打斗的过程,在郭辛杰的眼里,他们的打架方式都和过家家差不多,还是结果比较重要。

  朱天航好像没听到郭辛杰的话一般,继续说到:“但是我也不是假的啊,我这左闪右躲,躲过黑子的卑鄙袭击,然后正面和黑子打了起来。”

  “最后,谁赢了?”郭辛杰再一次询问,朱天航越不回答,就越有问题。

  “朱天航再一次向没听到郭辛杰的询问一样,继续说:“可是黑子也是一个硬茬子,这来来回回几个回合,我们两个竟然打的不分胜负。最关键的时刻,我把裤腰带解了下来,当做皮鞭,只听得……”

  “最后,谁赢了?”郭辛杰扭了扭脖子,发出“咔嚓咔嚓”的响声,意思是你要是再不说,我就用武力解决了。

  朱天航看了看郭辛杰,又看了看众人,耷拉下了脑袋,说:“平手……”

  “平手?”郭辛杰一挑眉毛,平手没什么劲啊。

  朱天航指了指额头上的刀疤,说:“黑子给了我一个刀疤,我卸了黑子两条胳膊,如果继续打下去,黑子肯定会输的,但是我没有继续。”

  “为什么?”卜馨馨终于开口了,她不明白为什么朱天航没有继续。

  朱天航看着卜馨馨,宠溺地说:“点到为止就可以了,黑子也知道他自己输了,但是他当时没有明确表示愿意加入啸天会,我也没有勉强他,黑子这种人才如果是强扭的瓜,不甜不说,还会有反效果。”

  “既然是平手,你怎么还剪了光头?”卜馨馨好奇地问。

  “因为他从来都是赢,一旦输了,就一定要留下点纪念来提醒自己,自己输过一次,不可以再输。”最了解朱天航的何嘉梁淡淡地说。

  朱天航笑了笑,说:“这光头也没白剪,第二次碰到黑子的时候,他还没认出来我,我们两个又交了一次手,那一次可是我占上风哦!后来成了兄弟,我和黑子还聊过这个事儿呢,他说我没必要这么执着,头发可以再留长的,但是我还是坚持一直光头,也算是兄弟之间的见证吧,你喜欢我是长头发还是光头?”

  卜馨馨眨着眼睛想了想,说:“怎么样都好,不过,我觉得还是光头帅气一些!”

  朱天航一听卜馨馨这么说,激动的直接在卜馨馨的脸上亲了一口,说:“我就喜欢你这种没见过世面的样子!”

  卜馨馨被朱天航突如其来的一吻弄的一愣,然后脸瞬间红透了,低下头,不再说话。

  “我很庆幸能得到这样的一个兄弟。”朱天航最后淡淡地说。

  “是不是该我了?”鄂俊彪憨憨地说。

  大家又把目光转向了鄂俊彪,大家都很期待鄂俊彪能说些什么。

  “我和黑子认识是在音乐街。”鄂俊彪刚刚开了一个话头,杨志国和何嘉梁就意识到了不好,难不成鄂俊彪要说那件事情。

  “当时我要学架子鼓,黑子就推荐了刘老爷子,然后我就被黑子骗去当他的专职鼓手,然后有一天晚上,我被他带去了重高,然后他就对顾……”鄂俊彪已经要开始滔滔不绝了。

  郭辛杰眼疾手快,一步蹿到鄂俊彪身边,双手捂着鄂俊彪的嘴,直接把鄂俊彪按在了沙发上,虽然鄂俊彪人高马大,但是郭辛杰的力气着实太大,鄂俊彪根本招架不住,郭辛杰凶狠狠地说道:“婊婊,你是不是傻?是不是傻?”

  鄂俊彪不知道为什么郭辛杰突然对自己出手,莫名其妙地看着郭辛杰,杨志国只好轻咳了一声,说:“婊婊最近吃的太多了,脑袋不太灵光,季末,你别介意。”

  季末尴尬地笑了笑,没有说话。

  “快,乐乐,该你了。”杨志国赶忙招呼着王乐天说。

  王乐天哪能看不懂场上的形式,这个时候一定需要一个有趣的段子来化解客厅里尴尬的气氛。

  王乐天**了一下,说:“你们这都是夸黑子的,在我这儿可就不一样了,你们要有心理准备哟!”

  郭辛杰一听王乐天的话,终于感觉到**要来了,松开了鄂俊彪,但还是对着鄂俊彪挥舞了一下拳头,示意鄂俊彪光听就行了,别吱声。

  “我们家主要经营娱乐业,黑色空间现在也在我的名下,我要说的这个事情,我自己偶尔想起来都会乐开了花。”王乐天继续说到:“那天我心情不好,就找黑子陪我喝酒,黑子欣然前来,然后我们两个就在包房里喝了不少的酒,酒过三巡,我就叫了四个小姐进来,先声明,我本人不碰小姐,但是当时我不知道黑子是什么样的情况,季末,咱先说好,不带急眼的。”

  季末看着王乐天,笑了笑,说:“我不相信黑子会做那样的事,你说吧。”

  “你看看人家这觉悟。”王乐天忍不住出口称赞到,然后接着说:“我永远也忘不了当四个小姐走进来的时候,黑子的表情,你们知道么?黑子当时的表情就快要吓尿了,我敢肯定,如果是走进来四个虎背熊腰的大汉,黑子一定还是该喝酒喝酒,该抽烟抽烟,但是进来四个花枝招展的大姑娘的时候,黑子就蒙圈了,黑子拿着酒瓶的手都在发抖,我当时是招呼四个姑娘去招待黑子,黑子当时就站起来,赶忙推脱说:‘乐乐,别这样,我不好这儿口。’我当时就故意逗黑子说:‘没事没事儿,好着好着就喜欢了。’”

  王乐天边讲还边模仿两个人的对话场景,这才是最搞笑的地方,特别是王乐天模仿李小黑当时的反应,真的是让在场的人笑的前仰后合。

  “然后,你们猜怎么着?”王乐天挑着眉毛看向众人。

  众人一脸的迷茫,看着王乐天摇了摇头。

  “黑子的脸通红通红的,逃也似地跑出了包房,等我撵出去的时候,黑子已经打车跑了,事后还给我发了条信息,说对不起!哈哈!那时候我才知道,黑子的短跑速度是可以上世界纪录的!”王乐天已经笑的不行了。

  众人也是被王乐天逗的乐的不行,季末更是露出了欣慰的笑容,李小黑可能看上去放荡不羁,但是李小黑做事有自己的原则,什么能做,什么不能做,就算是喝了很多酒,李小黑依然能够把持住自己,这是多少男人做不到的事情。

  “黑子可以做到很多别人做不到的事情,这一点确实让我有些不理解,因为这件事情,我曾经怀疑过黑子的性取向,但是看到婊婊以后我就释怀了,黑子还是很正常的,在那种情况下还能把持住自己,我很庆幸能得到这样的一个兄弟。”王乐天结束了这个段子。

  “老七,你呢?刚才就你嚷的最欢。”杨志国挑了挑眉毛,看向郭辛杰。

  郭辛杰看了看众人,说:“不知道为啥,一提起黑子,我就什么都说不出来。”

  众人不明白郭辛杰是什么意思。

  “黑子吧,我用一句话总结就是他的优点就是他最大的缺点,而我们又恰好弥补了他这个缺点。“郭辛杰仿佛突然从莽夫变成了文人。

  众人还是不明白郭辛杰到底要想表达什么。

  “我直白点说,就是黑子最大的优点就是他从来不考虑自己,总是考虑别人,危险的事儿自己上,好事儿就让大家上,黑子就是这么一个人,无论是帮大家解决问题,还是挂满手雷去救我,还是这一次对阵王赫,黑子一直都是这么做的,但是,这也是黑子最致命的弱点,打败黑子其实很简单,只要伤害我们其他人,黑子就不攻自破了,为什么说我们弥补了他这个既是优点又是缺点的地方呢,因为我们也很强,我们不会轻易受到伤害,这也是我们八人众奋斗的目标,每个人都可以独当一面,团结在一起就是一个无攻不破,无坚不摧的可怕力量。“郭辛杰冷不丁说出这么文绉绉的话,让大家一时有些难以接受。

  但是,大家还是听明白了郭辛杰的意思,此时每个人的脸上都洋溢着快乐的笑容,李小黑的身上肩负了太多使命,但是李小黑还是能毅然决然地和这些人走到一起,帮大家排忧解难,八人众也能走到今天,每一个人都功不可没,而李小黑就像是一颗纽带一样,李小黑的存在让八人众更加团结,这样的作用,无法被替代。

  “我很庆幸能得到这样的一个兄弟。“郭辛杰握紧双拳,说。

  杨志国听完郭辛杰的话,又把目光转向刘佳良。

  刘佳良对上杨志国的目光,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说:“我比你们小,我还是直接夸夸老哥好了。”

  众人笑着看着刘佳良,没有插嘴。

  “老哥这个人,说实话,我不是非常了解,虽然在一起这么久了,但是我还是不是非常了解他,他总给人一种神秘感,而且他的内心藏着太多的事情,太多不能与人诉说的事情,所以他总是对人笑脸相迎,对敌人冷眼相看,但是,我不知道他内心的真实表情到底是什么样的,他到底在思考着什么,就连计划的下一步,我都很难猜出来,但是,按照他的话去做,总是会有奇效,有时候我会怀疑,老哥真的只是二十岁的年龄么?不过,我还是很庆幸能得到这样的一个兄弟。我要说的就这么多了。”刘佳良说完了。

  李小白紧紧地牵着刘佳良的手,刘佳良想要说的话,也正是李小白想要说的,事实上,李小白想要说的更多,李小黑其实没有那么坚强,他也会疲惫,也会难过,也会有想哭的时候,但是不是因为不想,而是不能,李小黑不能让自己累,不能让自己哭,不能让自己懦弱,我们每一个人在疲劳的时候,都会选择洗一个澡,然后美美地睡上一觉,而李小黑则是感觉到疲惫,那就更加努力,更加集中精神,这样就会忘掉疲惫的感觉了。

  李小黑太辛苦了,辛苦的让人心疼,可是,事实又无法改变,李小黑就是这样的性格,执着又固执,让人敬佩也让人担心,矛盾体一样的存在。

  “季末,我们其实很想知道,你是怎么看黑子的。”杨志国突然开口道。

  杨志国不愧是大哥,这一句话立马得到了其他人的响应,因为顾好儿的缘故,大家一直不知道,季末是怎么看待李小黑的。

  “因为他是李小黑,所以我是季末。”季末只是回答了简短的一句话,微笑着。

  季末的话音落下以后,整个客厅安静了三秒,然后杨志国带头鼓掌,其余人跟着大拍巴掌,季末这一句简短的话已经足够了,八人众已经知道李小黑在季末心中是什么样的位置了。

  就在众人都处在唏嘘之中的时候,奶奶家的门开了。

  李小黑一脸淡然地走了进来,看了看大家,微笑着说:“聊着呐?”

  “你回来啦。”季末走到门口,给李小黑拿拖鞋。

  李小黑笑着看着季末,说:“嗯,出去处理了一点事情,怎么样?聊什么聊的这么开心?”

  “一。”

  “二。”

  “三。”

  “夸你好呢!”众人异口同声地回答。

  李小黑被众人的气势吓了一跳,呆呆地看着众人,说:“你们还好吧?”

  季末笑着说:“我们好的很呢。”

  李小黑换上拖鞋走到客厅,找了一个角落坐了下来,无辜地看着众人,说:“你们……”

  杨志国看着李小黑的?逖??ψ潘担骸氨鸬P模?颐侵皇且蝗私擦艘桓龉赜谀愕墓适隆!

  “关于……我的故事?”李小黑惊讶地说:“都是什么事情啊?”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然后又统一地看向李小黑,说:“秘密!”

  很显然,众人都不愿意把这样的趣事和李小黑分享,不然,李小黑会飘飘然的。

  “到底是什么事情啊?”李小黑走到季末身边,问。

  季末笑着摇了摇头。

  李小黑最先意识到不好,马上看向王乐天,说:“乐乐,你该不会是把那件事情说了吧?”

  “哪件事情?”王乐天明知故问。

  李小黑偷瞟了一眼季末,然后看着王乐天,挤了挤眼睛,说:“就是那件事情啊!”

  “我不记得是哪件事情了……”王乐天坏笑着说。

  李小黑又转头看向鄂俊彪,说:“婊婊,你该不会是……”

  “他们不让我说话。”鄂俊彪低头吃着冰棍,无辜地说。

  李小黑长舒了一口气,那应该就没有什么特别丢人的事情了。

  杨志国看众人状态都不错,轻咳了一声,说:“时间差不多了,我们开始准备吧。”

  李小黑看向杨志国,其余的人也都看向杨志国,面部表情都严肃了起来,最重要的时候,马上就要来了,八人众要全力以赴了。

  今晚,就是见证奇迹的时刻!

  季末看着李小黑,说:“衣服都准备好了,在你的房间。”

  李小黑对着季末感激地一笑,然后说:“走吧,咱们先去换衣服。”

  八人众一齐起身,向李小黑的房间走去。

  李小白,季末,辰夕和卜馨馨也没有闲着,她们也要开始她们的任务了,她们要给八人众准备庆功酒,四个妮子的脸上看不到紧张,因为八人众在她们的眼中就是不可能失败的集体,绝对不会失败的集体。

  八人众来到李小黑的房间,李小黑看到在床上整齐摆放的八套西装,还有八件纯白色的衬衫,李小黑满意地笑了笑,季末的细心让李小黑放心。

  “来,都换上吧。”李小黑拿起自己的那一套西服,其他人也走到床边拿起属于自己的西服,慢慢地更换上。

  八人众先是把原来的衣服脱了下去,八个人**着上身站在一起,每个人的右臂都有一个圆环似的纹身,然后开始一件又一件地穿戴整齐,站在镜子前,人靠衣装马靠鞍的状态就体现出来了,特别是鄂俊彪的西服经过特殊加工以后,扣子已经能够系上了。

  八人众站在一起,看着镜子中的自己,不自觉地全部挂上了微笑,今晚,八人众要让敌人在微笑中消亡。

  “其他东西都准备好了么?”李小黑这一句话是问刘佳良的。

  “准备好了。”刘佳良回答道。

  “好。出发。”杨志国大手一挥,八人众整装出发。

  路过门口的时候,爷爷奶奶很有默契地没有出现,因为这个时候爷爷奶奶不太适合看着八人众去“胡闹”,在门口送行的是四个妮子。

  四个妮子都是面带微笑地嘱咐着八人众办完事情早点回来,八人众期待着今晚决战的胜利,四个妮子又何尝不是呢?八人众的胜利将会意味着新生活的开始,这是所有人都期待的事情。

  八人众没有过多的言语,只是看着四个妮子然后微微笑,最后,都出了门。

  因为八人众都相信,用不了多久他们就会全胜而归。

  八人众来到楼下,楼下稳稳地停着两辆冲锋车,八人众分为两组,都坐上了冲锋车,第一组是朱天航,李小黑,鄂俊彪和郭辛杰,第二组是杨志国,何嘉梁,王乐天和刘佳良。

  每个人坐到车上以后都开始整理自己的装备,最开始当然是最重要的耳机,八人众之间必须保持每时每刻的联络,一旦失去联络就等于陷入了危险,然后就是一些争斗要用到的装备了,短刀,短棍之类的。

  朱天航看着李小黑正在专心地收拾着装备,突然从自己的包里拿出一样东西递给了李小黑。

  李小黑看着朱天航递过来的东西,愣了一下说:“三哥,你在哪儿弄到这个东西的?”

  “你也太小瞧我了吧?还有更厉害的家伙,但是不方便拿出来,要是被我爸发现我把这东西偷了出来,他可是会杀了我的,用完了记得还我啊!”朱天航说。

  李小黑摸着朱天航递给自己的东西,犹豫了一下,还是揣进了兜里,这东西,有胜于无,可以起到有备无患的作用。

  “黑子,我可要提醒你一点,这一次不像咱们在高中的时候了,对面可是什么东西都有可能招呼的,你可别傻了吧唧地赤手空拳地和人家打。”朱天航还是有些不放心李小黑,怕李小黑一意孤行。

  “三哥,我明白的,我有这个!”李小黑指了指朱天航递给自己的东西。

  朱天航笑了笑,没有说话。

  “郭老七,你这次又是打算全裸上阵了呗?”朱天航又看了一眼郭辛杰,说。

  由于马上要上战场了,郭辛杰异常严肃,在出谋划策的方面,郭辛杰很弱,甚至是零作用,但郭辛杰绝对是八人众的第一战斗力,郭辛杰不允许自己在自己最擅长的方面出现问题,郭辛杰把手轻轻地探入怀中,把那三把“追命”飞刀拿了出来,说:“有它们,足够了。”

  鄂俊彪的装备就简单了些,除了必要的通讯装置,鄂俊彪只装备了两把短刀,毕竟鄂俊彪的拳头就像是两把大铁锤了。

  再看杨志国这一组,杨志国和何嘉梁是负责指挥的,所以不需要携带武器,但是出于安全角度的考虑,杨志国和何嘉梁还是一人带了一把匕首。如果论装备的华丽程度,还要看王乐天和刘佳良,王乐天全身上下真的是全副武装,就差防弹衣和防弹头盔了,王乐天不光准备了短刀和匕首,还有一把甩棍和一把电棍。刘佳良虽然看上去是轻装上阵,但是衣服里面却是别有洞天,刘佳良的西服内侧整整装备了六把折叠短刀,这也是刘佳良最擅长的冲锋刀法,因为它们,刘佳良才能活到今天。

  八人众全部装备妥当以后,两辆冲锋车开动了。

  虽然有些招摇过市,但是八人众也知道王赫还是留了一些探子在这边,所以也没有什么好顾忌的,王赫也不是真的傻瓜,八人众和铁三角都知道今晚就是决战的日子,只不过一个是想要在自己的地盘上打败敌人,而另一个则是偏偏要在你的地盘上打败你。

  出了小区的门口,两辆冲锋车分开前进。

  坐在冲锋车里的八人众也没有闲着,每个人都在确定通讯系统是否通畅。大家聊了一会儿天,气氛突然沉溺了下来,距离贵族庄园越来越近,每一个人也是越来越紧张,可以很清晰地看到鄂俊彪的脸颊上有汗水滑落,虽然鄂俊彪只是负责人员的撤退问题。

  “黑子,千万别冲动,速战速决,明白么?”杨志国在耳机里轻声说。

  “黑子,我们就在大门口,有事情一定要第一时间通知我们。”何嘉梁再次嘱咐道。

  “黑子,东西虽好,可不要乱用哦。”朱天航看着李小黑,笑着说。

  “黑子,今晚的烤肉要多来点五花。”鄂俊彪是汗水和口水齐流。

  “黑子,有事儿你就发信号,我们保证马上就冲出去。”王乐天非常有自信地说。

  “黑子,放心,有我呢。”郭辛杰拍了拍李小黑的肩膀,说。

  “老哥,我保证不会让你失望的。”刘佳良发誓一般地说。

  李小黑在耳机里听着大家的嘱咐,笑了笑,说:“今晚,我们要让王赫知道,选择八人众作为敌人,会是什么样的下场!”

使用第三方账号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