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二章:这已经足够

作者:棉花绵绵 发布时间:2017-06-06 11:49:55 字数:2009
  鲨鱼开审的日子我没想到这么快就来了,爸爸早上给我打了个电话说今天有事不会来医院时我就猜到了绝对是今天。但我还是假装不知道,让他安心。

  我从未觉得时间可以过得这么漫长,再加上不知道是不是紧张导致的,我的腹部一阵阵的抽痛,开始还以为是预产期提前,后来护士说是我紧张导致的,让我放松下来就会好了。但是他虽然这么说,可是我还是一点也放松不了。

  我不停地给爸爸发短信,询问情况,但是可能是收不到短信或者说是不能看手机一直没有得到爸爸的回复,等我都要崩溃了,幸好高爵来了,就让我觉得攥住了一根救命的稻草。

  “至堇你怎么了?”

  “我好怕啊,高爵,我真的好怕。”

  他将我搂进怀里,一下一下轻轻拍着我的后背,“没事别怕,肯定不会有事的。”

  他这句话不知道是在安慰我,还是说他也是这样相信的,只是我这几天以来所做出的伪装在此刻更笨就没有任何作用了,我的心里一直在害怕着,我以为面对鲨鱼即将面临的审判我会顺其自然的接受,可是原来,我根本就没有办法接受。

  “至堇,你先别哭。”高爵慌张的帮我擦着眼泪,“不管有什么事我都会陪着你的,我一会陪着你的。”

  我猜想了很多种结果,一样比一样让人害怕,“要是他判死刑怎么办?那我是不是就要像失去双双一样永远失去他了?”

  “你别这么想,你爸爸不是帮他了吗?而且我也给法官那边打通了一些,不会有事的。”

  我听到他这么说很难以置信的忘了他一眼,“你说什么?”

  “你都这样了,我怎么能看着什么都不帮呢?但是也没帮上什么大忙。”

  我实在是想不出什么能够表达我感谢的话,他仿佛也看出来了,拍了拍我的头,“我不需要你的感谢,因为这些都是我想做的。”

  他一直陪着我,从早晨开始,直到下午三点爸爸回来。

  中途我们一起吃了一顿饭,我强迫自己吃了很多,却在吃下去没有十分钟又全部吐了出来,然后即使是再喝下一口水都会全部吐出来,火烧的感觉顺着食道一直蔓延到口腔里,腹部变得更加的疼痛。

  高爵实在没有办法,只能在旁边拿着一杯水干着急。

  “至堇,怎么又开始这样了?”爸爸一进门直接走到我身边搂住我的肩,“不是这几天都不吐了吗,今天怎么又吐了,小高,这是怎么回事啊?”

  “爸,我没事,可能开始吃东西的时候没有注意吧。”

  他将我掺到病床上让我躺下,伸手抹掉我额头上的汗水,“爸爸知道你在担心陆意嘉的事情,他没有判死刑。”

  爸爸很详细的跟我说了所以的一切,但是其实我都没有听清,我只听到最后他说的那句只判了三十年,而且还有减刑的机会。

  这几乎是我在这段时间里听过的最好的消息了,“那就是说他不会死了对不对?他还可以出来对不对,我还能见到他对不对?”

  爸爸揉了揉我的头发,“肯定能见到的,你放心,而且他在里面的事情我也帮他打点好了,不会让他吃亏的,你现在能安心了吧?以后可不能再把自己的的身体当成儿戏了,要好好的养着。”

  我深深的吐出一口气,悬在半空中的心也终于落了下来,稳稳的放在了肚子里,一放松下来疲惫感就上来了,眼皮架不住的往下掉。

  昨天晚上一晚没睡,现在整个人都有点绷不住了。

  “困了就睡一会,我跟小高出去说点事情。”爸爸将高爵拉到外面,不管说什么我都听不见了。

  在这些日子里,我头一次躺在床上这儿的安心,只要鲨鱼还活着,爸爸总有办法能提前把他带出来,那么至少证明真的对于我来说有希望的。

  我闭上眼睛,睡了一个特别安稳的觉,精神也是近段时间来最好的,醒来时高爵已经走了,爸爸坐在沙发上看报纸,房间里很静,我甚至都可以听见自己的呼吸声,我试着叫了爸爸一声,他看到我醒过来面上带着喜色,“醒了?要不要吃点什么我让人去买。”

  “我现在想吃的东西可多了,买不买得过来呀?”

  “想吃什么都有,你说我去找人买了。”

  也不知道是爸爸把他公司的哪个人被他叫出去买东西了,反正速度是很快的,我说出得也全部都买到了,小桌子都摆不下,还放到了旁边的床头柜上。

  “卖这个牛肉水饺的可是离这里很远的,居然这么快就能买到,还买到了这全部的东西,他的效率也真是不错啊。”

  “我只是给我的助理分配了任务,在规定时间下办到就是他的事了,不过他跟了我那么久倒是没有让我失望过。”爸爸笑了一下,“而且,他最好的一点是,只做事不多开口,所以我把两个人的工资都给他一个人了。”

  “那多好呀,有个好助手帮你工作,当然能抵得上两个人啦。”今天连吃东西都格外的香,也格外的有食欲。

  虽然还是没有吃太多但是已经比平时吃得多多了,还心情大好的喝了医生开来的营养剂,虽然味道还是那么奇怪。

  “你就要像这个样子好好的吃饭好好的休息,等你把孩子生下来之后我安排你去看陆意嘉,一切都会好起来的。”爸爸因为我的事情也变得憔悴了很多,眼角边的纹路也深了很多,甚至两鬓边都加了很多白发。

  “爸,这段时间真的辛苦你了,也麻烦你了。”看着他我都一阵心酸,想到以前我们那么几年很少说话,很少见面,甚至有四年时间我们都没有一起过过年,打电话过来也只是几句话就挂断,“爸,以前我真的特别不懂事。”

  “事情都过去了,我现在最希望的就是你能过得好,我也会尽自己的全力去帮你过得更好。”

使用第三方账号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