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 鬼门(上)

作者:舞鹤 发布时间:2017-06-06 12:10:36 字数:3177
  朱时学化为了一阵白烟消失后,老板鬼的身体恢复了正常,血管也飞快的收回到了他的眼眶里。

  我此时意识到了,这个老板鬼很可能吸收了刘通和朱时学,而且变得跟先前有些不一样了。

  虽然老板鬼看起来表面和先前一样,脸颊上挂着血淋淋的眼珠,但是,我注意道他的眼球有些奇怪,但是哪里怪,我也说不出来。

  老板鬼恢复了正常后,郑牧良如临大敌,一脸肃然的看着老板鬼,而这边的张元此时也开始向外面走去。

  郑牧良横剑向前,挡住了张元,张元历吼一声,不远处的老板鬼的身子逐渐变得模糊,一晃眼,便消失了。

  等我反应过来时,郑牧良的身子已经飞了出去,而老板鬼竟然出现在了郑牧良先前站立的位置。

  只见老板鬼眼眶里再次迸出数条血管,紧紧缠住了半空中郑牧良的身体。

  看到这一幕,我不由将心提了起来。

  我紧紧盯着那边的情景,看到郑牧良人在空中厉喝了一声,因为双臂被血管束缚住,我看到郑牧良握着木剑的手微微一抖,划破了另一只手。

  “五星镇彩,光照玄冥。千神万圣,护我真灵巨天猛兽,制伏五兵。五天魔鬼,亡身灭形。所在之处,万神奉迎。急急如律令!”

  厉喝的咒语从郑牧良口中喊出,他的身体猛然迸发出一道刺目的红光,我不由眯住了眼。

  红光逝去,我睁开眼后发现郑牧良已经从血管的束缚下脱身,只是他似乎很疲惫一般,狠狠喘着粗气。

  地面之上,无数断裂的血管在地上翻滚,仿佛虫子一般,十分恶心,只不过没过多久,便化为了阵阵白烟消失。

  老板鬼似乎不介意血管的破裂,眼眶之中再次出现了数条血管,在走廊里飞舞。

  我也看出来了,这老板鬼比先前要厉害许多。

  韩池业应该是听到了外面的变化,推门走了出来,看着老板鬼和张元,勾着嘴角对我笑道:“那个胖子呢?”

  我没搭理韩池业,看到老板鬼操纵着血管再次和郑牧良纠缠到了一起,而张元也向员工区那里走去,我赶紧跑了过去。

  老板鬼被郑牧良限制着,应该没空注意我,而张元外面的那层黑雾,我碰到也没什么事,只要小心点,应该是可以把张元腰间的东西拿出来。

  我快步冲向了张元,张元停下了脚步,一股黑雾再次向我飞来。

  这一次我没有逃,右手护住了头,咬着牙撞进了黑雾之中。

  刚开始触摸到那层黑雾时,我只感觉到了阴冷,但是如今冲进这团黑雾之中,我竟然莫名生出一丝怨恨。

  这是很奇怪的感受,我明明什么也没有想,但是我的心急剧的跳动着,心情躁动不安,想要破坏什么东西。

  这种感受,我并不陌生,在先前我举起办公椅砸朱时学之时,就是这种情绪导致我差点杀了朱时学。

  不过这回我倒还有着理智,右手散发着温热使得我还能保持清明。

  而且,这些黑雾真的像有生命一样,想要往我身体里钻,搞得我全身都有些发痒,也不知为何,它们没有钻进来,被阻隔在了皮肤外。

  但是,我人被黑雾笼罩着,我也不知怎么脱离,只好任由黑雾缠着我,我带着黑雾一起向张元跑了过去。

  黑雾此时笼罩着我,外面没了黑雾的张元露出了他的模样,让我骇然的是,我竟然看到那家伙右眼是蓝色的。

  张元的左眼虽然暗淡无神,但还算正常,而他的右眼,却是湛蓝色的。

  当我看到张元的右眼后,我便停下了脚步,傻傻地看着他。

  这只眼,我无论如何也不会忘。

  这是黑猫黎璃的眼!

  不仅如此,我还看到张元的右脸颊有着诡异的红线,犹如血管撑破了皮肤一般,纠结缠绕下形成了一副图案,看来像极了一只动物,而且,我见过这副图案。

  这是黎又功柜门上画的那个动物!

  我停在了原地,看着张元彻底傻眼了,我不明白,这只右眼和他脸颊的图案意味着什么。

  “陈凡!快点啊!他伤不了你的!”

  郑牧良的厉喝从旁边传来,我回过了神,扭头看去。

  郑牧良现在情况很不妙,有几根血管穿破了他的身体,他身上的衣服满是鲜血,断木剑也落在了地上。

  在我看向郑牧良的时候,有一根血管划过,狠狠贯穿了郑牧良的胸膛,直接将郑牧良钉在了墙上。

  郑牧良吐了一口鲜血,右手一挥,斩断了穿透他身体的血管,人跌落在了地面。

  “快啊!”

  郑牧良再次朝我厉喝一声,我回过了神,本来想跑到他那里的,但是看他急切的表情,而且也看到韩池业竟然转变了性子,跑过去扶起了郑牧良后,我一咬牙,再次向张元跑去。

  随着临近张元,张元湛蓝的右眼猛然闪过一道蓝光,笼罩着我的黑雾竟然如同龙卷风一般飞速旋转起来。

  一股巨大的吸力从头顶上方袭来,我整个人竟然飞了起来,然后悬在半空,无法动弹分毫。

  我顿时大骇,人在空中无法使力,只能胡乱的蹬着腿,但是身子根本远处动弹分毫。

  那边的郑牧良和韩池业二人再次被老板鬼的血管纠缠,而且二人的情况比我还要凄惨,很快就被数根血管穿透了身体,一左一右钉在了墙上。

  郑牧良应该是用尽了精力,背靠墙壁低垂着头,身子微微颤抖着,嘴角不时滴落出血珠砸在地面上。

  韩池业虽然挂着特别事物调查局调查官的名头,但是他和我一样,只是个普通人,而且先前还被老板鬼搞成了重伤,左臂是断的,所以他更无法反抗。

  只是这样倒还罢,我透过旋转的黑雾看到老板鬼的一只眼球颤动着,猛然爆裂开来,化为了一阵白烟,朱时学肥胖的身子从白烟中缓缓浮现出来。

  而且,张元此时也走进了办公区,身影消失在了走廊的拐角,也不知干什么去了。

  我现在也没空去想张元干嘛去了,看着朱时学肥胖的身子冲向郑牧良和韩池业,心里焦急万分。

  就那副身躯,这么撞过去,那俩家伙绝对被撞成刘通的模样,成为扁平的人体壁画。

  我大吼着挣扎着,但是身子动弹不得,也只能焦急的看着。

  朱时学跑到半途,身子猛然停止了,扭过了身看向员工办公区。

  办公区传来的哀鸣声更大了,而我周身旋转着的黑雾,化成一条笔直的线飞进了办公区。

  没有了黑雾,我从半空中落了下来,狠狠地摔在了地上,不禁痛的直哼哼。

  “完了!鬼门快开了!”

  郑牧良颓然的声音传来,我的身子猛然一僵,扭头看向郑牧良。

  郑牧良脸上满是鲜血,挂着苦笑,说不出的凄凉。

  而被血管钉在他旁边的韩池业,似是感觉不到疼痛一般,一副悠然自得的样子,用嘶哑的声音问道:“都要死?”

  郑牧良点了点头。

  韩池业嗤笑了一声:“切,刚有了有趣的想法,却无法实践,真是不爽。”

  顿在半路的朱时学犹豫了一下,扭身向员工办公区走了过去。

  而老板鬼似是在做着天人交战一般,来回扭着头,我注意到他仅剩的左眼球飞在空中,拉扯着那根连接他眼眶的血管向员工办公区飞去。

  而那个眼球,竟然发出了刘通飘渺的声音。

  “回去……回去……”

  老板鬼嘶吼一声:“找东西!”

  “回去……”

  “找东西!”

  虽然不明白这俩鬼话里的意思,但是我看出来了,这俩鬼现在意见不合了。

  看到这一幕,我赶紧爬起了身子,跑到不远处的墙下,拿起了郑牧良的断木剑。

  我定了定心神,举起木剑,大喝一声,冲向了郑牧良和韩池业。

  跑到二人面前后,我一剑挥了下去,斩断了贯穿他们身体的血管。

  “嗤!”

  尖锐的摩擦声响起,我本以为这血管会溅出血来,但是只是升起了一股白烟。

  郑牧良和韩池业落在了地上,不等我去扶起郑牧良,郑牧良也不管身上的伤口,一把夺过了我手中的木剑,爬起身子踉踉跄跄的跑了起来。

  看到这一幕我大惊,原本以为郑牧良又要跟老板鬼拼斗,赶紧喊住了他,但是却发现郑牧良直接越过那边还在纠结回去与找东西的老板鬼,冲进了员工办公区。

  我知道郑牧良在意的是鬼门,所以不再犹豫,也赶紧跑了过去,韩池业紧随其后。

  待我跑到员工办公区后,看到郑牧良呆呆的站在了原地,看着前方。

  我顺着郑牧良的视线看去,看到张元站在落地窗前,而他正对面的那扇玻璃,竟然如同湖面一般荡着波纹,猫叫.春般的哀啼声正是从玻璃外,不!从玻璃内传来的。

  不仅如此,透过旁边的的玻璃我可以清楚看到外面灯火辉煌,而在那面泛着波纹的玻璃后,却是深沉的黑暗,宛如黑洞一般,仿佛能吸收所有的光线,更是紧紧攥住了我的灵魂。

  这是很奇怪的感受,当我把视线投入那面玻璃时,真的觉得自己的一切都会被吸收进去,灵魂,连同肉.体,会被里面某个未知的怪物撕扯的粉碎。

  我不禁生出惊恐,不敢再多看,将视线转移到了张元身上。

  到了此时我才发现,那股黑雾并没有再次笼罩住张元,反而如同鲸鱼吸水一般,飞速的流向那面玻璃,而且随着黑雾的进入,玻璃的波纹荡的更加剧烈起来。

  

使用第三方账号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