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章 变故

作者:舞鹤 发布时间:2017-06-06 12:10:35 字数:2957
  我看着冲过来的朱时学,他无头的样子,实在可怖,而且他虽然身材臃肿,但是跑的竟是很快。

  我赶紧跑到了一边,朱时学倒也没追我,与老板鬼一起包夹住了郑牧良。

  而郑牧良应该是害怕那俩鬼出来搞我,所以扔出数张道符,化为火球形成了包围圈,不让朱时学和老板鬼出来。

  看样子,朱时学和老板鬼对道符有着忌惮,不敢往外走。

  我看着重新四散开来的纸人,也不担心郑牧良,毕竟打不过他可以依靠那些纸人逃走。

  只是当我扭回头,看向走廊里的张元和刘通时,不由干咽了一下喉咙。

  郑牧良说的轻松,让我把张元腰间的东西拿出来,可是我怎么拿啊?尤其还有个刘通在那里。

  说起来,刘通似乎害怕我的右手。

  想到这,我只能深吸一口气,祈祷着右手麒麟臂能再次爆发。

  我一咬牙,大喝一声,朝着张元冲了过去。

  但是冲到半途,我竟然看到韩池业从办公室里走了出来,正好站在了张元和刘通的背后。

  当韩池业刚出来后,我的身后猛然响起“砰砰”的巨响,我更是感觉脚下的地面都在颤抖一般。

  我吓了一跳,停下脚步看到身后的情景,更是大骇。

  只见朱时学竟然冲开了外面的火球,不管不顾身体上冒出阵阵黑烟,朝我这里冲来。

  朱时学实在太胖了,虽然不知道为何他成为鬼后,依旧有着体重,但是随着他飞奔而来,我真的感觉脚下的地面在颤抖。

  这种声势着实吓到了我,我愣在原地,眼睁睁看着朱时学跑了过来。

  此时那些纸人距离我的位置有些远,而郑牧良应该也来不及出现在我面前。

  我看着奔来的那坨肥肉,脑海里只蹦出了两个字。

  完了!

  但是,就在我认命的闭上眼,满以为那家伙会把我撞飞之时,他竟然从我身边跑了过去,一路冲向了韩池业。

  看到这一幕,我不由大喜过望,暗暗庆幸。

  我说这朱时学怎么会成为鬼,肯定是觉得自己死的冤,凑巧赶上阴气聚集,这才化为了鬼魂。

  而且,按照郑牧良的说法,横死之人执念过深,会变为鬼,而且会依靠执念行事。

  那么,显而易见,这朱时学肯定恨死了杀死自己的韩池业,所以这才不管不顾的朝韩池业冲了过去。

  韩池业反应倒也快,看到朱时学后,扭身就跑进了办公室内,然后关上了房门。

  不过他竟然不害怕,关门之前还大笑着喊了一句:“他果然成了鬼,而且还记得我杀了他!”

  听到这句话,我不由一愣。

  我确实记得,宇文业说过,韩池业出于他的目的,一定是要杀一人的。

  现在听他的话,难道他的目的是让那人死后成为鬼?

  而且,在朱时学濒死之际,韩池业也的确说让朱时学记住他。

  这个疯子,究竟想要干什么呢?

  我看着那边咣咣撞门的朱时学,不由叹了口气。

  疯子的想法,常人果然猜不到。

  当然,我也替韩池业庆幸,幸亏这朱时学不会穿墙,否则韩池业肯定会被那家伙掐死。

  此时的我,完全不知道,对于这些鬼来说,穿墙是小儿科,之所以无法穿墙,全是因为办公室窗沿的道符的缘故。

  而我和李念馨也一直托那些道符的福,否则刘通也不会费那么大的劲,利用相片和打印机才能进入办公室。

  笼罩在黑雾中的张元对朱时学尖鸣一声,似是在命令朱时学。

  但是朱时学没有理会,肥胖的身躯把办公室的门直撞的颤颤巍巍,可能过不了多久就会被撞开。

  刘通产品狗的身体飘了过来,他也没理会我,径直朝着郑牧良飘去。

  看到这一幕,我顿时了然了。

  这侵蚀张元的阴气,原来还算有些思考能力,知道他可能打不过郑牧良,所以便召唤了这三个鬼出现帮他,还留下了刘通以防万一。

  可惜朱时学却出现了意外,见到了杀死自己的仇人,失去了控制。

  而张元也知道仅凭老板鬼肯定打不过郑牧良,所以又让刘通过去帮他。

  换而言之,张元现在仅存的思考能力告诉他,我,对他没有威胁!

  想到这,我不由苦笑不已。

  郑牧良说解决张元要靠我,而张元却又认为我对他没威胁。

  那么,我到底行不行啊?

  我低头看着自己的右手,心里十分忐忑。

  我不是傻子,我右手的诡异我早看出来了,解决张元,肯定也得靠着这只手。

  但是,我的手不听话啊!

  它完全是随机的!

  就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张元竟然从我旁边走了过去,向员工办公区那里走了过去。

  得亏那里和老板鬼与刘通纠缠在一起的郑牧良开口提醒了我。

  我回过了神,赶紧追了上去。

  张元竟然连看都不看我,侧着头看着一个方向,自顾自的走着。

  我看着笼罩在张元体外涌动的黑雾,犹豫了一下,一咬牙,将右手插了进去。

  右手接触黑雾的瞬间,冰凉的感觉袭来,我竟然看到右手的掌背闪过一抹红光,随即消失,而温热,再次再次出现。

  我刚接触到张元的后背,张元猛地扭过了头,我吓了一大跳,手直接抽了回来,向后退了两步。

  “吼!”

  浓雾中的张元对我嘶吼一声,黑色的雾气开始滚动。

  我看着涌动的黑雾,不自觉干咽了下喉咙。

  庆幸的是黑雾没有幻化出手,张元直接扭回了身,再次向外面走去。

  我现在虽然还是很紧张,但是我也看出来了,黑雾对我影响不算太大,所以我放下心不少。

  我快步跑了过去,这次直接向张元腰间的蓝光那里摸了过去。

  但是,我好像惹怒了张元,张元竟然历吼一声,退后一步躲过了我的手,然后黑雾席卷而来。

  我看着浓郁的黑雾,吓得扭头就跑,黑雾紧跟在我的身后。

  我飞快的跑着,但这黑雾不依不饶的追着我,眼看我越过了朱时学,快跑到了走廊的尽头,这黑雾才消散,而张元的身体外,重新笼罩了黑色的雾气。

  我喘着粗气,看着张元再次向员工办公区走去,暗暗骂了一句脏话。

  这家伙纯粹是想吓跑我的。

  无法,我只好再次向张元那里跑了过去,那股黑雾又将我赶了回来。

  就在我和黑雾纠缠之时,那边的郑牧良局面出现了变化。

  郑牧良也不知怎么逮住的机会,竟然将一张道符贴在了老板鬼的身上。

  老板鬼惨叫一声,道符瞬间化为火光,笼罩了他的身体。

  老板鬼惨叫着在火光中挣扎,没过多久,便化为了一道青烟。

  此时那里仅剩下了郑牧良和刘通,我本以为郑牧良能快速的解决掉刘通,然后过来帮我。

  但是,没想到的是,走廊里忽然刮起了一阵狂风,追着我的黑雾都被吹散了。

  我停下了脚步,看着漫天飞的纸人,还没明白怎么个情况之时,那些纸人仿佛被刀片切割了一般,化为了碎纸屑。

  而且,刘通扁平的身子仿佛被一只手捏住了一般,**着,从他口中发出了尖锐的嘶鸣。

  刘通的身子**了一会之后,空气中猛然出现了一条红色的管线,很细,直接插进了刘通的身体,随即是数十条红色管线同时出现,密密麻麻的,在空中挥舞着,然后笼罩住了刘通,直接堵住了走廊的路。

  被红线笼罩的刘通发出了尖锐的鸣叫,我清楚的看到刘通就像吹起来的气球一般,鼓胀了起来。

  而那些在空中漂浮的红色管线,竟然如同血管一般,开始涌动,仿佛是在吸食着刘通身体什么东西一般。

  我骇然的看着这一幕,对着远处的郑牧良大喊道:“这是什么?”

  郑牧良面色也是无比肃然,但是却是摇了摇头,没有回答我的话。

  我看着张元也不再向外走去,但我也不敢过去,因为我虽然不知道那红色的东西是什么,但是看来就不是什么好玩意。

  我站在原地一直看着,只见刘通的身体在膨胀之后猛然缩小,化为了一阵白烟,竟然瞬间消失了。

  不只如此,随着刘通的消失,红色的管线在走廊里开始胡乱的舞动,而在管线的尽头,一抹黑影缓缓浮现。

  随着黑影的现身,我发现那家伙竟然是老板鬼,而他的身体,也如刘通一般,缓缓变得扁平。

  而那些红色的细长管线,竟然真的是老板鬼的血管。

  只见那些红色管线的尽头,就是老板鬼那空洞洞的眼眶。

  血管在走廊一直舞动着,随即有数根血管朝我这里飞来。

  我骇然的跑了几步,发现那些血管并没有冲到我这边,而是停在了撞门的朱时学面前,直接插入了他的身体里。

  朱时学肥胖的身体瞬间变得干扁,随着血管的涌动,朱时学的身体没多久也化为了一阵白烟消失了……

  

使用第三方账号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