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章 纸人

作者:舞鹤 发布时间:2017-06-06 12:10:35 字数:3360
  韩池业似乎很是激动兴奋,身子都在不自觉颤抖着:“那些东西,枪都打不死,多么有趣啊!如果有那么多……那么多……”
  韩池业说话的声音猛地拔高,大笑道:“哈哈!有趣!有趣!”
  韩池业陷入了某中癫狂之中,放声狂笑。
  我看着这疯子,真想打死他,郑牧良急切的喊道:“等……等一下!你们见过鬼门?”
  闻言,我苦笑着点了点头,索性将发生在Z市的事,一五一十的对郑牧良说了出来。
  说完之后,我有些尴尬的问道:“那个黎又功和孙百霖,究竟谁好谁坏?”
  郑牧良面色复杂的看着我,然后摇了摇头,叹了口气,没有回答我,只是说道:“那个孙百霖,是我师叔,十三年前被逐出了师门。”
  “啊?!”
  我傻了,呆呆地看着郑牧良。
  郑牧良也不知在想着些什么,面色阴晴不定,过了许久,他才长呼一口气:“吸进了鬼门,真是……让人无奈的结果。”
  说着,郑牧良看着韩池业,正色道:“鬼门不能开,若是开启了,死的就不仅仅是这栋楼里的人,阴间亡魂若是跑到外面,肯定会胡作非为,你身为警察,应该不愿意看到外面乱成一团吧!”
  韩池业止住了笑声,勾着嘴角点了点头:“确实与我初衷相违,不过,很有意思,而且,以后会更加有意思。”
  也不知韩池业神神叨叨的说的什么意思,只见他走到了一边,坐在地上,从腰间抽出了那本黑书,竟然看起了书来。
  我一开始见到这家伙时,还纳闷他一直夹在腋下的书去了哪里,没想到竟然塞进了怀里。
  我想看看那本书究竟是什么书,郑牧良却开口了。
  “陈凡,我一会儿限制住了那个家伙后,你一定要把他腰间的东西拿出来,放心,你碰到那阴气也没事的,你……”
  郑牧良叹了口气,面色复杂的看着我,然后拍了拍我的肩膀:“努力吧!”
  我收回视线,虽然不懂郑牧良话里隐藏着什么意思,但还是郑重的点了点头。
  郑牧良握着断木剑,深吸了一口气,从兜里掏出了数张符纸。
  “好,上了!”
  话音刚落,郑牧良直接冲了上去,手中一抖,数张符纸飞在空中,化为了一团火球,飞向张元。
  这一幕我先前看到过,酷炫无比,但是再次看到还是觉得惊奇万分。
  只见空中的四团火球飞快的奔向张元,却在撞到张元身体外的黑雾后,瞬间化为了灰烬。
  郑牧良应该也没寄希望于火球之上,快速跑上前,将手中的断木剑刺向张元。
  木剑与黑雾陡一接触,便迸出了一团红光,笼罩着张元身体的黑雾猛然变淡,露出了张元的身体,随即变得更为浓郁,包裹住了断木剑。
  郑牧良口中念叨了几句什么,面色肃然的大踏一步,木剑又刺入了黑雾几分。
  不,不应该说木剑刺入了黑雾内,而是木剑又短了几分。
  因为我清楚的看到木剑与黑雾接触的地方,木屑直落,想来郑牧良的剑在先前就是由此断的。
  一团黑雾剥离了出来,在空中化为了一只手的模样,抓向郑牧良。
  看到这一幕,我的心不由提了上来。
  郑牧良倒是很冷静,侧身跃出了门外,站到了走廊里。
  黑雾形成的手不依不饶,朝着郑牧良追了过去,张元也紧随其后。
  看到郑牧良扭身跑向浓雾里,我虽然不知他有什么打算,但还是跟了上去,维持着与郑牧良和张元的距离,能让自己看到他们的战况。
  郑牧良跑了好几步,然后陡然停下,从兜里掏出了什么,攥在手里,然后洒在了地面。
  随着郑牧良手里的东西洒在地面,霎时间刮起了一阵狂风,雾气被卷飞了不少,我不由眯起了眼。
  待风停止后,我骇然的发现场间多了许多“纸人”!
  那应该是纸人,白色的纸张被剪成了人型的模样,虽然只有半张巴掌大小,但仿佛活物一般,在地面跑动。
  一共是五个纸人,分散四周围住了张元。
  郑牧良随即再次举剑冲向了张元,无视向其飞来的黑手。
  眼看郑牧良的身体就要与黑手迎面撞上,我看到张元身后的一张纸人陡然亮起一道火光,化为了灰烬,而郑牧良的身子竟然出现在了那个纸人的位置,举剑刺向了张元后背。
  看到这一幕,我更感惊奇,我见过这一幕,当初刘警官举枪威胁孙百霖时,孙百霖就发生过移形换位,只不过那时,孙百霖并未扔下纸张。
  但是我记得,那时孙百霖手中也有一张纸烧了,想来,那道术和郑牧良用的这道术,相差不大。
  言归正传,郑牧良举剑刺向了张元后背,张元躲闪不及,刺个正着。
  “嗤!”
  一股黑烟升起,黑雾之中发出张元的一声惨叫,张元踉跄了两步,黑雾再次将其包围,郑牧良抽剑后退。
  看到这,我不由感叹郑牧良聪明。
  即使我什么都不懂,也明白郑牧良的剑无法床头张元外面的浓雾,而且,那团黑雾当郑牧良刺向张元时,总会变得浓郁几分,阻挡了木剑,但是,其他位置的浓雾相对会弱了几分,所以郑牧良才想到了这个法子。
  表面上刺张元正面,却在关键时刻利用纸人变换位置,刺黑雾薄弱的地方。
  也难怪那家伙不在门边和张元打,给自己留个后路,原来拉到走廊里是有此打算。
  那边的张元被刺了一下后,身上的黑雾再次开始翻滚,更是又形成了一只手,两只手形成夹角之势飞向郑牧良,只不过由于再次剥离出了一团黑雾,笼罩张元身体的黑雾再次暗淡了几分。
  郑牧良冷哼一声,避开了袭来的那两只手,快步刺向张元,张元体外的黑雾翻滚不止。
  那两只手立马调转了头,飞向郑牧良的后背,看这种情况,不等郑牧良刺中张元,他的后背便会被两只黑手击中。
  郑牧良也不惊慌,直直的跑着,知道黑手临近后背之时,张元侧面的一个纸人再次迸发出一团火焰,郑牧良的身体出现在了那里,脚步不停的刺向张元。
  张元再次惨叫一声,又飘出了一团黑烟。
  郑牧良飞快的后退,与张元拉开了身子。
  看到这,我明白了,郑牧良这是打起了游击战,打算慢慢磨掉张元体外的黑雾。
  不过,这张元现在应该真是没有意识,否则直接将围住他身体的那些纸人消灭了,郑牧良肯定不会这么轻易的讨便宜。
  两个纸人消失后,郑牧良从兜里再次掏出了几张纸人,洒在了地上。
  那些纸人落地之后便活了过来,蹦蹦跳跳的将张元的身子再次围拢。
  张元果然没有理会那些纸人,两只黑手融入了黑雾中,他浑身的黑雾翻腾滚动着,似是酝酿着什么一般。
  郑牧良再次冲了上去,依法炮制,偷袭了张元的背后。
  看着张元身体外愈来愈淡的黑雾,我本以为郑牧良可以轻松的解决掉张元,不再需要我帮忙,但是异变陡生。
  几个往复之后,张元似乎怒了,黑雾中的他发出了尖锐的长鸣,腰间猛然迸发出一道蓝光,他身上的黑雾比之先前更浓郁了几分。
  不止如此,就连走廊的白雾如同活了一般,飞快的涌向办公区,走廊里的白雾很快便逝去了,荧荧灯光映亮了走廊。
  而员工区的啼哭声仿佛回应张元一般,变得愈加急促。
  我骇然的看着这一幕,不明白这是怎么了。
  郑牧良却是面色大变,大吼道:“鬼门吸纳阴气了!这家伙要加速鬼门的开启!”
  郑牧良话音刚落,张元已经裹着黑雾飞快的向我这边跑来。
  此时我才注意到,我就站在了高管办公区走廊的尽头。
  我完全吓傻了,看着冲来的张元,忘记了躲避。
  庆幸的是我面前的一个纸人迸发出一道火光,郑牧良的身子出现在了我的面前,横剑挡住了张元的身体。
  但是也不知这张元哪来的力气,竟然将郑牧良撞飞了过来,砸在了我的身上。
  一股巨力袭来,我和郑牧良二人顿时滚到了一起,直到撞到一张办公桌才停止。
  我倒没什么事,一骨碌站起了身子,郑牧良仿佛受了很大的冲击力,再次咳出了一摊血。
  我赶紧扶起了郑牧良:“你没事吧?”
  郑牧良面色苍白的擦了擦嘴角的血,急声道:“我没事!那东西果然有古怪。”
  我知道郑牧良说的那东西是张元腰间的东西,赶紧问道:“现在怎么办?”
  刚才那一撞之下,不止我们两个滚了老远,张元也倒在了地上,现在还没有起来,所以我俩还有机会多说几句话。
  郑牧良看着我,面显犹豫,过了许久也没说话。
  我看到张元颤巍巍的站起了身子,似是看向了我们这里。
  不仅如此,我看到不远处的走廊里,刘通竟然和朱时学走了出来,缓步向我们走来。
  而且,老板鬼也出现在了员工办公区,死死的盯向我们这里。
  这下子,一下子都聚齐了。
  我慌了,赶紧再次喊道:“小道士,怎么办啊?”
  郑牧良深吸一口气,面色肃然道:“只能赌一把了!”
  我疑惑地问道:“赌什么?”
  郑牧良沉重地道:“赌你不是人!”
  我愣了一下,嘴角抽了抽,不知道该不该骂他。
  我看着郑牧良严肃的脸,很是尴尬。
  这家伙救了我不止一次了,骂我,我实在还不出口。
  我尴尬许久,只好强笑道:“不用骂我的吧!”
  郑牧良摇了摇头,看了眼张元,急声道:“我不是骂你,如果我没猜错,你现在已经算不上人了,也只有你,可以解决这张元了。
  郑牧良话音刚落,不等我再次问话,老板鬼和朱时学竟然一前一后,同时向我们这里冲了过来。
  “我可以拖住这两个鬼,你想办法把那个家伙腰里的东西拿出来。”
  匆匆说完这句话,郑牧良一招手,先前围着张元的那些纸人聚拢着向我们这里跑了过来……

使用第三方账号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