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章:全世界至此终结

作者:棉花绵绵 发布时间:2017-06-06 11:49:58 字数:2175
  我叫高爵,我喜欢过一个女孩子,她叫林至堇,我是从什么时候意识不能离开她的呢?好像就是从她决定离开我的那个时候开始吧?

  我去看陆意嘉时,他瘦了很多,颧骨**,两颊下陷,眼窝也是陷得很深。

  “最近这段时间,谢谢你帮我照顾至堇。”

  他这么说的时候,我真的很想把他从玻璃的那边揪出来狠狠的揍一顿,只是我现在缺什么都做不了。

  “高爵,你怎么了?”

  “你不想知道至堇的情况吗?”

  “我知道她在你们的照顾下肯定很好,不过她身体怎么样?最近有没有按时吃饭?”

  “怎么说呢。”我发现自己的声音居然开始有点颤抖,“她最近特别不爱吃东西,生孩子之前也是,现在就更加不用说了。”

  “你帮我监督她,她老是那样,没有人催着的话肯定是不会乖乖吃饭的。”

  “这些事的话,还是你来做比较好吧。”我不知道自己现在是该生气还是该难过,我从未觉得有些话会这么难开口,如同一块海绵哽住我的喉咙,“至堇为你生下了一个很健康的女儿,叫陆至堇,这是你们约定好的名字。”

  “真想看看她呢。”他的目光柔和下来,似乎此刻怀中抱着的就是他的女儿。

  “我抱过她,特别的乖,那么小但是不喜欢哭闹,还特别喜欢笑,眉眼特别像至堇。”我回想起把她从保温箱里抱出来时,她小小的手搭在我的手臂上,瞬间绽开的笑容一下就融化了我的心。

  “我估计是不能参与她的成长了,要是至堇有什么事的话,还要多麻烦你帮我照顾照顾,她那个人就是喜欢嘴巴犟,又喜欢逞强,其他的没什么的。”

  “我知道,跟她在一起那么久,有些小性子,我也还是懂的。”

  他的笑容变得勉强,甚至越发苦涩,“也对,不过还是要说一声麻烦你。”

  “其实,根本就麻烦不到我了。”我的内心挣扎了很久,终于还是打算把这件事讲出来,“至堇的爸爸带着你们的女儿出国了,估计这辈子都不会再回来了。”

  “那至堇呢?她也走了吗?”

  “呵呵呵,走?她能去哪?”我想起那天在产房外等着她时,想起了那天我们所发生的的一切,也想起那个再也无法出现在我面前的人,一种撕裂般的疼痛弥漫在胸口,仿佛要将我整个人都撕扯开,“你永远永远都再也见不到至堇了,我真的很想杀了你,你知道吗?但是我更想杀了我自己,如果当初不是我犯下那么愚蠢的错误她也不会离开我,也不会像现在这样。”

  “到底什么意思?至堇到底怎么了?”他的动作太大,旁边的狱警将他重新扯回椅子上。

  “怎么了?你问我怎么了?他为了帮你生下孩子,放弃了自己,她在生产过程中大出血,没有抢救回来,但是医生出来跟我说,她在意识已经模糊的时候说的还是要包住自己的孩子,还念着你的名字。”我的声音开始抖得不行,连带着整个人都有些发抖。

  至堇的父亲接受不了女儿去世的事实,一夜之间我看着他的头发全部花白,他坐在窗边抽了一根又一根的烟,眼睛眺望着远方,我生怕他下一秒会从窗口跳下。

  但是没有,他只是在天亮的时候,转过头用布满血丝的双眼望着我说:“小高,我把至堇的身后事交给你了,我想带着我孙女离开远川,明天就走。”

  “叔叔,交给我吧。”

  我不知道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感觉,可是我知道,那肯定伤痛在自己身上更加的难受。

  至堇父亲离开的第二天我便处理好了至堇的事情,我从来没想过,会在这么年轻的时候为自己心爱的人竖起墓碑,亲手为她送上离别的花朵。

  离开时,陆意嘉和我都没有再说话,我看到他低垂着头,双眼变得很红,紧握的拳头仿佛一直在隐忍。

  回去的路上,我开车路过远川大学,校门口有学生络绎不绝的进进出出,我停下来,在此刻,泪水如同决堤的洪水再也停不下来。

  全身都疼得要命,似乎有什么东西从四面八法延伸过来拉扯我,要将我的身体撕碎。

  短短的四年时间,发生了很多事,在我不懂珍惜的时候,我所爱的人离开了我,在我懂的珍惜了,她却永远离开我了。

  我不知道自己会这么爱一个人,或许就像至堇说的那样,只是因为没有得到而感觉遗憾。

  不管是哪种,我此刻都得到了最难以接受的惩罚,每每一想起来,我便开始觉得无法呼吸,我想用酒精麻痹自己,往往越来越清醒。

  多年挚友从国外回来时看到的我,应该就是最落魄时候的我吧,我忘了该怎么笑,该怎么表达情绪,除了醉生梦死,再也找不大其他生活下去的方式了。

  “离开这里吧?说不定会舒服一点,也许你也能忘得快一点。”好友抢走我手上的酒瓶,“你不能这么毁了一辈子。”

  “一辈子?从她离开的那刻开始,我这辈子就已经是毁了吧?”我望着他的脸,手指指着自己的心脏,“你知道这里疼起来是什么感觉吗,我都巴不得它不要跳了,因为它跳一下我都觉得疼的受不了。”

  “就算这样,那她能回来吗?算我求你好吗就当是离开这里散散心,咱们这么多年的朋友了,我不想看你再这样下去。”

  我终究还是答应他离开远川,不是说什么拯救自己的人生,只是这里的一切都跟至堇有关,就连空气都会让我想起她。

  离开的那天,我去看了她最后一次,也是望着墓碑上她的照片,知道了陆意嘉的消息。

  他在监狱里,用一支磨尖了的柄的牙刷刺穿了自己的心脏,鲜血染红了地面,他们说从没见过一个人能对自己下的了,那么重的手,而且是一下致命,丝毫没有手软。

  他的家人从云南赶过来,哭声撕心裂肺。

  我承认当初告诉陆意嘉结果时就预示到了今天,我知道自己很自私,只是我没办法不自私,至少,这样我会觉得至堇得到的更多一点。

  飞机离开远川的时候,我从天空,看到逐渐变小的远川呈现一个碎裂的心的形状,我不知自己什么时候会再回到这里,或者说,我自己还想不想回到这里。

  关于远川已经全部结束。

  亲爱的至堇,这次,我们能说的,只有永别。

使用第三方账号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