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不要碰她!

作者:舞鹤 发布时间:2017-06-06 12:10:02 字数:3086
  我快要疯了!

  不!不止是我,是所有居住在这栋楼的住户都快疯了。

  当然,我们并不是被生活还有工作的压力逼疯,而是被一个老头和一只猫逼疯。

  这件事得从头说起。

  我叫陈凡,居住在Z市,今年21岁,一家公司的小职员。

  因为工作的缘故,我在Z市的郊区清水区租了一间房子,那是一栋的破落的六层楼栋,我住在四楼。

  几天前,也就是3月10日,我们这栋楼搬来了一个名叫黎又功的老人。

  我记得很清楚,那天是个中午,我周末休息,正在家睡懒觉时,门忽然被敲响了。

  我叽垃着拖鞋打开了房门,看到门外站着一名佝偻着腰,头发花白的垂暮老人,在他怀里,还抱着一只浑身漆黑的大黑猫。

  这只猫身上的黑毛油光发亮,一点杂色也没,看来有种深沉的美感,尤其是它那湛蓝的瞳孔,犹如宝石一般,璀璨明亮。

  我不由多看了这只猫两眼,然后看着老人,疑惑地开口问道:“你是?”

  “我是你新搬来的邻居,住在404,我叫黎又功,你可以喊我黎大伯。”

  黎又功说着话,他脸上的褶皱逐渐绽看,他那苍老的笑脸看来有种莫名的喜感:“这是我的女儿,她叫黎璃。”

  我看着黎又功举起的黑猫,没忍住笑了出来。

  黎又功这句话槽点实在太多了,一个老头学着养宠物的年轻人,喊宠物女儿这也就算了,还给宠物起了个跟某女明星一样的名。

  黎又功也笑着,我看这老人很有礼貌也很有趣,便喊着黎大伯好,将他让进了屋,给他倒了杯水。

  我和黎又功扯了几句,他告诉我,他是H市的人,家里亲人俱逝,只余下他和他女儿黎璃,他打算趁着还能动弹,多走走,只是来到Z市时,被一些事耽搁了,这才在这里租了个房子,暂住一阵。

  说到这里时,黎又功一脸悲伤怜惜的摸着大黑猫的身子,大黑猫眯着眼,对着黎又功“喵呜”叫着,头往他怀里直钻。

  看着这一幕,我生出了怜悯之心,觉得一个鳏寡孤独的老人很可怜,所以安慰了黎又功两句,然后问他在这里遇到了什么事,有什么我可以帮忙的。

  黎又功笑着摇了摇头,说:“陈凡,你真是好孩子,不过,没遇到什么,就是寒腿犯了,不过,很快就会好的。”

  说完,黎又功笑着站起了身子,对我道:“以后多有打扰了。对了,我女儿有些调皮,若是添了麻烦,还请见谅!”

  闻言,我笑着点了点头,连说没关系。

  在我想来,一只猫能给我添什么麻烦。

  所以我说着话时,还伸手摸向了黎又功怀里的黑猫:“黎璃,以后多多关照。”

  可是,我的手还没碰到黑猫,黎又功受了惊一般对我大吼道:“别碰她!”

  我吓了一跳,手僵在了空中。

  黑猫湛蓝的瞳孔盯着我,对我“喵呜”叫了一声。

  黎又功狠狠瞪着我,我被他盯得一阵心颤,讪笑着收回了手。

  过了好一会儿,黎又功才恢复正常,对我歉意道:“我女儿有些怪癖,不喜欢别人碰她,不然……”

  不然什么,黎又功没说,只是笑着向我道别。

  我将黎又功送出门后,关上了门后,不由哑然失笑,真是个奇怪的老头。

  可是我没想到,到了晚上,我们这栋楼的用户便遇到了麻烦。

  这天晚上,我正躺在床上睡觉时,忽然被婴儿的啼哭声惊醒。

  那是一阵阵凄凉的哭喊,声音尖锐悲伤,听来真是让人头皮发麻。

  我有些郁闷,不明白是谁家的孩子哭了。

  刚想到这,我顿时一惊,我们这一层楼,共有六间房,其中404空着,就住着五户人,而且除了我,基本都是中年夫妻,根本没谁家有婴儿,怎么可能会有孩子哭呢。

  可是,我听的很清楚,婴儿的啼哭就在我们这一层。

  我猛然记起白天黎又功带着他的猫来串门的情形。

  我明白了,是那只黑猫在叫.春了。

  我原本以为,这只猫叫一会便会停止,谁知这只猫竟然停不下来了一般,嚎了两个多小时。

  凌晨1点多,猫叫还未停,我也听到了外面传来阵阵喧闹声,我裹了件衣服,走出了门。

  我住在401,404在我的侧对门的隔壁,是在走廊的最深处。

  门外的走廊上聚集了不少其他楼层的居民,每个人都脸带怒火,气势汹汹的向404走去。

  我也跟了过去,看到黎又功佝偻着腰,正站在他家紧闭的门前,对着来人陪着笑脸,啼哭声正是从他房子里传来的。

  “有没有搞错,我明天早上6点多就要上班,还让不让人睡觉啊?”

  “是啊!是啊!”

  一名汉子的开口引来了无数应和声,黎又功苍老的脸上挂着笑容,不断的点头哈腰,保证着一会就好了。

  看着黎又功满是歉意的脸,其他人应该也不忍心再责怪,说了几句后,便散了。

  我回去之后,没过多久,猫叫果然停止了,我这才舒了口气,安然的进入了梦乡。

  但是睡了没多久,我忽然又被一阵阵喺簌的怪声吵醒。

  我睁开了眼,听到了老鼠尖锐的鸣叫,我顿时大怒。

  这猫刚休息,老鼠又上班了!

  我所居住的这栋楼是90年代建造的,到了如今,早已破旧不堪,楼内更是鼠灾泛滥,我的房间里同样有着不少老鼠。

  每到深夜,总会有老鼠唧唧吱吱的叫声,我曾用过鼠药和鼠粘,但是效果并不好,老鼠依旧很多,每到晚上就会传来它们啃东西的声音。

  我骂了两句,便捂住了耳朵,打算继续睡,但是,鼠鸣却是不止,而且听来是仿佛是哀鸣一般。

  我坐起了身子,打开了我房间的灯。

  听声音是从大厅传来的,我走到了大厅内,顿时看到骇然的一幕。

  十几只大小不一的老鼠,正聚在我的门前,对着铁门吱吱直叫。

  它们仿佛想要逃离一般,一直用牙啃着铁门,而在门缝里,还有许多蟑螂往外爬着。

  我吓了一大跳,捡起了一个凳子砸了过去,老鼠一哄而散,但是没过多久,它们又聚在了门前,啃咬着铁门。

  就在此时,我听到外面传来一声大喝。

  “要地震了!要地震了!”

  闻言,我猛然记起有个说法,说动物比人的感知敏锐,它们能感到地震前的征兆,然后搬家。

  我顿时大惊,连衣服也顾不得穿了,打开门就跑了出去。

  此时走廊和楼道已经乱成了一团,净是衣冠不整的邻居大呼小叫着向外跑着,我们这一路上也不知踩死了多少老鼠和虫子……

  当然,这一夜只是个闹剧,根本没发生什么地震。

  天蒙蒙亮的时候,在外被冻的受不了的邻居们议论纷纷的进了楼。

  我打着哈欠,暗骂着上了四楼,刚打开门,却看到一道黑影从我眼帘一闪而逝,我吓了一大跳,不自觉后退了几步。

  “喵呜!”

  猫叫传来,我扭头看去。

  黎又功的那只大黑猫站在走廊上,湛蓝的瞳孔盯着我,然后蹲下了身子,眯着眼舔了舔爪子。

  我看着黑猫嘴角还有未干的血迹,想来是这夜我们逃出去后,它吃了不少老鼠。

  我看着有些恶心,赶紧关上了门。

  不过说来也怪,这一夜之后,楼里再也看不到老鼠的踪影,甚至连蟑螂之类的虫子也没了。

  我没有再睡觉,而是熬到了大天亮,骑着自行车去了公司。

  我居住的地方,距离公司不算近,但是这里租金很便宜,我才选择了这里。

  为了上下班方便,我用百十来文买的一辆二手的自行车,每天骑着它上下班。

  虽然看来寒酸到了极点,但是还算方便。

  11日下午,我下班回家,发现404门前又聚集了不少人。

  黎又功佝偻着腰站在紧闭的门前,满是褶皱的脸上挂着笑容,那只大黑猫慵懒的躺在他怀里。

  而在他对面,是邻层的邻居大妈,那模样似是苦口婆心的劝说什么。

  我以为他们在议论老鼠的怪事,但是走近一听,发现并不是。

  那些大妈觉得黑猫半夜吵得难受,所以正在劝说黎又功给他的黑猫配对,或者做绝育手术,黎又功则是笑着推辞着。

  听了一半,我觉得无趣,便回了房间。

  到了晚上,我刚钻到被窝,犹如婴儿的啼哭又响起了。

  我苦笑着用被子将自己蒙的严严实实,但是,那尖锐的哀鸣却是穿透力极强,我捂住了耳朵也止不住,声音到了凌晨才止住。

  12号早上,当我出门后,正巧看到那只叫黎璃的大黑猫在404门前转圈,而404的房门紧闭着。

  黎璃扭过了头,湛蓝的瞳孔盯着我,缓缓眯起眼,对我“喵呜”叫了一声,然后蹲在门口,眯眼舔着爪子。

  我看这只猫神态可爱,忍不住笑着走了过去。

  其实我本来对这只猫怨气挺重的,毕竟被它吵了两夜,可是看它现在温顺的样子,怨气消了许多。

  也不知是不是这只黑猫身上的味道,我闻到了一股淡淡的清香,很好闻,让人心旷神怡。

  我蹲下身,笑着伸出了手,眼看就要摸到黎璃黑色的毛。

  “不要碰她!”

使用第三方账号登录

×